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軍政 > 正文

官媒曝億元貪官胡志強案細節 牽出李鵬舊事

李鵬曾關心下屬貪官老婆“當鍋爐工”,結果獲雷人回應。

8月20日至21日,西安市中級法院一審公開開庭審理了陝西省榆林市委原書記胡志強受賄一案。中共官媒《中國新聞周刊》最新一期題為“胡志強:省委書記之子官場浮沉”的文章,披露了這名原山西省委書記之子的官場浮沉,其中也觸及今年已去世的前中共總理李鵬

貪官自比推磨小鬼 網民:“越是叫的歡的心裡越是有鬼”

據官媒前述文章稱,胡志強是山西省委原書記胡富國之子,他的仕途軌跡給外界留下了“億元貪官”“賣官書記”“庸官”等形象。他在所謂“懺悔”中自稱:“我實際上如同一個推磨的小鬼,是老闆用錢誘使下為他站台辦事的。”

胡志強在陝西省榆林市主政將近10年,曾自詡清官,經常發表高調反腐言論。他2014年作為榆林市委書記時,曾在榆林市委反腐敗協調小組會議曾稱:“領導幹部最大的誘惑是自己,最難戰勝的敵人也是自己,一旦經不起誘惑,帶著私慾用權、帶著撈一把的心態做官,就會滑向罪惡的深淵”。他還在《中國紀檢監察報》發表題為“書記抓抓書記”的署名文章,文中說,“一定要堅持書記抓、抓書記,把責任層層傳導下去,一直傳導到最基層”。

4年後,這位書記真的被抓了。在陸媒題為“喊著‘書記抓抓書記’的書記真的被抓了”的文章跟貼中,網民的反應比較激烈:

“越是叫的歡的心裡越是有鬼”;“這就是真實的官場現形記”;“台上是人,台下是鬼,這是大多數官員的真實寫照。”“自己監督自己自己查自己,永遠抓不完。”

胡志強:我實際上如同一個推磨的小鬼。(網路圖片)

公開資料顯示,現年56歲的胡志強是前山西省委書記胡富國之子,2001年11月起歷任陝西省咸陽市委常委、副市長、咸陽市委副書記,陝西省政府副秘書長;2008年2月轉任榆林市,先後任市委副書記、代市長、市長;2011年7月至2017年4月任市委書記,期間還兼任市人大常委會主任等職;2017年4月任陝西省衛計委黨組書記直至2018年6月落馬。

2018年12月,胡志強被雙開。通報指,胡志強政治問題與經濟問題相互交織,破壞政治生態,搞政治攀附,“搞封建迷信活動”,對抗調查;利用職權在職務晉陞方面為他人謀取利益,干預和插手重大工程建設項目等。

胡志強涉貪逾億財物清單曝光 庭審否認大部分指控

據《中國新聞周刊》文章稱,胡志強受賄案因案情重大、複雜,案卷材料多達149冊。庭審時,西安市檢察院對他的56項指控中,包含陝西前首富、興茂侏羅紀煤業鎂電(集團)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高乃則、榆陽區浩然投資有限公司董事長李燁等22名商人,以及米脂縣委原副書記劉煥、佳縣縣委原書記辛耀峰、神木市委原書記張生平等34名官員,受賄總金額超1億元。

西安市中級法院審理胡志強受賄案的起訴書顯示,2003年至2017年,胡志強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相關公司和相關個人在項目審批、工程承攬、煤炭資源整合審批、企業經營、職務調整等事項上提供幫助。

胡志強本人或者通過其配偶、親屬非法收受相關公司和個人給予的財物共計人民幣5381.8335萬元、美元544萬元、歐元98.6萬元、港幣100萬元、英鎊1萬元、黃金製品3380克(價值人民幣147.13萬元)、寶馬汽車一部(價值人民幣72.3萬元)、賓士汽車一部(價值人民幣69.8萬元)、王西京書畫作品一幅(價值人民幣29萬元)、茅台酒10箱(價值人民幣24萬元)、中央空調一套(價值人民幣4萬元)。

上述涉案外幣數額,以目前匯率折算髮現,胡被控收受財物合計價值人民幣超過1億元。

但庭審時,胡志強否認了絕大部分指控,只承認收受禮金300多萬元。他還表示,曾遭遇辦案人員刑訊逼供。

“清官”父親照應兒子仕途 李鵬打電話關心其妻獲雷人回應

胡志強的父親是曾有“清官”之稱的中共山西省委原書記胡富國。在胡志強落馬後,多家中共官媒在報導胡志強案時,均強調其為山西前書記之子。

現年82歲的胡富國退休前長期在煤炭系統工作,曾任中共煤炭工業部副部長、國家能源部副部長,之後任山西任省長、省委書記多年,1999年調任國務院扶貧開發領導小組副組長。2005年退休後一直擔任中國扶貧開發協會會長。查詢這個協會資料發現,裡面有大批中共前高官站台,眾多商畀大佬加盟,而胡富國已連任兩屆會長。

胡志強1988年9月從北京財貿學院畢業後,仕途一路獲父親照應。胡志強畢業時被分到國家工商管理局企業司工作。當時,他的父親胡富國擔任主管煤炭行業的國家能源部副部長。

1992年,胡富國出任山西省代省長。同一年,國家計委、能源部和山西省政府聯合組建大型國企華晉焦煤公司。1993年,就在父親胡富國升任中共陝西省委書記的同一年,胡志強進入華晉焦煤公司總部任辦公室副主任,並且僅用了三年就升任公司總經理助理。

1996年,胡志強又去了另一家大型能源國企神華集團,先後任集團實業開發部副經理兼項目處處長、經理。2001年,胡志強離開國企進入政界,擔任中共陝西省咸陽市委常委、副市長,市委副書記。2005年,胡志強升任陝西省政府副秘書長,2008年出任榆林市市長,2011年擔任榆林市委書記。

胡志強與其父親胡富國的履歷有明顯交集,但早年官媒不僅不認為胡志強受到父親的蔭庇,還將胡志強的“奮鬥”當做胡富國“清廉”的證據。《中國老年》雜誌2017年第08期刊發的《胡富國:清官為民總被銘記》一文提到胡志強“中央決定西部大開發時,他放棄了收入高、待遇好的工作,主動要求去西部工作,整整奮鬥了八年,後任陝西榆林市市長。”

但胡志強在榆林市顯然官聲不佳。2017年4月,胡志強卸任榆林市委書記,出任陝西省衛計委黨組書記。胡志強離開榆林市不久,就有榆林商人趙發琦實名舉報他的腐敗問題。包括買官賣官、貪污受賄、在其父親老家大肆修建祖墳、祖居、寺廟等等。

據爆料稱,胡志強的母親以“常根秀居士”的名義出面牽頭重修其老家的安樂寺。該寺供奉的翡翠玉觀音價值在2億元以上。寺的功德碑顯示,“大批國企老闆都捐了錢”。

而胡志強在榆林對其治下的各區縣的書記、縣長等職位實行明碼標價,如要當榆林“南六縣”的書記、縣長,需兩千萬至三千萬,“這在榆林官場已成為公開的秘密”。

胡富國在位時,被官媒捧為“清官”。

《中國新聞周刊》文章稱,1963年10月9日,胡志強生於山西省長治市長子縣丹朱鎮下霍村。胡志強是家中老大,還有一個弟弟、兩個妹妹。“他出生時,母親常根秀是農村婦女,父親胡富國正在遼寧阜新礦業學院(現遼寧工程技術大學)採煤系煤層地下開採專業讀書。”

1982年,胡富國官至煤炭工業部副部長,三年後,出任國家能源部副部長。文章提到,1990年春,中共《人民日報》在頭版發表《副部長夫人燒鍋爐》一文,報導了胡富國任能源部副部長時,妻子常根秀在能源部家屬院負責給澡堂燒鍋爐的事。

該報導稱,有一天晚上,時任國務院總理李鵬給胡富國打電話說:“老胡啊,我今天看了報紙才知道,你的夫人還在燒鍋爐。”胡富國說:“謝謝總理關心,我是個農民的孩子,共產黨已經對我夠好的了,不能所有的官都讓我一家人當了。”

據悉,胡富國一家三官,都是肥差。除了長子胡志強,胡富國還有次子胡文強,是現任山西焦煤集團有限責任公司副總經理,南風化工董事長、黨委書記。

胡富國號稱中共“清官”,但據《大紀元》報導,胡富國很早就投靠上了薄一波,登上山西省官位,與薄家四子稱兄道弟。胡富國在位期間,還涉假扶貧、貪污巨款等醜聞。

胡富國獲江澤民包庇與薄令密切 胡志強也藉此大搞攀附

胡富國任職山西期間,1998年5月被記者曝光大搞政治形象工程、騙取農業部2.8億元巨資的內幕。該記者事後遭打擊報復,被判刑12年。但是,1999年6月,胡富國就卸任山西書記,調任國務院扶貧開發領導小組副組長。

當時有海外報導披露,羅幹操作公檢法構陷打黑記者。在江澤民包庇下,胡富國遠離山西官場險境到北京任職。

胡富國還被指早年投靠薄一波,與薄家四子稱兄道弟,是薄熙來的“大師哥”。據報胡富國不只為搏官位不擇手段,還為薄熙來在重慶“唱紅打黑”,以“扶貧人物巡展”名義拉攏一批政協委員到重慶為薄保駕助威,吹噓重慶模式是中國大陸的“希望之星”。

2012年5月,薄熙來被免職後,胡富國不但在公開場合為薄鳴冤叫屈,還暗地裡為薄脫罪出謀劃策。

此外,有海外中文媒體報導指,胡富國被曝是“山西幫”成員,早年曾送給令計劃1,000萬元,他還是前鐵道部長劉志軍腐敗案的中心人物,為山西女商人丁書苗與劉志軍牽線搭橋。

胡富國號稱“清官”,與薄令關係密切。(網路圖片)

而據《中國新聞周刊》最新披露,陝西官方反腐宣傳片中,有一個指胡志強熱衷於政治攀附的細節。

片中透露,2010年7月時任榆林市長的胡志強,到重慶參加一個巡展活動。時任市委書記薄熙來與胡志強是山西老鄉,胡志強就藉此機會,準備了名家畫作拜見薄熙來,希望在仕途上得到薄熙來的關照。

另據《財經》雜誌報導,胡志強還和全國政協原副主席令計劃妻子谷麗萍熟絡,中共十八大之前,谷麗萍多次赴榆林,均由胡志強妻子陪同。

官媒證實胡志強與薄令的關係密切,也呼應了此前外界報導中有關其父胡富國與薄令的關係。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看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