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大陸 > 正文

花季少女竟被追捕10餘年 張曉曉遭綁架失蹤

(曹景哲/大紀元)

抄家、恐嚇、批鬥、關押、洗腦……從2004年開始,李靜和年僅15歲小女兒張曉曉在警察的追捕中,不斷被迫逃亡,無法正常生活。2019年9月26日,已30歲的張曉曉被警察綁架,至今下落不明。

明慧網報導,李靜,湖北省沙洋縣高陽鎮人,1998年,開始修煉法輪功,很快多種疾病痊癒,從此無病一身輕。她有兩個女兒,小女兒叫張曉曉,1989年出生。

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發動對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李靜和兩個女兒也未能幸免於難,只因為堅持信仰,按真善忍做人,被迫流離失所。

10歲女兒遭“批鬥”

1999年9月,在法輪功師父和法輪功遭受不白之冤時,身心收益與法輪功的李靜為了說句公道話,去北京上訪,被當地高陽鎮派出所原副所長劉德雲,等政府人員人員非法押回,送到沙洋縣拘留所。

李靜遭到沙洋縣政保科科長李濤的多次非法提審、恐嚇,到10月底,才得以回家。

在非法關押期間,李靜年僅10歲的小女兒張曉曉,無人照顧,在學校,被不明真相的同學嘲笑,老師開會,批鬥她,還動手打她,性格內向的張曉曉從來不跟別人說,包括自己的媽媽,小小年紀她承受了很大的磨難。

全家人恐懼中生活

李靜回家後,受到監視居住,每天要到派出所報到。說是半年的監視居住,其實從那以後,隔三差五的,不斷地有人上門騷擾,並將門關上,怕人看見,晚上還安排街道人員監視。

高陽派出所指導員,有時深更半夜,還帶人非法抄家,警察進門就翻箱倒櫃,連床上的棉絮都要翻一遍。李靜的兩個女兒常常不敢入睡,怕警察又來抄家。

母親被關

2004年9月的一個晚上,高陽鎮鎮政府指揮部的張部長及賀天玉(賀集村人),帶領很多人把李靜的住所團團圍住,並將後門反鎖,從前門闖入,將李靜綁架到荊門市一賓館內設的洗腦班,說是上面的命令。洗腦班有一位主要責任人,別人稱是“孫書記”。

李靜被非法關押在洗腦班,她的兩個十多歲的女兒在家裡孤苦伶仃,無人照顧。

李靜在洗腦班絕食抵制迫害,遭到酷刑灌食,不法人員用開口鉗子將她嘴巴撬開,灌流食,把她按在椅子上,用毛巾套住脖子,使勁把頭向椅背後拉,口朝上,撬的她滿嘴及身上都是血及流食。

他們還把李靜關在屋裡,用濕毛巾抽打頭,長時間罰站,不許她動,一直站到深夜12點鐘。身邊安插兩個人,24小時不離身的監控她。

流離失所生活艱辛

為了生存,2004年末,李靜出去打工。沙洋縣國保及刑警人員就到外地找李靜,為了避免迫害,李靜只好又流落到另一個異地他鄉。

沙洋縣警察找不到李靜,就找到她的小女兒張曉曉,騷擾、恐嚇她,要她交代她媽媽的去向,張曉曉膽子又小,不堪騷擾,也被迫流離在外。

張曉曉後來輾轉和媽媽李靜在一起,母女倆漂泊在外、相依為命。

李靜的大女兒則留在家裡,獨自生活,每逢過年過節,什麼所謂“敏感日”就有公安和政府人員上門騷擾。

2007年,沙洋縣警察追蹤到湖北黃岡一家私企去找李靜,未找著。後來,又追蹤到湖北黃岡電力局。因李靜和小女兒張曉曉得知警察要來,就及時避開了,但是離開單位時,工資沒有領,一位好心的阿姨就幫她們領了。

當時,沙洋縣眾多的警察帶著警犬,追問幫李靜和張曉曉拿工資的阿姨,問張曉曉到什麼地方去了。這位阿姨沒有配合他們的無理要求。

2012年,李靜和張曉曉母女倆輾轉來到湖北武漢漢口北打工,工作穩定,張曉曉善良、勤勞,得到老闆、同事的認可。

流離失所,一晃10多年,張曉曉快30歲了,在社會上生存,很多事情需要身份證,如張曉曉很勤奮,想考會計職稱等,沒有身份證,就不能參加考試;曉曉長的端莊、漂亮,前幾年,談了一個男朋友,可沒有身份證辦理結婚,只好被迫分手。還有買房、存款、辦手機卡等,都受到限制。

當母女倆準備到外地辦身份證的時候,被告知身份被限制,張曉曉被定成所謂“在逃人員”。

追蹤、綁架

2018年,張曉曉突然接到了一位自稱“周警官”的電話,讓她回去辦身份證,並且說出原由,十幾年前,張曉曉將法輪功真相資料傳給另一位法輪功學員,那幾個法輪功學員後來都被非法判刑,而她當時不到18歲,公安就在她的身份證上標註了“在逃”。

因沒時間,張曉曉沒有回去。“周警官”就把李靜的大女兒找去,並強迫她的大女兒抽血、驗血。

此後,沙洋縣國保、刑警追蹤到漢口北,李靜和張曉曉母女倆只好被迫離開,又一次流離失所。

2019年9月26日早上8點左右,張曉曉準備在公司上班,不幸被沙洋縣國保、刑警開著兩輛警車,綁架,現下落不明。#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