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古詩古文 > 正文

蘇軾感動千年的九句詩詞 每一句都是經典中的經典 不會背太可惜

在知乎上,有一個網友提出了這樣一個問題:「在中國古代文化史上,你最喜歡哪一位文學家?」至少有一半網友的回答是「蘇軾」。雖然我們不能夠看到這些網友在回答這個問題時的表情,但我分明可以感受到,他們眼角眉梢提到蘇軾時的那種喜悅和興奮。

其實中國歷史幾千年,有文化,有才情,有個性的詩人特別多,為什麼獨獨「蘇軾」會得到這麼多網友的青睞呢?這實在是一個很有意思的問題。在我看來,人們愛蘇軾並不僅僅是因為他多才多藝,其中最深刻的原因就在於他雖然經歷了很多的磨難,卻依然能夠笑對生活。一言以概之,我們愛蘇軾是因為蘇軾愛生活。

今天我為大家選取了蘇軾感動千年的九句詩詞,是經典中的經典,如果不能夠背下來就太可惜了。

一和子由澠池懷舊。

人生到處知何似?應似飛鴻踏雪泥。

泥上偶然留指爪,鴻飛哪復計東西?

從古至今,關於人生的命題,我們已經討論了很久很久,也給出了各種各樣的答案。可是唯有文學家,能夠真正地把實踐家的智慧和哲學的深刻融合在一起,化為感性的形象,使我們思緒激蕩,進而對人生有了更深刻的認識。

其實,所有關於人生的命題歸結起來都是一個意思:人生苦短,而蘇軾的這首《和子由澠池懷舊》卻以一個「雪泥鴻爪」的精妙比喻,不費吹灰之力,就把人生的偶然性與短暫性揪出來至於陽光底下了。人生就是一條充滿偶然性的河流,卻只在乾涸的大地上發出唯一的道路。

二題西林壁

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

學會換個角度思考問題,是破除人生煩惱的不二法門。對此,哲學家說:看事物要從各個角度各個側面入手,才能看到整體,認識本質。而對於芸芸眾生中的你我來說,蘇軾的奇思妙句更像是一道心靈雞湯,一個智慧的警語,他給了執迷不悟者一句醒悟的良方。

詩人分明是說:人活著,一定要破除人生執著!不要太過於糾結一事一人一物。你之執著廬山之美,身處廬山之中,你就休想領略廬山的真美。同理,你執著於一事一人一物,你就不能夠跳出人生之外來靜靜地觀察,也就更無法體會人生的滋味。

三正月二十日與潘,郭二生出郊尋春,忽記去年是日同至女王城作詩,乃和前韻

人似秋鴻來有信,事如春夢了無痕。

哲學家說,人的成長需要一生,人的成熟可能只需要一個瞬間。蘇軾雖然生性樂觀,但是他畢竟是血肉凡胎,面對人生中的各種痛苦挫,他也會有消沉低落時。然而,蘇軾最可貴的是,無論遭遇各種坎坷,他都能夠讓自己迅速地從消沉中走出來,重新擁抱生活。

每當遭遇一次坎坷,蘇軾對人生的感悟就更深一層:鴻雁南來北往,世人忙忙碌碌,似乎都在信守著什麼。但是,在茫茫宇宙中,塵世間的所有的一切不過都是一場春夢,轉瞬既逝,了無痕迹。所以,我們還不如順其自然,活得愉快些,以此來度過一切災難。

四水調歌頭

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此事古難全。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

在中國人的心裡,中秋是僅次於春節的一個非常隆重的傳統節日。在這一天,人人都希望能跟自己的親人團聚,守著同一輪明月,過著同一個佳節。可是,人生總是充滿了各種各樣的遺憾,正如月有圓缺。

面對人間的種種缺憾,蘇軾始終以一顆慈悲之心,來看待這些不滿。他身在人間,卻始終有一顆仰望星空的心。他在不滿中安頓好自己的心靈,以一顆虔誠的心好好地活著,活出了自己的詩意人生。

五定風波

莫聽穿林打葉聲,何妨吟嘯且徐行。竹杖芒鞋輕勝馬,誰怕?一蓑煙雨任平生。

對於古往今來所有偉大的詩人來說,他們的心中都有一塊屬於自己的「聖地」。這塊「聖地」在外人看來,或許是貧瘠的,落寞的,孤獨的,但是對他們而言,這塊「聖地」卻是能讓他完成自我精神的突圍,使自己的藝術才情得到升華的「世外桃源"。

對於蘇軾來說,這塊聖地就是黃州。這首詩就作於蘇軾到黃州第3年的春天。蘇軾能夠自適曠達,超然物外,全在於他的心有歸處。而他「所歸之處」不是陶淵明的世外桃源,也不是他的家鄉眉州,而是一個能夠安慰他心靈的精神家園。

六江城子

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千里孤墳,無處話凄涼。縱使相逢應不識,塵滿面,鬢如霜。

著名哲學家尼采說:一切文學,余愛以血書者。蘇軾的這首悼亡詩,真情激蕩,句句沉痛,足以當得起「以血書者」4個字。人世間,有些痛是人力是無法抹平的。也許你會在某個深夜恣肆地痛哭一場,也許你會想找一個角落,把秘密塵封在過往。

而蘇軾了,他在某個孤獨之夜寫出最悲涼的詩句,以這最後的痛苦祭奠曾經的美好。在這首《江城子》里,我們看到的同樣是我們自己。對於過去,我們不能夠再做任何事情來使它有所改觀,回望過去也只是為了與你自己的心靈對話。

七望江南

休對故人思故國,且將新火試新茶。詩酒趁年華。

清明寒食節本是家人團聚春祭的時候,密州居民正伴著春社祭主言歡。這讓正與老友飲酒敘舊的蘇軾不禁想到自已羈旅天涯的境況,他不由思念起故鄉與故人。但是,超然台上怎麼會允許無限悲傷呢?很快,蘇軾就轉以情緒的平復。

寒食後改換新火,而春茶正好鮮嫩,人間自有涌動的新意,會有無限的可能。這種嘗試的神秘與欣喜,是對無法挽回的過往的一種補救,此刻春光正好,年華未老,何不盡情享受人間的歡樂呢?何必執著於悲傷的戚戚呢?

八卜運算元

驚起卻回頭,有恨無人醒。撿盡寒枝不肯棲,寂寞沙洲冷。

公元11079年,蘇軾遭遇了「烏台詩案」,雖倖免於罪,但卻被貶為黃州團練副使,從少年得志的政治明星淪為一介囚犯,這對心靈的震動並非常人可以想像,哪怕是天性曠達的蘇軾,在最初的時候也是心煩意亂的。

於是,文學史上便誕生了這樣一首孤獨凄美的詞作。自古「良禽擇木而棲」,但蘇軾這隻孤雁,卻遇不到佳木,而他又不肯將就屈服,就只能在沙洲上盤旋辛苦了。蘇軾說自己找遍了枝椏都不曾落下,人生迷茫極了。

九浣溪沙

誰道人生無再少,門前流水尚能西,休將白髮唱黃雞。

瀟瀟暮雨子規啼,這是一幅多麼蕭瑟遲暮的景象啊!黃昏是一天的結束,子規的啼鳴又宣告著春天的離去,而瀟瀟的春雨又是在加速這場告別。一般來說,文人在此時就要開始感傷遲暮,慨嘆生命了。

蘇軾卻沒有這樣做,他看見寺廟前西去的流水,高喊出人生可以重回年少的聲音。面對人生流逝,蘇軾說:就算自己已是白髮蒼蒼,也不要唱著徒嘆衰老的黃雞之曲。因為青春不在於年齡與容貌,心態才是最重要的考量因素。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宋雲 來源:文化點心鋪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古詩古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