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科教 > 正文

諾貝爾獎頒給力挺巴爾幹屠夫的作家 多國憤怒

從1901年開始頒發的諾貝爾文學獎的授予對象為:在文學領域創作出具理想傾向之最佳作品者。(圖片來源:Adobe Stock)

2019年諾貝爾文學獎於10月10日在瑞典斯德哥爾摩宣布,由現年76歲的奧地利作家彼得・漢德克(Peter Handke)獲得殊榮,頒獎典禮將於12月10日舉行,而漢德克將獲得900萬瑞典克朗(近新台幣2830萬元)的獎金。消息一傳出,引發外界議論不休。因為,漢德克不僅力挺已於2006年逝世的“巴爾幹屠夫”斯洛波丹・米洛塞維奇(Slobodan Milošević)到底而飽受爭議,他甚至早在2014年就主張應該要“廢除諾貝爾獎”。如今他的得獎,令人費解。

漢德克集詩人、作家、編劇、電影導演等身分於一身,且才華洋溢,獲獎豐碩,可是他也因為己身言行而視為法西斯主義者。(圖片來源:Wild+ Team Agentur-UNI Salzburg/維基百科)

根據媒體報導表示,身兼詩人、小說家、編劇、電影導演等多重身分的漢德克,是一位非常重要的德語文學作家,他主要透過文藝作品去傳遞與質問人類無可避免的生存悲劇。他的作品有知名小說《守門員的焦慮》、編劇《冒犯觀眾》,以及與文・溫德斯(Wim Wenders)合編的《柏林蒼穹下》(一譯作《慾望之翼》)與他自己執導的電影《左撇子女人》等,然而就算他文學上再有才華,得再多獎項,依然掩蓋不了他飽受爭議的言論以及政治立場--力挺人稱“巴爾幹屠夫”的前南斯拉夫總統米洛塞維奇。

米洛塞維奇曾經在波士尼亞、克羅埃西亞,以及柯索沃發動令人髮指的大屠殺,殘酷地殺害穆斯林,致使逾20萬人死亡,高達200萬人流離失所。他亦曾導致南斯拉夫的經濟崩潰。米洛塞維奇可謂是自希特勒(Adolf Hitler)後最為喪心病狂的歐洲戰犯。因此,不曾有過歉意的米洛塞維奇被國際社會指控犯下屠殺與違反人性等罪。

然而,面對這般毫無人性的大屠殺,漢德克不僅力挺米洛塞維奇,否定塞爾維亞對波士尼亞克族的屠殺,還指稱一切都是波士尼亞克族在嫁禍塞爾維亞族的自導自演。漢德克還曾稱呼塞爾維亞人為“納粹政權下的猶太人”,事後則宣稱說是自己口誤。漢德克如此不畏受到批判的宣揚塞族極右派狂熱民族主義,自是得到米洛塞維奇的嘉許,他就曾於造訪塞爾維亞首都時,獲得米洛塞維奇頒贈勳章,以表揚其功勞。而當米洛塞維奇被囚禁於獄中時,漢德克還特地前往海牙國際法庭探視,甚至在米洛塞維奇過世時出席喪禮。漢德克對米洛塞維奇的支持,實謂堅定不動。

許多人因為漢德克展現的極右派民族主義言行,直說他是法西斯主義者。歐洲政壇及知識界數度因為他而引發強烈反彈。雖然,漢德克的支持者會以他打出亮眼的文藝成就來幫忙辯護。可是漢德克已成無法與政治劃分開的符碼。漢德克的政治立場致使他在2014年前往挪威領取戲劇界最高殊榮的國際易卜生獎時,受到一群示威者的抗議。如今,反對聲浪亦然。

人稱“巴爾幹屠夫”的前南斯拉夫總統米洛塞維奇。(圖片來源:公有領域)

漢德克獲諾貝爾文學獎政治社會兩界難寧

彼得・漢德克獲得2019年諾貝爾文學獎的喜訊一傳出,文藝界或許能就漢德克的創作才華上取得共識,可是政治界與社會界兩個領域可是萬分不平靜了。此事還引發巴爾幹半島上的波士尼亞、阿爾巴尼亞以及科索沃等國人的憤怒,並相繼批判瑞典學院根本不應該頒獎給漢德克。

身為波士尼亞國家元首主席團的成員之一的謝菲克・扎費羅維奇(Sefik Dzaferovic)即發表聲明表示,瑞典學院頒發獎項給漢德克是“徹底喪失了道德指南”,而“漢德克沒有絲毫懊悔,或是想要向種族滅絕、強姦、集中營以及遭到殘酷罪行的受害者表達歉意。”

波士尼亞的政治家亦表示:“諾貝爾獎頒發給這樣的人,是呈顯將其不名譽的才智和政治安排直接合法化的行為。”

阿爾巴尼亞的總理拉瑪(Edi Rama)在推文上怒轟,“從未想過諾貝爾獎會如此令人作嘔,但是無恥正在成為我們生活的世界中正常的一部分。在像諾貝爾學院這樣擁有道德權威卻做出有失體面的選擇後,恥辱被封存為一種新價值。不!我們不可以對種族主義和種族滅絕變得如此麻木。”

Never thought would feel to vomit because of a@NobelPrize but shamelessnes is becoming the normal part of the world we live????After disgraceful choice made from a moral authority like the Nobel Academy shame is sealed as a new value????NO we can’t become so numb to racism&genocide!

— Edi Rama(@ediramaal)2019年10月10日

科索沃總統哈希姆・薩奇(Hashim Thaci)亦推文批道:“我記得1990年代,瓦茨拉夫・哈維爾(Václav Havel)、蘇珊・桑塔格(Susan Sontag)和許多其他人都知道歐洲的邪惡必須被阻止,在波士尼亞與科索沃出現的種族滅絕是犯罪的。漢德克選擇支持與保護犯罪者。諾貝爾獎的決定帶給無數受害者莫大的痛苦。”

I remember in1990s Václav Havel, Susan Sontag and many others knew that evil in Europe must be stopped. That genocide in Bosnia and Kosovo had a perpetrator.#Handke chose to support and defend perpetrators. The decision of@NobelPrize brought immense pain to countless victims.

— Hashim Thaçi(@HashimThaciRKS)2019年10月10日

至於曾經對外呼籲應該要廢除諾貝爾獎的漢德克,則對自己獲獎一事感到很驚訝。漢德克表示:“我從來沒有想過他們會選擇我,瑞典學院的這個決定非常英勇。”

諾貝爾獎於推文中表示,“他特別關注風景和世上存在的物質,致使電影和繪畫成為他靈感的兩大來源。”

諾貝爾委員會則對漢德克評價道,他有著非常強烈的探索慾望,不僅挖掘每個生活細節所蘊含的深沉意義,同時擅長運用不同的文學形式傳遞他發現的人世悲辛歡樂。

瑞典學院則聲稱,漢德克是歐洲最有影響力的作家之一,並稱讚他是在做探索邊緣與人類經驗之獨特性的工作,此亦是漢德克得獎的主因。

The peculiar art of Peter Handke, awarded the2019#NobelPrize in Literature, is the extraordinary attention to landscapes and the material presence of the world, which has made cinema and painting two of his greatest sources of inspiration.

— The Nobel Prize(@NobelPrize)2019年10月10日

只是,雖然獎項已定,爭議卻起。此外,漢德克還曾於2016年評論該年的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巴布・狄倫(Bob Dylan)沒資格獲獎。漢德克的理由是,文學理應是閱讀的,然而巴布狄倫卻是不能被閱讀的,因此諾貝爾文學獎委員會做的決定,是在反對書與閱讀。如今漢德克的獲獎,已對外展示諾貝爾獎項是容得了批判聲音的存在,能只單就作品來評判。只是,最終結果多少也呈現了文學獎與自家和平獎的些許扞格,乏了些人道。

外界持續觀望著後面的發展,專業人士自是徐徐從歷屆得獎者開始思量起。何謂諾貝爾文學獎的評判標準,自有定調。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看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科教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