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共享單車衰落後 大陸自行車廠掙扎求生

近日,身系千萬人押金的ofo共享單車,已悄悄搬離了其“發跡之地”北京中關村。隨著共享單車的衰落,令自行車供應商跌落谷底,現在倖存的廠家在掙扎求生。

ofo悄然搬離中關村

近日, ofo已經悄悄搬離中關村的互聯網金融中心寫字樓的辦公室,從2014年創立至今,此次已是ofo第五次搬家,每一次搬遷都見證了ofo的衰落。

ofo經歷了“賣身”融資、大規模裁員、縮減海外業務、拖欠供應商貨款等一系列負面消息層出不窮……

到目前,屢傳破產的ofo仍有超1,500萬用戶在排隊等待退押金(老用戶每人99元人民幣/新用戶199元人民幣)。期間,ofo退款速度並不一致,比如,2月16日~18日,退款數量為2.2萬人,而在8月19日~21日,退款數量為5,600人。從時間點看,每天退款人數越來越少,退押金的路似乎更漫長了。

有媒體算過一筆賬,按照現有速度,ofo小黃車押金退完還需12.5年。等著小黃車還錢的不止是曾經的小黃車用戶,還有富士達、上海鳳凰、飛鴿等自行車工廠。

從2015年慢慢興起的共享單車,截至去年年底,共享單車在短短几年卻有六十多家企業凋零。共享單車倒閉潮,使那些失去訂單的自行車廠家們也面臨“生存”的艱難。

13條生產線只有兩條線開工

下午3點多,天津富士達靜海廠區的共享單車車間內,40多個工人在兩條生產線上安裝著哈啰單車。在2017年共享單車的全盛時期,車間共裝備了13條生產線,但現在只有兩條生產線開工。

“共享單車最火的那段時間,13條生產線全開,一條生產線的產能在1,500台~1,800台,基本每天都在出貨,裝卸工人都是白班夜班兩班倒。小黃車之前也在這裡生產,不過2017年10月之後,生產線上就看不見小黃車的身影了”,富士達產銷主管谷雪禮指著略顯空曠的一條生產線對《深網》表示。

自行車廠家幾乎拿不回的欠款

在這些自行車生產商的眼裡,共享單車早已從“金主”變為“負債人”。截至目前,ofo運營主體東峽大通還欠上海鳳凰自行車3617.29萬元(人民幣,下同)的欠款。為此,上海鳳凰已經在2019年半年度報告中計提了3617.29萬元的壞帳準備。

還有小黃車的另兩個供應商飛鴿車業發展有限公司和富士達:由於欠款遲遲不能到賬,飛鴿車業發展有限公司已於2018年6月26日向法院申請財產保全,請求對被申請人東峽大通價值8082萬的財產進行查封、凍結或扣押。

至於富士達方面,據2019年5月7日曝光的法院執行裁定書顯示,ofo被供應商天津富士達追債2.498億元,但東峽大通“名下無房產及土地使用權、無對外投資、無車輛,雖開設了銀行賬戶,但已被其他法院凍結或賬戶無餘額”。

雖然富士達、鳳凰、飛鴿等自行車廠商已經訴諸法律,但由於東峽大通名下早就沒有可以執行和凍結的資產,而ofo的主要股東滴滴、阿里、經緯沒有解決問題的意願,也不同意破產,所以這些自行車廠商的訴訟就像是一張“空頭支票”。

對於富士達、鳳凰等大的廠商來說,都沒有辦法拿回欠款,對一些作坊式的小型代工廠來說就更難了,因為一些共享單車企業在還沒有支付尾款的情況下就忽然“失聯”了。

失去訂單付款的天津市王慶坨鎮(被稱“中國共享單車生產第一鎮”)看起來像鬼城。《紐約時報》的報導說,許多自行車工廠的大門緊鎖,門上曾經展示工廠名字和經營範圍的標誌已被取了下來。在從前許多自行車工廠經營過商店的那條街上,店面都是空的。如今的王慶坨鎮有的只是關門的工廠、正在離開的工人、以及多餘的自行車。

如何“存活”下去?

如何“存活”下去是每一個供應商都要面對的問題,這不止是中小供應商,也包括飛鴿、鳳凰、永久等大型自行車製造廠。

據《深網》近期走訪位於天津市靜海經濟開發區飛鴿廠房看,工作日里,一些廠房大門緊閉,廠區里也不見一輛共享單車樣本。

上海鳳凰自行車有限公司則有意識的主動“收縮”產能。2019年3月4日,鳳凰自行車以1140萬元的價格,轉讓參股子公司富凰(天津)自行車有限公司30%股權。

一位行業人士表示,“因為鳳凰和永久的很多自行車都不是自己生產的,很多都是代工的。”對此天津富士達內部人士稱:至少市面上見到的永久自行車並非永久自行車公司自己生產,而是富士達等代工企業生產的。

經歷了半個世紀的發展,曾經的自行車三大品牌永久、鳳凰、飛鴿就只剩下一個牌子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大紀元記者周心鑒綜合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