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北美新聞 > 正文

紐約市長白思豪民調吃零蛋 正式退出2020總統大選

紐約市長白思豪2019年9月7日在新罕布希維爾發表演說。

紐約市長白思豪(Bill de Blasio)9月20日宣布,他將退出2020年的民主黨初選,他在艱難地爭取不到民調支持後,不得不草草地結束了他的參選。

在競選活動的第一天,白思豪就陷入與川普的對峙之中了。他先對川普叫囂道:“他是騙子。我知道他的伎倆。我知道他的劇本”。

白思豪被川普稱為是“美國最糟糕的市長”。川普對白絲毫的謾罵回應道:“他是個笑話,但如果你喜歡高稅率和高犯罪率,那他就是你的人。紐約市恨他!”

當白思豪於2014年上任時,他想成為民主黨新興左翼的主要代言人。他的核心信息是打擊收入不平等,這是他在宣布總統候選人資格的視頻中提出的一個主題。

白思毫挑撥地說:“這個世界上有很多錢。這個國家有很多錢。但錢在不對的人手中。”

他的自由主義的熱情在他的第一個任期內遭到挫敗,部份原因是他在政治上的失誤。

白思毫的政治失誤:長期的“反警察言論對警察和社區帶來極具破壞性的影響”

2014年紐約兩警當街遭槍殺,不少紐約民眾將砲口對準紐約市長白思豪,因白思豪在民眾“反警”示威期間並未支持警察,反而默許的支持了反警抗議。警察工會也因此將白思豪列為拒絕往來戶,甚至在白思豪去醫院慰問殉職警員家屬時,警員們一致以後背對他表達抗議。

2014年的12月20日,32歲的華裔警員劉文健與40歲的警員拉莫斯在布魯克林區執勤時,於巡邏車內被黑人男子伊斯邁伊爾·布林斯利近距離槍殺了。

人們在兩警員被殺害的地方獻花 

殺手布林斯利宣稱是要為遭白人警員槍殺的密蘇里黑人平民布朗和加爾那報仇。他其後在被警員圍捕時自盡了。

紐時中文網報導,警察局長威廉·J·布拉頓(William J. Bratton)稱,兩名警察的遇害由抗議“問題直接衍生而來”。而(向警察的)抗議活動讓美國陷入了動蕩之中。

抗議活動的起因,是對黑人在刑事司法體系中未被公平對待的不滿。不過,這種不滿大體上針對的往往是警察。

而白思豪當時並沒有為警察說話,反而指責警察。這讓在危險中辛苦工作的警員心寒。

在密蘇里州弗格森的邁克爾·布朗(Michael Brown)及斯塔頓島的埃里克·加爾那(Eric Garner)被殺事件中,大陪審團均沒有正式控告涉事警員。那之後,抗議者數周來一直在街頭表達進行改革的訴求。

而當槍擊犯伊斯馬伊爾·布林斯利(Ismaaiyl Brinsley)登上前往紐約的公交車時,他已經在社交媒體上向全世界表明了自己的意圖:他想要殺警察。

之後,在2014年底,據路透社報導,被警、民兩方“逼宮”的白思豪在出席警察學校畢業典禮時又遭碰壁!當時白思豪在884位畢業的准警察面前發表演說時,他先熱情讚揚警察部門,並說“你們未來將會面臨所有困擾我們社會、但並非你們自己造成的種種艱難問題…”,此時卻被台下的激動份子大嗆“是你造成的問題!”

2015年7-8月,紐約市經歷了“血腥周末”:3人死亡,16人受傷。民眾呼籲市長白思豪採取措施遏制街頭槍擊事件。白思豪則表示,紐約市警察將加強高犯罪小區的巡邏。警方既要處理重大槍擊案,還要去犯罪率高的小區加強巡邏了,這讓警員疲憊不堪,白思豪“要馬兒跑,又要馬兒不吃草”的做法也讓他飽受詬病。

據媒體報道,8月2日紐約有2人遭槍殺,11人受傷;8月1日則有1人死亡,5人受傷。此外,7月31日一名24歲男子在布魯克林遭槍擊死亡。

有分析指出,紐約市警方不應當放棄攔路盤查策略。“警方應當繼續實施攔路盤查做法,因為這裡太瘋狂。他們應當恢復,因為這裡越來越糟。”

2016年3月的調查指出,美國紐約近年的治安一直不佳,警察的工作性質特殊,不僅工時長須配合出勤,遇到歹徒及犯罪份子時更要面臨安全威脅。

自由時報報導,紐約市警察工會最近進行一份調查顯示,有87%的警察認為,2014年民主黨白思豪(Bill de Blasio)接任市長後,紐約變得不太安全;55%的警察則認為紐約變得「很不安全」。另外,有96%的受訪員警表示,他們在轄區中巡邏時,與社區之間的關係越變越糟;89%的警察說,如果他們能在更高薪的執法單位上班,將會辭去紐約市警局的工作;86%的人則說,不會將這份工作推薦給自己的家人和朋友。

紐約警員的工作危險又辛苦、吃力又不討好,人們不願做的,他們都得做 

2019年6月,白思豪的反警言論遭警察工會猛批。據《紐約郵報》及NBC新聞報道,警察工會主席林奇特別譴責白思豪,指他於總統候選人辯論期間提及他跟自己的兒子丹堤(Dante)討論非裔年輕男子如何應對警察,以避免成為警察暴力的目標。

林奇在一份聲明中表示,「過去六年來,市長白思豪似乎沒有學懂反警察言論對警察和社區帶來極具破壞性的影響。」

林奇說,「我們現時在街上面臨的敵對和危險環境,是白思豪及其他民選官員把警察妖魔化的直接結果。白思豪在全國舞台上再次發表有關言論,很明顯是想把國家推向同一條道路。」

2019年7月份,在警員被潑水的事件後,前市長朱利安尼與現任市長白思豪在推特上爆發“口水仗”互相指責。

《紐約郵報》報道,朱利安尼發推文寫道:「這種對紐約市制服人員不尊重的行為,是民主黨-左派-社會主義市長的結果。這是對警察的不敬,只有當左翼白痴被擊敗才會有所改善。」

之後,朱利安尼再次在推文中向白思豪開火,指稱這是左傾民主黨總統候選人之一左翼政策的結果,他單人匹馬就完全瓦解了兩位前市長的成就。

而在2019年9月,好萊塢喜劇演員和終身紐約人比利·克里斯特(Billy Crystal)則呼籲市長退出競選。

克里斯特在與斯蒂芬·科爾伯特(Stephen Colbert)的《晚間秀》(The Late Show)中說道:“白思豪,你在愛荷華州做什麼?你哪兒都去不了,回來這裡,把這座城市清理乾凈!”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希望之聲 記者仲軒綜合編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北美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