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世界文化 > 正文

了解西方文明(2):西方文明基於共同價值觀而非共同族裔

美國國會大廈的圓頂是古希臘建築風格。(AP Photo/J. Scott Applewhite)

胡佛研究所高級研究員漢森教授介紹說,美國的建國先父們選擇了古希臘共和體系和文化進行模仿,為美國設立了三權分立和公民制度。認同美國價值就可以選擇成為美國公民。也就是說,源自古希臘的西方文明是基於共同價值觀,而不是共同的族裔或部落。

典主義,對美國的建國起到什麼樣的影響作用。斯坦福大學胡佛研究所的經典學和軍事歷史學的高級研究員漢森( Victor Hanson)教授說,美國的建國先父們都接受過經典主義的教育,他們選擇了古希臘共和體系和文化進行模仿,為美國設立了三權分立體系和公民制度。

接上集:了解西方文明(1):漢森教授會用簡單語言講述深奧的事情

美國建國先父們都受過經典主義的教育

漢森教授說,他接受的教育把他培訓成為一名經典主義學者,他學會希臘語和羅馬語,研究西方早期的歷史和文化,從而了解西方文明是如何發展的。

他說這是非常好的一個教育,因為你學習的語言、文學和看到的建築都是有典故的,如果你了解它們的起源的話,你就會對這些有更深的了解。

那麼,經典的西方文明對美國的建立起到了什麼樣的影響作用呢?

漢森教授說,美國的立國先父們,例如

傑弗遜(Thomas Jefferson,1743-1826,《美國獨立宣言》主要起草人和美國第三任總統)

漢密爾頓(AlexanderHamilton,1757-1804年,《美國憲法》起草人之一和美國第一任財政部長)

亞當斯(John Adams,1735-1826,美國第一任副總統和第二任總統)

華盛頓(George Washington,1732-1799,美國獨立戰爭時殖民地軍總司令和美國第一任總統)

富蘭克林(Benjamin Franklin,1706-1790,美國著名博學家,參與起草《美國獨立宣言》和《美國憲法》,美國第一位駐外大使)

他們都受過經典主義的教育。這是什麼意思呢?因為在18世紀,那些精英們在學校里都閱讀拉丁語和希臘語,在他們閱讀的材料里有

西塞羅(Marcus Tullius Cicero,前106年-前43年,古羅馬哲學家)關於共和的理念

歐幾里得(Euclid of Megara,前435年-前365年,古希臘哲學家)關於民主的運作

古希臘悲劇大師歐里庇得斯(Euripídes,前480年-前406年)的文學作品,他的作品有關於同情弱者,提倡和平、民主以及平等的理念。

從這些經典的智慧集錦中,先父們對政府有了概念。他們回顧雅典時代,從

古希臘軍事家和文史學家色諾芬(Xenophon,前427年-前355年)

數學家歐幾里得(Euclid,前325年—前265年)

哲學家柏拉圖(Plato,前429年-前347年)

那裡理解到,我們不要雅典式的民主,那種民主的起伏變化太大了(volatile)——51%的人就可以在任何一天決定處決什麼人;但是我們喜歡投票做決定。

美國建國先父們選擇了古希臘的共和體系和文化

然後先父們再去看羅馬,羅馬採用的是三方系統:

一個是上議院(Senate)

一個是起行政作用的評議會,相當於現在的總統

一個是司法法庭

先父們覺得這個系統很不錯。所以美國的司法、行政和立法三權分立的系統來自於古希臘,甚至在建築方面也模仿了古希臘,如最高法院大樓、白宮,和國會大廈的圓頂大廳。

先父們深受古希臘共和體系和文化的激發,在兩個世紀里模仿那時候的古典建築、雕像和藝術,因為他們覺得這種文明已經達到巔峰、無可超越——當看到那些古典建築或雕像,從技術上很難再造出更美的了,已經達到史詩級水平。漢森教授認為直到今天仍然如此。

古希臘文明有獨特的「公民」概念

那麼,為什麼古希臘的文明能夠達到這樣的巔峰?

漢森教授覺得,如果把古代的羅馬與埃及、波斯相比,羅馬有一個「公民」的概念,而在當時的地中海地區、北歐、德國、斯堪的納維亞半島,那裡要麼是部落人群,要麼是屬於一個帝國獨裁製度,那裡的人沒有個人的權利。

但是在希臘的各個城市,那裡的幾個城市可以成為一個獨立的國家,叫做「城市國家」,後來組成羅馬共和國,每一個個人都可以投票,他們來決定如何作為公民士兵進行軍事行動,他們可以憑著個人意願來崇拜和信仰,他們可以在參議院自由地發言或寫作而不用擔心被報復。最終,希臘各城市的這種「城市國家」的系統被羅馬吸納成為「羅馬共和國,她是一個農業共和國。

這個系統是每個人都可以參與的制度,成為古典主義不同凡響的特點,這開創了每一個人都能夠參與獻計獻策的體制。

西方文明是基於共同的價值觀而不是共同族裔或部落

漢森教授說:「這就是為什麼雖然你的父母可以是來自韓國或中國的移民,根據西方文明的傳統價值,你可以跟我一樣成為美國人,儘管我們家族在這裡已經有五代人了,因為傳統的西方文明價值認為,只要你認同美國價值,你就可以選擇成為公民。」

但是漢森教授說如果他去墨西哥、韓國、日本、非洲,他不認為他自己會被完全接受,因為他跟那裡的人長得不一樣。當然每個人都有部落觀念,但是在西方所不同的是,有一個以思想(idea)為標準的系統,而不是以表面的長相,一個人只要接受西方的思想、文學和價值,當然也不是說要完全拋棄你自身的價值和思想。西方文明就是基於共同的思想和價值,而不是基於族裔或部落。

漢森教授認為這就是西方文明獨特不凡之處,而且它是有自我批評和修正的能力。古希臘和羅馬人建立起先例,要一直自省、剖析、質疑自己,有時候會做得過度。你可以看到在西方的選舉,甚至影評里,人們一直在爭執什麼才是完美的,哪些很好,哪些差勁,但是你不會看到像在中國和俄羅斯這些非共和國家裡出現的被審查和自我審查的現象。

也就是說,西方文明的這些價值觀都是源自於古希臘。漢森教授說是這樣的。

那麼它到底又是怎麼來影響美國的體制的呢?請關注下一集的內容。

責任編輯: 宋雲   來源:希望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世界文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