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林巧稚給江青身體檢查:我不預測未來!

作者:

在新生兒旁的林巧稚

1973年協和醫院後摟的一層過道里貼出了一張通牒,催促林巧稚迅速到醫院圖書館還書的通牒。林巧稚,中國醫科院副院長,中國第一位女學部委員、中國婦產科泰斗,這麼個大人物不就借了本書嗎,逾期不還居然被貼出告示曝光。

2009年《中國醫院院長雜誌》約我寫寫協和。文革後,每次從單位去王府井總愛把自行車停在協和後門,一是不花錢,二是丟不了。也許是停屍房建在後門,很少有人往那裡放車,因此也不會丟車,連小偷都嫌喪氣。

車放好後,從東門過道一直穿出西門,不遠就到了王府井。而且,不會白穿,過道兩側貼滿了各種告示。有關林巧稚還書的通牒就是本博秦全耀這樣發現的。

1999年,從協和下海的血液科女大夫邢崢經營某礦泉水,起初我有些不信,便請他給邵孝鉷打個電話。多點知識沒壞處,還能幫人辨真假。邵孝鉷是協和心內科醫生,也是中國急診醫學創始人。1972年一次偶然的透視發現我左心房增大,並伴有收縮期雜音。去了不少醫院都是一句話:觀察。唯獨這個邵大夫與眾不同,你啥病也不是,該幹嘛幹嘛。老秦不解地問道:您向誰保證?「我向林巧稚保證!」邵大夫這樣回答。

1960年元旦剛過,馬寅初被迫向教育部提出辭去北大校長職務。不久,又被免去全國人大常委的職務。還規定他不得發表文章,不得公開發表講話,不得接受新聞記者採訪,不得會見外國人士和海外親友。實際上,馬寅初是以「戴罪之身」遭受軟禁。

馬寅初從1958年以後就淡出中國的政治舞台,沒有人注意他了,但人們不知道,當年和馬寅初一起提出應該控制人口的還有一個林巧稚。她始終沒有揭發過馬寅初,如果自己有什麼不愉快,她就會想想馬寅初。馬寅初說:「為了國家和真理,我不怕孤立,不怕批鬥,不怕冷水澆,不怕油鍋炸,不怕撤職坐牢,更不怕死……無論在什麼情況下,我都要堅持我的人口理論。」她像念希波克拉底的誓言一樣,把馬寅初的話念了一遍又一遍。

1958年「大躍進」的時候,醫院簡化掉了很多東西,領導曾提出也要改進手術的洗手方法。他們說洗個手洗那麼久、那麼多遍,慢吞吞的,怎麼「大躍進」呀?大家不敢吭聲。這洗手方法是一百多年來總結出來的經驗,曾有人做過試驗,少洗一次或少洗幾分鐘,手上的細菌就要比正規的洗手法多出許多,就增加了手術感染的機會。這樣的「躍進」是拿病人的生命做代價的,洗手圖簡單,病人卻要擔風險。但大家不敢說,生怕自己不夠革命。

林巧稚站出來說話了。她找到黨委王書記,問:「如果是給你做手術,你要我們洗三遍手還是洗一遍?一次洗五分鐘還是洗三分鐘?」王書記一看她的架勢就頭疼,協和剛被接管時,也是這個老太太最不買軍管會的賬。但他知道她是以自己的人格作支撐的,所以強硬。有一次,上面來電話通知林巧稚到北戴河給中央領導看病。林巧稚說,有病應當到醫院來看,我去北戴河怎麼做檢查?王書記知道肯定不是一般的領導,也不會是什麼毛病,就像林巧稚說的,有病他們自己會到醫院來的,他們只是要醫生去服務服務而已。以前也叫過其他人,別人都是一叫就走,無上光榮的樣子,只有這林巧稚不買賬。

還好,林巧稚胳膊擰不過大腿,王書記親自陪同前往。到了北戴河,問清領導住的別墅號,王書記已猜出要服務的人可能是江青了。雖然天氣酷熱,但想到要見江青,王書記的心也不免一陣陣發涼。聽說此人喜怒無常,常拿工作人員出氣,她如果也拿林巧稚出氣,恐怕是會碰釘子的。因為在林巧稚眼裡,病人就是病人,沒有貴賤之分。

據報道他們在會客室里等了將近兩個小時。王書記坐立不安,汗流浹背;林巧稚倒是安之若素,她甚至拿出醫學雜誌來讀。好不容易等來了江青,她一進門就笑嘻嘻地跟林巧稚打招呼:「啊,林大夫,您來啦?」原來她們認識,江青以前找林巧稚看過病。

林巧稚神態安詳,說:「我來一會兒了。」王書記鬆了一口氣。林巧稚的涵養讓他佩服,她沒讓江青難堪,也沒低三下四。寒暄了幾句,林巧稚問江青有什麼不舒服。江青說,也沒什麼,就是覺得身體不對勁。她讓林巧稚給她摸摸,身上是不是長東西了。林巧稚跟她到卧室里檢查下身,一會兒出來,說:「沒事的,您的精神要放鬆,多運動,少憂慮。」

江青問:「您是說我沒病?」她的口氣陰陽怪氣的,讓人感到來者不善。

林巧稚泰然道:「是的,您是精神太緊張了。」

「我有什麼好緊張的?」江青沒好氣地說,「您能保證我沒病?」

王書記的心提了起來,誰敢保證主席夫人沒病啊!他怕林巧稚惹不起,又擔心江青的態度會讓林巧稚生氣。她要不高興了,也是惹不起的啊。他急得站了起來,朝林巧稚使眼色。

林巧稚沒事一樣,邊走到水池洗手,邊扭頭說:「我是大夫,我以事實說話,我不預測未來。」

江青嘴巴張了張,找不到話來說林巧稚,只好說:「你們可以走了。」王書記趕緊幫林巧稚拿了出診箱拔腿就往外走。林巧稚還跟江青告辭了一下。只聽江青尖著嗓音說:「您怎麼還用美國人的藥箱啊?」林巧稚說:「扔了可惜。」然後走了。

儘管江青每天熱衷美國電影,但無產階級革命家的習慣始終沒變,看見有人拿美國藥箱,心裡也會階級鬥爭姓資姓社。

公安部部長羅瑞卿之女羅點點在《紅色家族檔案》一書中也回憶說:每年七八月份是全家去北戴河的日子,除了我們,許多人家都去……這個季節就成為這些地位相近的家庭之間,一年中最愉快的交際季節。大家去北戴河都是坐火車,這種交際就從火車上開始。

由此本博秦全耀知道了,北戴河開會不但可以帶夫人,還能帶上子女全家一塊去。1960年7月5日至8月10日,正值三年困難時期,中共中央在北戴河舉行工作會議,研究國際問題和國內經濟調整問題。會外,蔡暢、鄧穎超召開了一次夫人聚會,人數多達70多位。並被戲稱為中共高官夫人「一大」。

夫人當中,即有活著的高官太太,也有去世了的瞿秋白和任弼石遺孀。顯然,這是一次特別召開的夫人大會。老秦注意到中國婦產科專家協和醫院的林巧稚大夫也出席了會議。明擺著的,為了保證夫人們的健康,還搞了婦科體檢和健康諮詢。過去有把藝人請來唱堂會的,新社會了又有了發揮,醫學專家為什麼就不能唱堂會,給領導夫人們做下身檢查。

責任編輯: 東方白   來源: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