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情感世界 > 正文

無言的愛(經典短篇)

楊晴是一個富家女,大學畢業後就與同學李賀結了婚,定居在北京。

李賀的老家在東北山區,他父親早逝,是母親一個人含辛茹苦將他拉扯大,供他到大學畢業。

楊晴記得,她第一次到李賀家吃飯時,桌上就有一盤婆婆自己上山採的大葉芹。

楊晴一下子就喜歡上了大葉芹的口感,當時,她一個人就吃了大半盤,連她自己都不好意思了。

從此以後,每年到春暖山綠時,楊晴總能收到婆婆寄來的大葉芹,每一棵都是婆婆精挑細選過的。

早些年,楊晴收到的大葉芹都是婆婆親自上山採的。

可隨著婆婆年紀增大,她爬不動山了,就從市場上買來大葉芹,摘凈後再寄給楊晴。

這年五月,又到了山菜上市的季節,楊晴本來並不奢望能收到婆婆寄的大葉芹了,因為婆婆得了眼病,看不清東西,年頭就住進了當地的養老院。

可出乎楊晴意料的是,幾天後她又收到了婆婆寄來的大葉芹,滿滿一大箱子。

楊晴樂壞了,她迫不及待地抓了一把就要進廚房清炒。

李賀見了,一把拽住了她,皺著眉頭說:「先別急著吃,看看有沒有芹菜幌子。」

楊晴遲疑地停住了腳步,不解地問:「什麼是芹菜幌子?」

李賀解釋說,芹菜幌子的形狀與大葉芹特別相似,有的與大葉芹生長在一起,採摘時,很容易帶進菜中。

這東西汁苦,有劇毒,一旦誤食,就有生命危險。

楊晴看了看手中的大葉芹,說:「這麼多年了,媽寄過來的大葉芹,我們吃了都好好的,從來沒有中毒過,這次我覺得也不會有什麼問題。」

李賀急了,說:「你忘了,咱媽得了眼病,看啥都模糊,如果不小心帶進去一棵兩棵的,可就麻煩了。在我們老家,每年都有誤食了芹菜幌子進醫院的。」

聽李賀這麼一說,楊晴也害怕了,將手中的大葉芹放回箱子里,說:「那咱再挑一遍吧,你認識不?」

李賀蹲在箱子前,左翻翻右翻翻,搖頭道:「我也不認識芹菜幌子呀!從小到大,都是媽炒好我吃現成的。」

眼看著一堆美食,兩人想吃卻不敢吃。

最後,兩人還是決定打電話問一問。

楊晴撥通了婆婆的電話:「媽,你郵的大葉芹我們收到了,我想問一下,都挑過了嗎?聽李賀說有一種芹菜幌子有毒,這裡面不會有吧?」

楊晴這邊話音剛落,就聽電話那頭傳來了婆婆的聲音:「挑過了,沒幌子……」婆婆的話沒說完,就是一陣咳嗽。

楊晴忙問:「媽,你怎麼了?病了嗎?」

這時,電話里傳來另一個人的聲音:「喂,我是養老院的護工,你媽住院了。」

楊晴心裡一驚,連忙問:「她怎麼了?」

護工嘆了口氣,說:「這老太太,太倔強了!她買了大葉芹非得自己挑,怕別人挑不幹凈把幌子帶進去。

可她眼神又不好,看不準就用手摸,摸不準就用鼻子聞,再聞不準就掐根後用舌頭舔。

這不,芹菜挑完了,她也中毒了。幸虧我們及時發現,把她送到了醫院,才沒造成什麼嚴重的後果。」

聽到這兒,楊晴徹底呆住了,眼裡頓時噙滿了淚水。

見此情景,李賀急切地問:「媽怎麼了?到底出了什麼事?」

楊晴掛了電話,淚眼模糊地看著李賀說:「媽沒事,咱們把媽接來一起住吧!」

聽了楊晴的話,李賀驚喜地瞪大了眼睛,連聲說好。

責任編輯: 趙麗   來源:每日睡前伴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情感世界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