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軍政 > 正文

中共僑情大調查盯上華僑 海外華人如何自保

大紀元最近獲悉,去年起中國各地統戰部門被發動起來調查僑眷,搜集海外華人的全面信息。消息傳至海外,在華人社區激發不同的反應與反思。

印尼曾經發生過兩次嚴重的排華事件。圖為一九九八年五月十三印尼雅加達發生排華暴動,華人商店遭焚燒,民眾正忙著搬運貨物。()

大紀元最近獲悉,去年起中國各地統戰部門被發動起來調查僑眷,搜集海外華人的全面信息。消息傳至海外,在華人社區激發不同的反應與反思。

大紀元經過調查發現,去年起中共在大陸各地進行僑情深入調查,從寧夏、山東、河北,到內蒙古、江蘇、貴州等省,全國各地統戰部門正在大力搜集海外華僑、留學生、歸僑等人士的私人信息及其國內親屬關係,建立海外華人資料庫。

不少海外華裔專家學者認為,中共搜集僑情信息,不但籍此監控華僑,同時以僑眷為人質,威脅、利用海外華人搜集情報,維持中共專制統治。更有許多海外華人被勾起沉重的回憶,擔心中共此舉會向海外自由社會輸出更多的恐懼。

就常理而言,僑民與祖國好似樹葉與樹榦,前者採光納氣,為後者反哺營養,後者紮根大地,為前者根基。因此,祖國聯絡僑民、共謀發展,似乎是人之常情,無可厚非。

這其實也是一些海內外華人的認知誤區;因為中共與華人的關係其實不同尋常。中共政府是西方邪靈——共產黨竊取了中國政權。所以中共政權不但代表不了華僑的祖國,而且歷來對海外華人居心叵測,70年來帶給華僑們無盡的恐懼和災厄。

海外共諜疑雲帶來的反思

2018年8月,美國國會“中美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曾發布一份揭露中共統戰工作的報告,指中共統戰部按照“消滅對共產黨的批評,宣傳對中共的正面看法”的指示,招募僑民在他們居住的國家替中共做宣傳或充當間諜。

當然,中共在海外刺探情報的特務機構眾多,統戰部門只是其中之一。而搜集僑情,則是中共利用海外華人的第一步。

中共往往是在深入了解海外華人的各種信息後,才能尋覓下手目標,尋找對方弱點,以便威逼利誘,利用、操控海外華人,達到中共的目的。

近10年來中共利用海外華人做間諜的典型,莫過於麥大志案。出生於中國的麥大志,1970年代從香港移民美國。麥大志就是在1983年去中國大陸探親時,被中共“總參二部”發展為特務。

2005年10月被捕前,麥大志偷竊了上百份的軍事機密文件給中共,其中包括武器、核子反應堆以及美國潛水艇上推進系統等機密資料。

麥大志間諜案充分顯示出,中共在搜集了僑情信息後,能將海外華人利用到何種程度。2008年3月,67歲的麥大志被判刑24年。

不過,可能讓麥大志最無法接受的是,即使麥給中共提供了後者極度渴求的核潛艇消音技術,中共堅持否認與麥有任何牽連,也未出手援救。中共一直堅稱,任何共諜案都是“反華勢力”的誣衊,是對華人的歧視。

相較之下,為美、俄等國效力的外國間諜,結果就比共諜好太多。例如2010年7月美國將抓獲的10名俄國間諜,與遭俄國定罪的4名美國間諜進行了交換,兩方間諜都獲自由。

而遭中共利用的間諜,一旦暴露,唯一的結局就是被中共拋棄。也就是說,中共從未承認過任何間諜行為,當然更未救援過任何失手被抓的情報人員。

更令人心寒的是,中共不但拒絕救援麥大志等為其效命的人,反而以此煽動海外華人與所在國社會之間的對立。

中共故意混淆中共和中國、祖國的概念,將外國政府反共諜這種維護國家安全的正常行為,歪曲為歧視華人的“反華”行為。

麥大志們的經歷和結局,值得華人反思:諜報行為,真的是愛國,是榮耀,是為國效力嗎?麥大志們竊取的技術,要麼是用於中共軍隊,要麼是為中共權貴控制的企業牟利,維護的只是中共的統治、而非國家或民族。

從中共與其它國家對待己方間諜的差異,可以看出,對中共而言,華人只是被利用的工具,隨時可以拋棄;對華人而言,做共諜只是為黨賣命,絕非為國盡忠,更不會受國庇護。

其實,麥大志的遭遇在海外華人中絕非個案,只是嚴重程度不同而已。在北美經商的依女士夫婦幾年前回大陸探親時,就曾被當地國安局綁架至一間賓館拘禁數小時,名曰“請喝茶”。依女士告訴大紀元說,當時中共國安脅迫她在海外搜集當地華人社區中的民主人士,或反共人士的情報資訊。國安告訴依女士說,她家在海外的情況都被政府掌握,而且國安會經常“探訪”她在大陸的親人。

海外華人屢遭“排華”的背後真相

如果說,麥大志等中共間諜的境遇,只是令人深思的個人悲劇,那些現代史一再發生的海外“排華事件”,就是駭人聽聞的種族災難。從某種角度上看,那些災難也是在用生命和血淚,無聲的揭露中共與華人的真實關係。

距離現今時代感最近的“排華事件”,莫過於印尼“排華”。在現代史上,海外發生的三次大規模屠殺華人事件中,有兩次在印尼。

1965年9月30日,印尼軍隊將領蘇哈托發動軍事政變,展開肅清印尼共產黨勢力的大清洗,過程中掀起反華浪潮。學術界普遍認為,有50萬印尼華人在事件中被屠殺,史稱“930排華事件”。

930印尼大規模屠殺華人,震驚國際。美國、英國、台灣都嚴正抗議,唯獨中共公然表示“不干涉印尼內政”。學術界認為,930印尼排華的肇因,是中共向印尼輸出共產革命,企圖幫助印尼共產黨政變奪權;中共失敗後,遭蘇哈托報復,連累50萬印尼華人喪命。

此後印尼屠殺華人的排華事件又多次重演。1998年5月,印尼發生了駭人聽聞的“排華”暴亂,華裔居民遭受有組織的虐殺,華人產業被砸毀、搶劫,華人婦女慘遭輪姦、焚燒。外界估計有30~50萬印尼華人遇難。

1998年的印尼排華暴亂,引發國際社會驚駭和憤怒。美國政府認定印尼排華是種族歧視,因此出動軍艦,以武力威脅施壓,才迫使印尼當局停止了迫害華人的獸行。中華民國政府也向印尼提出嚴正抗議。

而中共的反應依然是,不干涉印尼“內政”。中共不但“不干涉”印尼殘害華人的獸行,還封鎖消息,禁止大陸華人抗議印尼暴行。

事實上,1998年5月印尼“排華暴亂”前,中共外交部長唐家璇正訪問印尼,面對當時已開始爆發的排華事件,唐家璇稱印尼華人已入籍印尼,社會動蕩及種族暴力問題屬於印尼內政,中共不會幹涉,從而為“排華”暴徒大開綠燈。

至於另外一起現代史上的排華暴行,更是與中共密不可分,或者說是中共一手造成。

1975年,柬埔寨共產黨(紅色高棉)在中共直接支援下,奪取了柬埔寨政權。紅色高棉在執政三年多的時間內,屠殺了四分之一的國民,其中包括30萬柬埔寨華人。期間中共不但拒絕救援柬埔寨華人,甚至將華人的求救紙條轉交給紅色高棉。中共同樣在國內封鎖紅色高棉屠殺華人的消息。

海外華人,無論身屬哪國,身體內流淌著同樣的血脈,都同屬中華民族。但在現代史上,在中國周邊鄰國爆發的“排華”種族屠殺災難中,中共要麼是冷漠旁觀、“不干涉”他國內政,要麼是扶持異族同黨、縱容其屠戮華人。

有時候,有些華人自以為祖國強大了、海外國民地位就會提升。言之有理,但卻不適用於現今的華人。

以史為鑒,慘死在“排華事件”中的數十萬華人,用生命道出了真相,那就是中共並非中國或祖國,更從未保護過華人。華人要想有尊嚴、獲保護,能夠沒有恐懼的在海內外生活,的確必須擁有強大的祖國作為依靠;但首先得拋棄中共,光復中國。

海外華人生活在無聲的恐懼中

美國國會報告還指出,中共政府還會利用受其蒙蔽、利用或控制的海外華人,去騷擾那些為躲避迫害而逃離中國大陸的人權捍衛者、宗教難民,以及其他批評中共政策的人。

例如今年10月初,加拿大多倫多AM1430中文電台頻道的一名主持人稱,他因為在與一名親共社區領袖對話時的方式問題,被電台開除。據《國家郵報》報導,AM1430客座主持邱先生說,事實上是因為他對中共政府所持的批評態度;他曾經質疑中共對香港抗議活動的立場,結果有些華人聽眾威脅要殺死他的家人,強姦他女兒。

澳大利亞華裔學者張小剛博士告訴大紀元,中共利用海外華人、尤其是留學生做間諜,由來已久,他知道很多留學生出國前被國安約談,要求在海外搜集情報。張小剛說自己父親就是歸國華僑,所以他知道以前中共在東南亞華人中建立過“僑黨”,利用華人搜集情報,控制華人。“中共利用僑眷來掌握華僑情報,達到控制海外華人的目的,同時也通過僑眷來威脅、利用和統戰海外華人。”

張小剛指出,這種做法對華僑危害極大。“第一,是損害了海外華人的利益,嚴重破壞了海外華人的生存環境,使得華僑與當地國之間存在隔閡甚至對立。例如某些國家曾經發生的排華事件,很大原因之一就是因為當地共產黨和中共從事的特務及破壞活動,連累了海外華人。”“第二,直接侵害了海外華人的人權自由,干涉了海外華人的言論和信仰自由。”

人權觀察(Human Rights Watch)的中國研究員王亞秋也得出結論,許多華人即使來到自由國度,依然生活在無聲的恐懼中。王亞秋今年2月刊文說,她採訪了數十名來自不同背景的加拿大華人移民,發現很多人對中共政府深感恐懼。這些華人說,雖然他們對中共侵犯人權感到憤怒,但他們擔心,如果他們公開批評中共政府,他們的就業前景、商機甚至回中國的機會都會受到影響,他們在中國的家人也會面臨危險。

王亞秋表示,一些媒體報導給人的印象,似乎是海外華人揮舞著中共國旗、支持中共政策;但他們中的很多人其實活在恐懼中。媒體報導所形成的那些假象,正是中共需要、並專門營造出來的。

海外華人如何自保:拒絕中共衝破恐懼

每年都有成千上萬名中國人在排隊等待移民海外,儘管他們有著各自的緣由,但多數都有個共同點,那就是希望生活在一個安全、自由,沒有恐懼的環境中。

面對中共大規模的僑情調查,甚至是搜集情報、做共諜的要求,張小剛博士說,海外華人不要受中共脅迫,可以置之不理,或者向所在國舉報,要求獲得保護、避免中共迫害。

他指出:“需要警惕的是,一旦開了頭,受國安威脅,給它們提供過情報,你只要做了,就很難擺脫,會受中共進一步脅迫。”“這種情形下,你只能向所在國的安全部門舉報,通過當地國家來安排、幫助擺脫中共控制;否則未來遲早會承擔責任。”張表示,最好的辦法,是一開始就拒絕中共,不要跟中共特務合作,要斷然拒絕,至少可以不理它們,這種情形一般是沒問題。

另外,中共對海外的滲透已令國際社會警惕。美國已經加強了對《外國代理登記法》(FARA)的執法,要求一些代表中共利益的團體定期向司法部報告最新情況。許多華人社團和華人留學生組織,也因為明目張胆地替中共活動,已經被美、加等國的安全機構關注。

在目前的香港風暴中,部分積极參与打壓、迫害香港民眾的港府和港警官員,已被港人向國際社會舉報,未來或會受到美國人權法案的制裁。在海外的自由和法治社會中,感到恐懼的,應是中共及其追隨者。#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