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教育育兒 > 正文

哈佛新生46%是超級富二代:父母的水平 決定孩子的階層

前不久,哈佛大學對2021屆新生進行了一個背景調查,調查包括學術、生活及家庭情況。

超過一半新生參與了調查。

結果發布在The Harvard Crimson校報上。

其中兩組數據,想必大家和我一樣,看了也會深感震驚。

那就是,越來越多的哈佛學生,都來自精英家庭和富豪家庭。

近30%的新生,其父母或親戚,都曾是哈佛校友。

大家都知道,作為一所享譽全球的頂級學府,哈佛大學簡直是人才培養皿。

它培養了8位美利堅合眾國總統,133位諾貝爾獎得主、18位菲爾茲獎得主、13點陣圖靈獎得主。

連輟學生也牛得一比,如馬克·扎克伯格和比爾·蓋茨,一個創建了臉書,一個創建了微軟。

有數據統計過,哈佛大學畢業生平均年薪為146000刀,大多在政、商、科研領域大有作為。

畢業於哈佛的人,不說人中龍鳳,也不說天之驕子,但一定是不折不扣的精英。

而精英的成功,從來不止是令自己受益。他會讓整個家庭,都因他而正向發展。

這個家庭里的孩子,會自然而然地模仿他,學習他,沿襲他的思維方式和處世方式去成長。

因資本驚人,資源過人,見識又超人,哈佛校友的孩子被哈佛錄取的機率自然也非常高。

還有一組數據是關於2021屆哈佛新生的家庭經濟收入的。

據統計,新錄取的哈佛新生里,46%來自超級富豪家庭,比例遠超去年的26.6%。

哈佛的錄取何其艱難。

今年它的錄取率僅為5.3%,創下了歷史新低。

可在這已錄取的人數當中,仍有近一半學生,都是超級富二代。

這說明,在更大的機率上,父母學歷越高,經濟能力越強,孩子的教育資源越好,成為精英的機率也直線提升。

所以我從前就說過,真正的教育,就是拼爹。

你自己是什麼人,孩子就會自然而然地成為什麼人。

這是一種潤物細無聲的滲透,也是一種天長日久的模仿,更是一種來自生靈魂深處的引領與被引領。

你擁有的優秀品質,不會隨著生命消失而消失,它會遺傳,會被繼承,會在你的子孫後代身上,一代代繼續下去。

大家可能覺得,這只是哈佛的特有現象。

不是的。

在我們國家,同樣存在這樣的機率。

2011年,《我國高等教育公平問題研究》報導稱,中國重點大學農村學生比例,自1990年代起不斷滑落。

北大農村學生所佔比例從3成落至1成。

清華2010級農村生源僅佔17%。

研究人員總結說:隨著高考競爭激烈程度的提高,考生的高考成績除了與考生本身努力有關之外,考生所擁有的社會資源、教育資源也至關重要。

而現在,隨著貧富差距正在加大,階層固化,馬太效應加強,這種現象越來越明顯。

清華大學有一位教社會學概論的教授,叫晉軍,每年都會對新生進行背景調查。

結果發現,相比全國而言,越來越多的清華學生來自富人家庭。

晉軍教授說,“家庭背景決定了學生接觸的資源、學習環境、眼界和見識......你來到清華,不僅僅是因為你努力,更是因為你有了上述這些東西。”

晉軍教授的學生張小林,也曾在知乎上說:並不是努力就能上清華北大的。短期來看有運氣的影響因素,長期來看有家庭環境的影響。

“一個人的家庭環境會對他/她產生非常大的影響。

決定你來到清華北大的,不僅是自己的努力,還有你的家庭環境。

包括你父母的教育理念,願意及能夠為教育付出的時間、金錢,你的眼界和視野,你能接觸到的一些資源的機會。”

這些規律,其實我們之前都猜到了,但少有人去面對,去分析。

2017年,北京高考狀元熊軒昂接受採訪,直言不諱地指出這隻房間里的大象:

高考是階層性的考試,農村地區越來越很難考出來

我是中產家庭孩子,生在北京,在北京這種大城市能享受到的教育資源,決定了我在學習時能走很多捷徑。

他的父母是外交官,年紀非常小的時候,就已經周遊列國。

英語好到爆,眼界與見識,更是非同一般。

而父母對他的成長,也是極盡尊重。

他們會讓他成為自己。而不是控制他,辱罵他,毆打他。他們給他自由,也給他科學的引領。

試問,這種人家的孩子不成才,誰能成才?

因為深諳“教育就是拼爹”的真相,一些學校在招生時,會開始考驗父母的社會資本、經濟資本和文化資本。

去年的時候,上海有一場小升初的入學考試。

這場考試引發轟動。

因為它考的不僅僅是孩子的成績。

還有家長的認知和智商。

也就是說,一些教育機構早已明白,孩子的成就與未來,與父母的智識息息相關。

父母太LOW,孩子的發展可能就受限。

父母有智慧,孩子差不到哪裡去。

今年《極限挑戰》的第四季中,節目組也用遊戲的方式,將這種教育資源的比拚,形象地再現於我們面前。

我們以為,教育是孩子自己的比拚。

不是的。

比拚在父母身上就已經開始。

節目組問了六個問題。

這六個問題,如果你的回答是肯定的,那往前走六步。沒有,那就站在原地。

1.父母是否都接受過大學以上的教育?

2.父母有沒有為你請過一對一家教?

3.父母是否支持你學特長,並且你還保持著一定水準?

4.你有沒有出國旅行的經歷?

5.父母有沒有承諾過你出國留學?

6.父母是否一直視你為驕傲,並在親友面前誇耀並炫耀你?

想必你也看出來了,這每一個問題,都在量化孩子們的教育資源。

它包括,父母的物質能力,認知水平,以及給予孩子的精神支持。

這些因素的權重越高,孩子的起點就越高。

但又有幾個底層父母,接受過高等教育,帶孩子經常出國旅行,為他請一對一外教,送孩子出國留學?

我相信大多數人的回答是否定的。

於是,寒門子弟在一開始,就落於後人生的起跑線。

《中國青年報》報導過一個北大學生的案例。

他叫李林,來自底層農村。

在鎮上念小學、初中,在縣城上高中,高考後進入一所985高校,後來考入北大研究生。

他說:

小學和初中階段,他的同學來自寒門的比例,佔98%。

高中同學中,寒門比例佔了50%左右。

而在985院校里,出身寒門的學生只佔到5%左右。

進入北大讀研後,寒門學子所佔的比例小於1%

也就是說,隨著學校層級的升高,寒門貴子比例越來越小。

而且這些寒門貴子進入社會後,還會因外在原因和心理原因,落後於來自精英家庭的孩子。

看到這裡,許多父母一定會非常喪氣。

難道我們的孩子,只能和我們一樣呆在底層么?難道沒有逆襲希望么?

也有。

曾有一個著名的心理學實驗,給了所有底層父母一個巨大的希望。

心理學家找來100多名大學生。

把他們分成四類:

一類是來自富裕家庭的,高自尊的大學生;

二類是來自富裕家庭的,低自尊的大學生;

三類是來自貧困家庭的,高自尊的大學生;

四類是來自貧困家庭的,低自尊的大學生。

然後掃瞄他們的大腦結構,尤其是海馬體(大腦學習、記憶、壓力管理等多種功能的中樞)。

最後發現,來自貧困家庭大學生的海馬體體積,平均值顯著小於那些富裕家庭的大學生。

但是,注意這個但是貧窮家庭但高自尊的大學生,和富裕家庭高自尊大學生的海馬體體積平均值,沒有顯著的差別。

也就是說,如果物質匱乏,但是,父母給予的精神資源非常豐富,孩子一樣可以像高智商富二代一樣,贏在人生的起跑線上。

最近熱播的《爸媽學前班》里,節目組也用一個形象的方式,對每個明星的家庭教育進行了量化。

比較開明的是,《爸媽學前班》並未強調他們的經濟資源與社會資源。

而是一直在詢問父母給予孩子的尊重、愛、理解、陪伴。

第一個問題是:在你小的時候,你的父母每晚都會給你們講睡前故事的人,請往前大走一步。

這個問題測試父母對教育的重視,陪伴時間的多少,陪伴質量的高低。

第二個問題是:在你小的時候,父母從來沒有在你面前,誇讚過別人家的孩子的,請往前大走一步。

這個問題測試父母對孩子的尊重與認可。

第三個問題是:在你小的時候,父母從來沒有對你大吼大叫過的人,往前大走一步。

這個問題,測試父母的情商,和對孩子發自內心的呵護。

看完這三個問題,請你在內心回答:你有沒有做到?

是的,經濟上,我們比不上豪門。

但在教育上,認知上,情商上,格局上,你比得上嗎?

如果這兩點,我們都輸了,我想,上天給的爛牌,我們和孩子都很難用它打成人生贏家。

但如果你見識過人,我相信,貧困只是暫時的,你們一定能打破階層固化的魔咒,將命運,走成一道自由風景。

精英代際傳承,階層更加固化。

但資源的不公,上升渠道的受限,不是你我能改變的。

我們有望改變的,是孩子的命運。

你一定要告訴孩子,生活的困苦,我們都能解決。但是,心靈一定不能受困。

也就是說,我們窮,只能窮物質。不能窮精神。

因為寒門難出貴子的一個重要原因,就是他太怕窮。只想改善生活,而不是奢求改變世界。

但當你解決孩子的困窘,讓他自由追求目標,並盡你所能地,用大人的資源,為他一路扶持,提供幫助,我想,每一個孩子都會被奇蹟所祝福。

不信,你看——

貧窮如孟母,培養出了一代大儒。

被時代打壓的哲學教授王方,養育出了王小波。

還有朱元璋、歐巴馬、李嘉誠......都來自貧困家庭,但依然活出了大格局與大氣象。

所以,如果你想孩子成龍成鳳,那麼,你應該問問自己:

你是不是龍鳳?

或者說,你的內心有沒有一片夠廣闊的天空,能容納龍飛鳳舞,能承載風雨雷電,能夠任由孩子自由飛翔?

你不是,那麼,去修行,去奮鬥。

請相信,若你奮鬥不息,孩子必定默默效仿;

若你站在高處,孩子必定隨後就來。

而那時候,我們才會真正懂得,說教不是教育,控制不是“為他好”,你的言行才是楷模,你的支持才是孩子成長的營養。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和 來源:哈佛家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教育育兒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