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國際財經 > 正文

貿易戰開闢新戰線?八大中國科技公司被美製裁 將有何影響?

——海康威視、商湯科技等上榜 其海外市場將受巨大衝擊

美國政府10月7日將海康威視等8家中國高科技企業納入出口管制黑名單,此舉恐將為這些企業的海外市場帶來巨大衝擊。*

美國商務部10月7日將28家中國實體加入出口管制“黑名單”,禁止其購買美國產品和技術。這些實體包括海康威視等8家聚焦人工智慧、機器學習和電子監控領域的中國公司。這些公司為何重要?美國的舉措又會給這些中企帶來何種影響?

美國商務部7日以迫害人權因素為由將20家中共公安單位和8家中國科技企業列入黑名單。

這8家企業分別是海康威視、浙江大華科技、科大訊飛、曠視科技、商湯科技、依圖科技、廈門美亞柏科信息有限公司、頤信科技有限公司等人工智慧(AI)、人臉識別及安防監控廠商。

商務部長威爾伯·羅斯(Wilbur Ross)說,“美國政府和商務部不能也不會容忍中國境內對少數民族的殘酷鎮壓。”

美國商務部表示,這些新列入黑名單的實體在中國對維吾爾族、哈薩克族及其他穆斯林少數民族群體進行的鎮壓、大規模任意拘留和使用高科技手段監控行動中,涉及侵犯和踐踏人權的行為。

黑名單瞄準8家人工智慧和電子監控領域的高科技企業

分析指,從這些被列入黑名單的公司特點可以看出美國商務部將中國公司列入黑名單的方向。也就是說,商務部針對那些已經在全球提供科技基礎設施、可被用來推動中共情報和軍事活動、以及幫助中共實施監控的科技公司。

過去十多年來,美國情報機構一直支持美國應該遠離中國製造的基礎設施,華為和中興通訊等中企面臨美國的禁令和質疑,美國政府此舉令情報界感到高興。

儘管最新上黑名單的公司沒有一家具有華為的規模,但它們仍然是中共技術發展和國際擴張的重要參與者,也是中國在面部識別和人工智慧領域最傑出的公司。有些公司甚至是行業領導者。海康威視(Hikvision)市值約為420億美元,去年的收入約為70億美元,是全球最大的視頻監控設備製造商。

海康威視曾在2017年上了美國媒體的大頭條。其被披露由中共政府實際擁有。而海康威視的設備被安裝在美國的一些敏感地區,包括軍事基地和政府設施,引發擔憂。

海康威視現在在全球出售其監控設備,其使用AI技術,能夠進行大規模的面部識別。海康威視的產品和解決方案應用在150多個國家和地區,是中共當局為滿足其成為全球監控系統最大出口國野心,積極培植的核心企業。中共政府持有該公司42%的股份。

和海康威視類似,浙江大華科技(Zhejiang Dahua Technology Co)也是一家大型視頻監控和安全攝像頭公司。公司自稱是全球領先的以視頻為核心的智慧物聯解決方案提供商和運營服務商。

大華公司的營銷和服務網路覆蓋全球,在國內32個省市設立了200多個辦事處,在亞太、北美、歐洲、非洲等地建立了54個境外分支機構。產品覆蓋全球180個國家和地區,廣泛應用於公安、交管、消防、金融、零售、能源等關鍵領域。

該公司也是中共政府認定的企業技術中心、國家創新型試點企業,現擁有4項國家火炬計劃項目、5項國家高技術產業化重大專項、2項國家核高基(核心電子器件、高端通用晶元及基礎軟體產品)項目。在IHS2018發布的報告中,全球CCTV&視頻監控市場佔有率排名第二。

在黑名單上的其它六家公司也活躍在安全和監控領域,包括:

科大訊飛(iFlytek):一家語音識別公司,近期籌集了3.5億美元用於AI投資。

根據科大訊飛官網的信息,該公司是亞太地區知名的智能語音和人工智慧上市企業,佔有中文語音技術市場70%以上的市場份額。科大訊飛被原中共信息產業部確定為中文語音交互技術標準工作組組長單位,牽頭制定中文語音技術標準。

路透社今年6月曾報導,科大訊飛為中共新彊維吾爾自治區警方提供“聲紋”科技,涉及嚴密監控、迫害人權等道德問題。

商湯科技(SenseTime Group Limited):是一家在AI研究領域領先的公司,最近估值超過75億美元,得到了包括軟銀在內的國際公司的投資。

該公司由電子商務巨頭阿里巴巴集團控股有限公司(Alibaba Group Holding Ltd.)支持,開發面部識別和其它軟體,用於中國的零售、銀行、智能手機和警務。

該公司還與麻省理工學院合作開展AI研究。麻省理工學院去年表示,該校和商湯科技在AI領域的聯盟將資助該校不同部門的27個項目。

麻省理工學院女發言人沒有立即回應《華日》的置評請求。該校在4月表示,不會與華為和中興通訊展開或恢復現有的合作關係。

美亞柏科信息股份有限公司(Meiya Pico):是一家電子數據取證公司,在中國的電腦調查服務產品市場中佔有將近一半的份額。

公司擁有涵蓋電子數據獲取設備、電子數據分析系統、電子數據銷毀設備、互聯網內容安全搜索、網路數據防護等系列共100多款產品,並與廈門大學、中共刑警學院、華東政法大學等院校都有長期的研發合作夥伴關係。

曠視科技(Megvii Technology Inc.):是一家臉部識別獨角獸企業,擁有包括但不限於人臉識別、人體識別、手勢識別、車牌識別、視頻分析智能感測與控制等技術。

曠視科技於8月份在香港遞交上市申請文件。曠視科技的市值約為35億美元。

頤信科技有限公司(Yixin Science& Technology Co.):是一家專業從事安防技術研發、安防產品銷售和總體安防系統解決方案以及公共交通監控的高新技術企業。

依圖科技有限公司(Yitu Technologies):是一家AI研究公司,提供廣泛的面部識別產品。

AI是中共企圖成為全球技術市場霸主野心的關鍵領域,中共既定目標是到2030年成為全球AI領導者。中共已任命至少15家公司牽頭開發與AI相關的特定領域,其中包括五個被列入美國黑名單的公司:語音識別公司科大訊飛、監視系統生產商海康威視、面部識別業務公司商湯科技和曠視科技,以及專註於AI在城市、醫療保健和商業中應用的依圖科技。

美國黑名單將給這些中企和中共AI產業帶來哪些衝擊?

美國商務部在今年5月將中國電信巨頭華為列入出口管制黑名單,令華為在海外的業務受到很大衝擊。創始人任正非曾一度表示,華為在未來兩年可能會損失300億美元。

保爾森研究所(Paulson Institute)旗下的馬可波羅(MacroPolo)內部智囊團的研究員馬特·希漢(Matt Sheehan)對《華爾街日報》表示,在對華為等中國公司施加限制的基礎上,美國最新的一波黑名單可能會加深美中技術生態系統之間的切割。

按照規定,黑名單上的公司必須獲得美國政府的許可後,才能從美國公司購買元件和技術。而這種許可的批准一般概率很小。

上黑名單的中國公司面臨的主要挑戰是可能失去由美國公司主導市場的尖端處理器訪問權。其中包括高通高通(QCOM)和英偉達(Nvidia Corp)等美國公司的計算機晶元和強大圖形處理器。這些晶元被AI公司用來處理海量數據,這些數據為AI程序提供支撐算法。英偉達被廣泛視為該領域的領導者,很難找到替代產品。

牛津大學人工智慧治理中心研究員傑弗里·丁(Jeffrey Ding)對《華日》表示:“每個人都使用英偉達GPU是有原因的,它們是同類產品中最好的。”“即使你進行替換,也要付出效率的代價;這將使你的利潤受損。”

這次被列入黑名單的商湯科技的高管去年曾表示,儘管該公司也使用其它公司的晶元,但是如果沒有英偉達晶元,增長速度就不可能如此之快。

新浪財經報導,從事AI專利保護方面的律師王景林表示,美國上述舉動或牽涉中國的人工智慧公司涉嫌知識產權保護方面的問題,它們或涉嫌侵犯專利權。他舉例說,像科大訊飛主攻語音識別,它有一些從屬專利,但不一定是“自主知識產權”,因為基礎性的、更上位的專利在美國公司手裡。

報導說,此前諸多業內人士也表示,國內很多做AI應用方面的公司的算法實際都是在國外發達國家的底層核心算法開源的基礎上做的,這確實是一個需要去關注的問題。

來自安惠投資的李智佳博士同時談到,美國上述行為對海康威視以及像曠視科技、商湯科技、依圖科技等AI領域的獨角獸公司的影響均比較明顯。

“(因受到制裁而)丟掉美國市場,對這些公司來說影響倒不是很大,中國的市場足夠大。關鍵是原材料供應方面會有一些影響,像海康威視會用到很多GPU,它們的一些高端設備需要用到國外的高端晶元,這樣一來,會影響到它的高端產品的性能。”

他還認為,美國的這一舉動對名單中的AI新創公司的打擊也很大。這主要是體現在對它們的晶元硬體研發層面上的影響。因為很多新創公司的方案也都是在現場可編程邏輯門陣列(FPGA)平台上做的,FPGA也沒有可替代的。

雖然這些上了黑名單的公司都有可能有計算機晶元的儲備,也可能正在開發替代產品,但CNN引述全球最大政治風險諮詢公司歐亞集團(Eurasia Group)的全球技術政策專家保羅·特里奧洛(Paul Triolo)的話說,“就像華為一樣,他們將能繼續供應客戶,但(美國的)這個舉動可以威脅到他們設計新的、更先進系統的能力,如果他們無法找到可以與美國供應組件相比擬的替代產品。”

正如華為的例子所表明的那樣,僅依靠一家美國公司就可以削弱其全球擴張野心。在被美國列入黑名單後,華為曾表示,已經找到了從美國公司購買的許多零件的替代供應商,但找不到Google服務的良好替代品。華為被迫推出其旗艦Mate30手機,但該手機無法提供Google的Google Maps和YouTube等海外客戶最受歡迎的熱門應用程序。其全球智能手機銷售已經受到衝擊,一些分析師預測,美國貿易禁令全部生效後,華為的第三季度全球智能手機銷售“急遽下降”。

上黑名單後海康威視和浙江大華臨時停牌

據新浪財經報導,10月8日早間,深交所公告稱,海康威視、大華股份自10月8日開市起臨時停牌,擬披露重大事項,待公司通過指定媒體披露相關公告後復牌。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從上述上市公司相關人士處了解到,本次兩大安防巨頭停牌應與美國商務部將中國28家實體增列入出口管制“實體清單”一事有關。

貿易戰或開出新戰線中共海外監控擴張將受挫

早在今年5月,美國多家媒體曾報導,美國在考慮將海康威視、浙江大華和其它幾家中國公司列入黑名單,切斷它們獲得美國的零部件或軟體的來源。

《日經亞洲評論》隨後分析,這可能會讓美中貿易戰開出一條新戰線。這對海康威視等監控公司的海外擴張將造成很大衝擊,因為這些公司在海外市場推廣的先進設備依靠美國的重要元件。

中共不僅正在尋求建立一個大規模監控社會、開發一個龐大的系統來跟蹤和控制國內公民,而且還利用這些中國公司在全球範圍內推銷其監控手段。

根據日本研究公司Techno Systems Research的數據,2013年至2018年間,海康威視在全球視頻監控市場上的份額從7.7%增長到18.2%,而浙江大華則從6.6%增長到8.4%。

雖然在中國,這些監控公司已為大眾市場形成了一條相當強大的國內供應鏈,提供中低端監控產品,但它們仍然依賴美國元件來獲得含有人工智慧、機器學習和面部識別等更複雜技術的高端產品,而這些產品一直是其在海外推廣的重點。美國的封殺無疑會讓它們在海外的機遇迅速減少。

全球金融服務公司穆迪(Moody’s)高級分析師王英(Ying Wang,音譯)對《日經》表示,如果(供應鏈的)一個環節被打破,整個行業將會感受到衝擊。

媒體此前報導,美國麻省理工學院(MIT)正在重新考慮他們跟科大訊飛之間的學術合作關係。另一家與科大訊飛有合作關係的羅格斯大學(Rutgers University),早些時候已經宣布解除雙方的五年合作夥伴關係。

美國政府禁令所帶來的影響往往很明顯。比如,去年8月,美國政府以國家安全為由,通過了一項法案,禁止聯邦機構購買海康威視、大華和其它幾家中國監控解決方案提供商的產品。海康威視在去年的海外銷售增長率減半。

“公司所面臨的挑戰比以前任何年份都要大”,海康威視在其年度報告中表示。

“自從去年以來,一些美國客戶特彆強調,它們不想要那些在中國製造的產品,即使我們不是一家中國公司”,台灣的奇偶科技(GeoVision)公司銷售經理艾斯‧劉(Ace Liu)告訴《日經》。

如果美國限制這些公司獲得美國元件,這些公司在中國國內推進最先進的監控技術可能也會十分困難。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大紀元記者張婷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財經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