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移民留學 > 正文

更多細節:浙大高材生為何臉書總部自殺

當地時間9月19日中午11時左右,美國加州門羅帕克的臉書(Facebook)總部大樓外,幾名匆匆路過的員工目睹了一團黑影從大樓上疾速墜落,“砰”地一聲砸在地上。38歲的華人男子陳勤(音譯),從公司頂樓一躍而下,當場死亡。目前,美國警方認定自殺,排除了他殺的可能。

根據領英頁面顯示,陳勤今年38歲,浙江大學畢業,到美國後在南加州大學攻讀碩士,畢業後入職臉書公司。38歲的他去世前究竟經歷了什麼?9月25日,臉書前員工Patrick Shyu講述了事情的來龍去脈。

喜歡登山、徒步、滑雪

在臉書任職1年零7個月

據美媒報道稱,當地時間9月19日中午11時左右,一名臉書員工從門羅帕克市總部大樓一躍而下,當場身亡。隨後,臉書發布了一份聲明,確認死者是該公司僱員,並表示:“我們很遺憾,得知我們的一名員工在我們的總部去世。我們正與警方合作進行調查,並向員工家屬提供幫助。”

華商報記者在陳勤的領英頁面上看到,陳勤今年38歲,1999級浙江大學畢業生,2011年到美國,在南加州大學攻讀計算機專業碩士,畢業後留在美國互聯網界發展,履職過多家互聯網巨頭,平均每兩年換一次工作,於去年3月跳槽到臉書總部,隸屬於廣告組。在入職臉書之前,曾在全球領先的互聯網設備供應商思科公司、外包諮詢公司Ryzlink工作過。

陳勤的個人臉書主頁,狀態更新停留在2018年3月5日,他入職臉書的第一天。在美國生活的幾年裡,陳勤日常生活喜歡登山、徒步、滑雪等戶外運動,他曾曬出自己登上山頂的照片,並感嘆享受攀登時艱難的感覺。

畢業於中國知名的浙江大學,又在世界著名高等學府南加州大學獲得碩士學位,有著別人眼中這麼好的工作,陳勤為什麼選擇了這樣一種決然的方式來結束自己年輕的生命呢?事件引髮網友大量討論。

稱他最近半年日夜忙項目

家人聘請代理律師打官司

據悉,就算在以高工資著稱的矽谷科技公司當中,臉書員工的年薪也是名列前茅,平均達22萬美元。臉書還提供不少福利,例如免費午餐、健身中心、心理諮詢等,甚至還興建住宅,以低於市場價格向員工出租和出售住宅。然而,高薪和福利是以高壓高強度的工作為代價的。

據陳勤家人描述,陳勤工作極拚命,最近半年日夜忙項目,加班到夜裡一兩點是家常便飯,有時候回家只待了半天又要去加班。那麼,壓倒他的最後一根稻草是什麼呢?

一名知情人士透露,當天上午,在上司的辦公室,陳勤與上司發生了激烈爭吵。有人聽到總監大聲說“滾出去”,而陳勤說“這不公平”。不久以後,陳勤從大樓頂樓跳下。有知情人士認為,雖然陳勤已經在美國工作8年,但他仍沒有拿到綠卡,只有工作簽證,又要養家糊口,不能和上司翻臉,只好忍氣吞聲,最終不堪重負結束了自己的生命。

目前,陳勤在美國的家人已經聘請了代理律師打官司,代理律師是陳勤的浙大校友鄭巧晶律師。

或因上司出爾反爾工作不保

若找不到工作得離開美國

9月25日,剛離職不久的臉書前日裔技術主管PatrickShyu通過優兔(Youtube)視頻,講述了事情的來龍去脈。他曾在谷歌、臉書擔任軟體工程師,目前是優兔上的網紅。他的消息來源是著名的公司內部匿名論壇Blind,只需有企業員工郵箱能夠證明身份,就能夠隱匿身份發言、評論。

Patrick Shyu說:“就我所知,陳勤在廣告技術部門工作,最近的公司內部工作評級顯示,他的評級開始下滑,如果他的評級在數個季度不夠理想,那麼他就會被公司放入PIP(待努力)項目,下一步就有可能被開除。在被放入這個項目之前,他開始想辦法尋求內部換組,他找到了一個願意接收他的組,他的上司也同意放行。但是他的上司突然出爾反爾,先說服他在組裡多呆一段時間,直到這個季度結束,並且告訴他在季度結束時會給他一個好的評級。然而他的上司並沒有信守承諾,而是在最新的季度評級中給了他一個不夠理想的評級,這樣的低評級讓他無法換組。如果這是事實,這就是很嚴重的工作霸凌,上司欺騙下屬,背叛承諾。陳勤的組裡最近有一個嚴重的系統錯誤事件,問題被交給陳勤來負責,他必須在截止日期前完成這個任務。臉書員工們查閱記錄發現,就在這個項目截止時間前一個小時,他跳樓自殺了。從這些信息,我們大致可以拼湊出他生前一段時間經歷的巨大壓力。

Patrick Shyu說,換不成組,陳勤就會被放入PIP(待努力)項目,這意味著他很可能被開除。而他沒有綠卡,只是持有工作簽證,所以他的美國的合法身份也岌岌可危,被開除60天內,他必須得找到新的僱主,不然就得離開美國,而且他的家人待在美國也全是靠的他的工作簽證,這種壓力也可想而知。

Patrick Shyu還表示,臉書許多員工都認為公司存在惡性競爭文化以及和與之相伴的高度壓力。跟一位與陳勤同組的臉書員工說,去年臉書進行了多次部門重組,讓團隊里每一個人都為自己的績效考核背上了沉重的壓力,就連他自己也萌生過自殺的念頭。“有好幾次,我自己都想自殺了,我甚至已經在閱讀員工死亡福利,看看如果我死了,家人可以得到什麼補助。到今天我才意識到,沒有一份工作值得為之犧牲,我決定辭職。”他說。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華商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移民留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