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對比 > 正文

長平:香港中大段崇智校長的面具

在一幅漫畫上,那個叫林鄭月娥的人說:“根據新的法律,每個人都應該摘下自己的面具。”於是他摘下了自己的面具,露出了真相——人們早就猜到了,他就是習近平。

但是,要猜想香港中文大學校長段崇智是誰的面具,或者說他戴著誰的面具,就相對困難一點。本周四,段崇智校長與近700名學生和校友對話,被追問是否支援被捕學生和譴責警暴,他卻滿嘴官腔,還稱大學不適合討論政治。在活動上,中大吳姓女生摘下口罩,公開控訴警察在拘捕與扣留期間,以性暴力對待她及性侵犯其他被捕者。她要求校長鼓起勇氣譴責警方。段崇智則重申會譴責“所有暴力”,被稱為“錄音機式發言”,沒有人性。

“錄音機式發言”就是給聲音帶上面具的另一種說法。那麼段崇智校長自己的聲音在哪裡?有報道說,經學生譴責、痛罵和圍堵之後,段崇智閉門會見學生,在聆聽學生被捕經歷後落淚,並承諾發聲譴責施暴警察。

一群中大教師、職員和學生髮起聯署聲明《吳同學,我們與你同在》聯署,譴責警察暴行,支持吳同學尋求公正,“我們也懇請段校長和大學管理層,在面向社會時謹守大學的道德責任,敢於向不公義說不”。截至發稿時,聯署人數已經多達教師312人、職員430人、學生6735人,儼然已是一場規模宏大的網上抗議運動。

公開對話的冷血反應和閉門會見的真誠落淚,哪一位是真實的段崇智校長?他為什麼戴著面具?一種常見的面具是,那是他的職務行為。那麼問題是:為什麼他履行職務時需要帶著冷血的面具?

曾經備受稱讚的香港警察,為什麼墮落得如此之快?其濫用權力、侵犯人權的程度直追中國大陸警察,已經大陸化到相當可觀的程度。從這一點上說,段崇智校長顯然還要繼續努力。

“人警察察忍辱負重”

前不久,北京大學多名學生因為支持勞工維權而失蹤,校長的反應是以黨委的名義發出警告,要求學生不要散布“反動言論”,否則必須為“挑戰法律”承擔責任;並通報說,失蹤學生是跟“非法組織”有合作關係,意思是罪有應得。

不難判斷,北大這些失蹤數月沒有消息的學生,受盡警方各種非法暴力,包括精神與身體的凌辱。假如她們希望公開控訴,請求校長譴責施暴警察,會發生什麼事情呢?

首先,根本不可能有這樣一種形式的對話。尤其是面對香港反送中運動這種被定義為“大是大非”的政治問題,學校要做的事情是千方百計阻止學生上街,強烈譴責上街學生及其“幕後黑手”,開除堅持抗議行動的學生,配合警方抓捕他們,並威脅所有的家長,讓他們管住自己的孩子,不要被“反華勢力”利用,否則嚴懲不貸。

在完成上述一系列鎮壓任務之後,也有可能校長需要做一場維穩的親民秀。校團委、學生會和輔導教師那就忙起來了,加班加點地安排布置,挑選絕對服從而且善於表演的學生來提問,把可能搗亂的學生都攔在門外。活動中,有學生聲情並茂地講述人警察察如何忍辱負重,捨己為人,全場聽眾感動得淚流滿面。

假如仍然有一個心懷不軌的學生混進現場,企圖揭露真相,控訴警察暴行,她可能馬上被搶走話筒,活動組織者對她的搗亂非常憤怒,讓保安將她立即拖出會場。由於這是涉及到“國家統一”、“主權完整”等最高級別政治敏感話題,這位同學很有可能從此長期失蹤。

“段校長,我們與你同在”

儘管網路審查空前嚴厲,草木皆兵,但是這個插曲仍然像是長了翅膀,飛進了社交媒體。這時候,養兵千日用兵一時,網路水軍派上了用場。這位女生的個人隱私和家庭背景遭到大起底,原來她從小嬌生慣養,小學就被記過處分,初中就開始早戀,高中就和白人男友上床,大學更是“綠茶婊”、“社運婊”、“尋釁滋事婊”、“顛覆政權婊”……美國民主基金會不惜重金收買,請她來進行這一場出賣靈魂的搗亂表演。現場還安排了可以躲避審查的視頻拍攝,否則怎麼會立即傳到網上?

千千萬萬的網民群情激憤,用盡各種髒話辱罵威脅這位勇敢的女生。當然還是有很多人不相信這套污名抗議者的鬼話,譴責校方與惡警同流合污。這時候,成堆的校友站出來了,義正詞嚴地堅決支持祖國統一,維護母校尊嚴,“犯我母校者,雖遠必誅!”還發起《段校長,我們與你同在》聯署——截至發稿時,聯署人數已經多達教師312人、職員430人、學生6735人。

我知道中大的師生以及其他香港人大多不願意這樣聯想,認為這種比較意義不大,因為香港的高校不可能變成像大陸一樣。正如,如果十年前我們假設香港警察會像大陸同行一樣濫用警權,隨意拘捕,刑訊逼供,虐待和凌辱在押者,恐怕也不會有人相信。

我想強調的是,前文所述林鄭月娥的面具和中大校長段崇智的面具,並不僅僅是一個比喻。它同時也道出了另外一個事實:蒙面抗議與權力的關係——當抗議者摘下面具,面對的卻是當權者的另外一付面具,而且以冷血面對需要保護的弱小,禁蒙面法自然就失去了合法性。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德國之聲中文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