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政黨 > 正文

張傑: 朱鎔基為何拒絕出席閱兵式?

作者:

10月1日,中共建國以來規模最大的閱兵式在北京天安門廣場舉行,接受中共第五代領導人習近平檢閱。這次閱兵式和群眾遊行旨在慶祝中共建政70周年。此次閱兵陣列中,一些解放軍最新的武器裝備首次亮相,約有1.5萬人民解放軍官兵接受檢閱,10萬人參與群眾遊行。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出現在天安門城樓上。

國慶閱兵儀式上,習近平、李克強及國家副主席王岐山;前國家主席胡錦濤及江澤民均現身城樓。93歲的江澤民需由兩名工作人員左右攙扶;76歲的胡錦濤一頭白髮,但精神還不錯。前國家副主席曾慶紅、前總理溫家寶,以及過百歲的中央政治局前常委宋平現身。但令人不解的是,前總理朱鎔基罕見沒有出席。

為什麼朱鎔基沒有參加閱兵式?有分析人士認為,朱鎔基年事已高,身體有恙。朱鎔基畢竟已是91歲的耄耋老人,這個理由似乎很充分。但國慶閱兵畢竟是中共最大的慶典,93歲的江澤民和100歲的宋平也參加了。中共是黑箱政治,真實原因我們無從知曉。但還有一種很大的可能性,那就是朱鎔基拒絕參加大閱兵,儘管拒絕的理由可能是身體健康。

朱鎔基有「經濟沙皇」之稱,在中共體制內屬於有個性的人。在十九大會場上,他就讓習近平難堪過。2017年10月,中共十九大召開,習近平辛辛苦苦作了三個多小時的報告,朱老爺子硬是不給面子,繃著臉不鼓掌。習很不痛快,派栗戰書去討個說法。朱老爺子一笑,說自己年紀大了,有點老年痴呆。把習近平氣得差點背過氣去。朱老爺子真的老年痴呆了嗎?顯然沒有。2018年10月12日,朱鎔基現身清華大學,會見清華大學經濟管理學院顧問委員會委員。當時中國出現了民營企業逃離潮。年初,人民大學周新城教授發表文章《共產黨人可以把自己的理論概括為一句話:消滅私有制》,指出共產黨的不忘初心就是要消滅私有制,實行公有制。9月11日,財經人士吳小平又發表《私營經濟已完成協助公有經濟發展應逐漸離場》一文,引發了巨大的民營企業的恐慌。以致劉鶴副總理接受央視訪談滅火,習近平召開民營企業座談會給民營企業家吃定心丸。面對突如其來的驚濤駭浪,習近平要王岐山請朱老爺子出來走幾步,釋放繼續改革開放的信號,給民營企業家打打氣。這事符合朱鎔基的想法,他願意干。

但事實上,中共對民營企業的新公私合營一天也沒有停止,一直按照2013年發布的《關於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2015年發布的《關於深化國有企業改革的指導意見》所提出「積極發展混合所有制經濟」,「國有資本、集體資本、非公有資本等交叉持股、相互融合」的精神推進。習近平做大做強和做混國有經濟與朱鎔基的國企改革可謂背道而馳,你想朱老爺子能不生氣嗎?不僅如此,就在十天前,杭州市宣布將抽調100名機關幹部,進駐阿里巴巴、吉利控股、娃哈哈等第一批100家重點企業,作為政府事務代表。這是公然對朱老爺子政企分開主張的否定。他辛辛苦苦帶著100口棺材去闖地雷陣換來的成果,眼睜睜給毀了。朱老爺子氣都氣不過來,哪還有心情去參加國慶閱兵呢?

朱鎔基和習近平在對待鄧小平和李鵬的態度上也是相反的。朱鎔基是鄧小親自看中和提拔的。據已故的毛澤東前秘書李銳先生說,鄧小平在中共十四大上不僅「隔代」指定了總書記接班人胡錦濤;還「隔代」指定朱鎔基接任李鵬擔任國務院總理,因為他懂經濟,李鵬不懂經濟。李銳表示,在考慮安排朱鎔基進中央時,鄧小平最欣賞的就是他懂經濟這一點。在1992中共十四大上,鄧小平安排朱鎔基進常委替換姚依林,成為主持經濟工作的副總理,身為國務院總理的李鵬卻事實上不再管經濟。李鵬是習近平敬重的,認為他在歷史的關頭挽救了中共的命運,但朱鎔基恰恰看不上李鵬。鄧小平是朱鎔基敬重的,但鄧小平恰恰又是習近平反感的。我們可以看出朱鎔基和習近平是道不同不相為謀。

可以說,習近平和朱鎔基的確接下來了梁子。這事還得從國企改革說起。在上個世紀90年代,國有企業問題嚴重,體現在:冗員過多、人浮於事、效率低下、浪費驚人、債台高築,企業大量虧損,今天所說的「殭屍企業」在當時國有企業中比例大幅度上升。1996年國有銀行的壞帳加上逾期獃滯貸款占貸款總額的70%左右,如果繼續為國企注資,金融系統將被國企拖垮。1998年起,在朱鎔基主持下,中國啟動了以「抓大放小,國退民進」為內容的國企改革。朱鎔基認為,國企改革的重點在於政企分開,即政府必須放棄國企的絕大部分的控制權,由此才能硬化預算約束,才能由市場決定資源配置,才能從基本上提高效率。朱鎔基主導的國企改革可為兩個階段。第一階段從1997年下半年到2001年,目標是中小國有企業的私有化。第二階段從2002年開始到2009年,目標是大中型國有企業的部分私有化,其手段包括國有企業改組後上市、管理層持股、職工股份化、與外資合資、與私企合資等等。朱鎔基的國企改革讓中央政府擺脫了國有企業嚴重虧損的巨大負擔,又通過分稅制等金融改革讓中央政府日聚萬金,但也讓李小琳等一批權貴子女一夜暴富。在朱鎔基主導的國有企業改革中,數以萬計國企倒閉,將近1000萬工人下崗。我們可以說,朱鎔基的國企改革是以不公平剝奪工人利益的基礎上完成的,埋下了社會不穩定的禍根,解決中國經濟的困境不是走回頭路,而是進行民主政治轉型。

習近平對朱鎔基的國企改革一直心懷不滿。2016年5月,他曾對黑龍江省的負責人談及對早年東北國企改革做法的看法,認為東北目前的困局和社會矛盾,與90年代末朱鎔基的國企改革有關。但他不是在朱鎔基的國企改革基礎上推進民主政治轉型,而是開啟了歷史的倒車。如黨管企業的做法,回到了朱鎔基國企改革之前的狀態。做大做強和做混國有企業的做法是對朱鎔基1997年開始的國企改革的顛覆。習近平曾指出:「國有企業還要不要?」「我提出這個問題,不是無的放矢,也不是危言聳聽,而是我們必須面對的一個很現實的問題。」「在中國共產黨領導和我國社會主義制度下,國有企業和國有經濟必須不斷發展壯大,這個問題應該是毋庸置疑的。然而,一段時間以來,社會上一些人製造了不少針對國有企業的奇談怪論,大談『國有企業壟斷論』,宣揚『國有企業與民爭利』,『國企是不堪的存在』,鼓吹『私有化』、『去國有化』、『去主導化』,操弄所謂『國進民退』、『民進國退』的話題。特別是各種敵對勢力和一些別有用心的人重點拿國有企業說事,惡意攻擊、抹黑國有企業,宣揚『國企不破,中國不立』,聲稱『肢解』是國有企業改革的最佳方式。醉翁之意不在酒!」「這些人很清楚國有企業對我們黨執政、對我國社會主義制度的重要性,想搞亂人心、釜底抽薪。而我們有的同志對這個問題看不清楚、想不明白,接受了一些模糊的、似是而非的甚至錯誤的觀念。我們要善於從政治上看問題,決不能認為這只是一個簡單的所有制問題,或者只是一個純粹的經濟問題,那就太天真了!」可以說,當今中共的國有企業改革是將朱鎔基改變的國企再改回去。您說這梁子哪裡有解?

有學者認為,朱鎔基的經濟改革讓他成為上世紀末最後幾年裡全球最引人矚目的政治家和「經濟沙皇」。在之後的2001年,他又通過艱難的談判,率領中國加入了WTO。在他的治理下,中國創造了連續十二年沒有爆發通貨膨脹、年均GDP增長高達9%的經濟奇蹟,消費者物價指數(CPI)長期低於3%。這段時期堪稱當代中國歷史上經濟發展最快的「黃金時間」,也是自1870年代洋務運動之後,國民財富積聚最多的「大國崛起」年代,在這期間,中國的經濟總量相繼超過了法國、英國和德國,躍居世界第三。中國經濟在產業結構、國有經濟盈利模式、製造業格局、地方財政收入模式以及國民財富分配等諸多方面,均發生了戲劇性的重大轉變。朱鎔基的經濟思想很難籠統地用「計劃經濟」或「市場經濟」來定義,朱鎔基既不是保守派,也不是自由派,他是一位傾力重塑中央權威的經濟威權主義者。

最後,我們說說朱鎔基的獨子。2014年,朱鎔基之子、57歲的朱雲來辭去了中金公司董事兼CEO的職務。朱雲來加入中金公司16年,執掌中金12年。朱雲來曾赴美留學,後在威斯康辛大學獲得博士學位。前不久,我的一位朋友與我閑聊,他說一次他與朱雲來在紐約吃飯,朱雲來告訴他,其父朱鎔基告誡他不要回國。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BOXUN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政黨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