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娛樂 > 娛樂評論 > 正文

48歲俞飛鴻驚艷米蘭時裝周:女人長得漂亮是優勢 活得漂亮是本事

顏顏說:

你有沒有想過,以怎樣的方式過一生,才算完美?

俞飛鴻或許給出的答案會是,“為自己而活”。

世俗的標籤難以定論她,世俗的標準也難以桎梏她。她是這個時代里,最值得標榜的一股女性清流。

她豐富的不僅僅是自己的生活,也讓我們所有人都看到了生命有無限可能。

俞飛鴻的熱搜,有毒。

常年不營業的姐姐,一露面即因“美貌”衝上熱搜。

米蘭時裝周上,她身著暗色系高領長裙,一如既往的優雅從容,似乎還比之前多了幾分御姐風。

48歲的年紀,身材線條依舊如此勻稱流暢,胸前的鏤空設計,既釋放出嫵媚的女人味,但又恰到好處地收斂。

現場動圖表現也是著實能打,一襲深色針織連衣裙,在人群之中好似出水芙蓉,乾淨大方,氣質雍容。

她的美不帶任何侵略性,卻始終能讓人過目難忘。

俞飛鴻究竟有多美?

她是觀眾記憶中,最不招人恨的小三王純;

她是一代人心中,驚鴻一瞥的仙子,有人至今感嘆:“飛鴻過後,再無驚鴻。”

她是鄰家的女神姐姐,和小16歲的男演員談起姐弟戀來也沒有絲毫違和感,一向挑剔的觀眾天天追著在線嗑糖。

20歲的俞飛鴻純澈乾淨,年近50歲的她,雙眸依然通透。那是閱盡千帆歸來仍是少年的簡單,不似純潔那般單薄,又比端莊多了一份洒脫。

這份獨特的氣質,模糊了年輪的流轉,造就了她的“凍齡”。

有網友感嘆:“我8歲的時候她就30了,我30歲了她還是30?”

俞飛鴻的美貌,是大眾一致認可的,然而唯有一人,始終不認同。

那就是她本人。

01

美在皮相的人,讓人嫉妒上天為何如此不公。美進骨髓里的人,只會讓人感嘆“歲月從不敗美人”。

俞飛鴻的美,就是如此。

間歇,疏離。靠近的時候讓人濃烈驚艷,適時的疏遠讓人回味悠長。

出道30年,她從未駐足停留在某處,時斷時續地出現在大眾面前。無論她身在何方,“江湖”上總有她的傳說。

她的手中彷彿握著一道掌控名氣的開關,只要輕輕一按,無論是手機這端的網友,還是面對面座談的記者,都不由得輕嘆一聲:她真的,好美啊。

但你要說她倚仗自己的美貌遊戲公眾,怕是有失偏頗的。常年神隱,偶爾露面,俞飛鴻若是懂得運作,“4000年一遇”的美人頭銜不會落到別處去。

與她的美貌形成強烈反差的是,外界對她外貌的讚美,會讓她感到惶恐。

“感覺像佔了誰便宜似的,我個人沒有什麼功勞可言。”

她的美,眾人皆沉醉,唯其一人獨醒。

許知遠在《十三邀》中與俞飛鴻對談,面對面地近距離接觸,這個素來以知識分子自居的男人,竟然露出了痴漢笑,眼神不敢直視地說了句:“你真的好好看啊。”

俞飛鴻似乎有點驚訝:“我?”隨後連聲道謝。似乎被許知遠誇美,讓她覺得十分意外。

記者追問她如何看待自己的美,她卻並不願意在眾人的追捧下走上神壇:

“美?到底能有多美?大家都是一張嘴,兩個眼睛,一個鼻子,能美到哪裡去?”

這句話從俞飛鴻的口中說出,耿直得有點令人難以想像。

她不願被架在“美”的高度上,更不願被大眾僅僅標記成一個“美人”。

“每次人家誇我的時候,我都理解為這是人家對我的一種善意。”

“長得好看並不是一種功勞。”

俞飛鴻擁有的,是一種比美而不自知更高級的模樣——美,卻不侍靚行凶。

02

對外貌的冷淡,源自於俞飛鴻從小接受的家庭教育。

她出生於知識分子家庭,父親畢業於清華大學,母親畢業於浙江化工學院。在學業方面。父母對她嚴格要求,除了讀書學習,每晚必須練完60個毛筆字才能入睡。

在俞飛鴻的成長過程中,家人從未給她灌輸“美貌”這種概念。父母曾說過一句影響她一生的話:

“你不能做一個繡花枕頭稻草包,要讓內在變得飽滿。”

幼時的她,在父母的教育下,早早就明白了:女人的自信不在外表,而在內心。

18歲時,俞飛鴻考入北京電影學院,校園裡便增添了一個關於她的“傳說”:十年難得一遇的校花。

男生找各種理由靠近,只為見她一面,渴求和她說上一句半句話。

俞飛鴻卻從未為身邊的追求者所動,一心讀書。

室友接受採訪時說,俞飛鴻是寢室最聰明也是最用功的女孩。別人睡懶覺,她出晨功,最後拿到獎學金;別人忙著戀愛,她學英語,後來用全英文演戲毫無困難。

1992年,還在讀大三的俞飛鴻,接到了好萊塢電影《喜福會》的出演邀請。電影拍完後,導演讓她繼續留在好萊塢發展。俞飛鴻卻果斷拒絕,理由很簡單:“書還沒念完。”

多年之後,許知遠不無惋惜地問她:“為什麼沒有想去那裡闖一闖?”

俞飛鴻一臉的雲淡風輕:“我從來不覺得我演藝生涯的舞台會是在那兒。因為文化不一樣,就算偶爾演到大片,也是一部兩部,沒有延續性,也沒有挑選劇本,故事,角色的餘地。”

她的人生,節奏永遠都在自己的掌控之中。

北影畢業之後,俞飛鴻因為成績優異,順其自然地被留校任教。不過一年時間,她毅然辭去人們眼中的鐵飯碗,啟程前往美國留學。

在她看來,當下豐富自我的人生比安穩的工作更重要。

三年後,她學成回國,出演的第一個角色是《牽手》中的王純,一個插足他人婚姻的第三者。

導演本想讓她出演女主角夏雪,俞飛鴻看完劇本之後,主動跟導演爭取來這個不算討喜的角色。

導演問她:“演小三這個角色,你不怕被罵嗎?”

她卻覺得,比起戲份,應該更看重是人物本身的厚度。

而後,她憑藉著《小李飛刀》中的“驚鴻仙子”一角,在人們的心中烙下一道白月光。

名利鋪天蓋地地襲來,她卻選擇把自己隱藏起來。

那年,她28歲。

此後十年間,她專心只做一件事,打磨她的導演處女作,《愛有來生》。

縱使這部片子叫好不叫座,4000萬的投資只收穫了200萬的票房,俞飛鴻也並不後悔:“我的生活和工作都需要有創造感,而不是一直在複製自己做過的事。”

憑藉美貌,俞飛鴻足夠遊刃有餘地闖蕩娛樂圈,而她偏偏選擇了一條人煙稀少的小徑,獨自前行。

拒絕好萊塢的橄欖枝,用十年時間自導自演電影處女作,從大熒幕轉戰小熒屏。美貌從未成為她披荊斬棘的利器,也未是她瀟洒自如的牽絆。

一個知性美人,看似衝動,實則理性至極。

俞飛鴻的每一個選擇,都乾脆利落;每一次轉型,都清晰徹底。她能夠有一切推翻重來的勇氣,源自於她對自我的清醒認知:

當下做的,正是我內心想要的。

03

“我不是獨身主義者,也不是不婚主義者,我只不過是沒結婚。”

俞飛鴻語氣柔和地說出這句話,眼神卻是堅定。大概這正是人們信服她的原因吧。

在人設遍地的演藝圈,能做到知行合一的人不多,俞飛鴻算一個。

俘獲人心的,除了她長期在線的凍齡美顏,還有她完整自洽的人生邏輯。

竇文濤就曾在《鏘鏘三人行》中,把俞飛鴻奉為“人生導師”。

品品她說過的道理,沒有華麗的用詞,卻能句句戳進心裡。

她談到青春易逝:“容顏這東西終究會老去,每個人都躲不過。而生活是自己的,人不能活在他人的讚美里。”

她談大齡未婚女性:“你要有一種永遠在成長的狀態,永遠讓人家有一種想去了解你的慾望。”

被問怎麼看待別人的眼光,她說,不要活在別人的期待里。

問及對人生的看法,她覺得精神的自由最重要。這種自由不是想做什麼就做什麼,而是不想做的時候可以坦然拒絕。

俞飛鴻用這些人生信條,為自己構建了一個理想的世界,這是一個與現實世界平行的空間,正是這個空間,營造出了屬於俞飛鴻特有的氣場。

04

俞飛鴻在接受《非常道》採訪時,說過這樣一句話:

我喜歡蒼白,我喜歡它平淡無奇,這就是我想要的。

如此低慾望的存在,俞飛鴻絕對算得上是演藝圈的一股清泉。

不在意美貌,上可演驚鴻一瞥的仙子,下可演市井煙火的中年失婚女性;

不在意名利,十年磨一劍的作品,票房失敗也不急不躁,只追求自己認為值得做的事;

不在意婚姻,獨身與結婚與否,都只是選擇當下最喜歡的狀態去生活。

在一次採訪中,主持人問俞飛鴻:“別人的聲音都左右不了你嗎?”

俞飛鴻淡然自若地回答:

“我為什麼要讓他們左右我?我覺得人生是自己的,也不見得一個行業,就只有一種標準。娛樂圈難道就必定要怎麼樣嗎?人生就是一種選擇。

有人羨慕她,擁有足夠的美貌和財富,才有了在紛繁複雜的輿論中,堅持做自己的底氣。

我想說,她的人生之所以活得如此洒脫,只取悅自己,無關乎美貌與財富,而在於她堅定地做下每一次的選擇。

她選擇不在意的事,都是為了過好她在意的生活。

不是仰仗自己的美貌過一生,而是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堅守自己的信條。

不受任何人的干擾,不被任何人打亂節奏,不卑不亢,在自己的腳步里活出雲淡風輕。

希望每個女人,都能像俞飛鴻一般,能為自己構築一個世界。

這個世界裡,有人來人往,唯你始終堅定前行的方向。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麗 來源:洞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娛樂評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