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短評 > 正文

陶傑:愛恨美國 不愛你也不能沒有你

—愛恨美國

作者:

美國不是一個完美的國家。美國的食物卡路里超高:漢堡包、薯條、可樂,全部比世界各地份量加三倍。比起巴黎的Ladurèe,美國餐廳的Pancake加糖漿,做得粗糙。美國人用太多即棄的膠刀叉和紙碟子,不但浪費地球資源,還令美國平民無法提升生活品味。

美國文學方面,惠特曼的詩歌,像英詩中的麥當勞。小說之中的所謂「公路作品」,由美國人富裕但枯燥的交通生活中盡量榨取靈感,但加起來比不上半部「唐吉訶德」。戲劇成就,田納西威廉斯確實不錯,但以人性刻劃之深度,整體比不上俄國的契訶夫。

然後是美國電影:這方面成績最好,但仔細一看,大師如希治閣、寇比力克、莫扎特傳的米洛斯科曼,不是英國人就是歐洲裔。世上並無純種美國電影這回事,包括西部片,好看的皆有義大利風格。

至於活地亞倫或史匹堡,從另一角度,嚴格來說只是猶太人而多於美國人,其作品對人性各種苦難,品嘗出來的某種特殊的情感(special affection),是舉世猶太人所共有,若加上差利和波蘭斯基,此一超越美國的猶太族譜,看得更清楚。而美國的猶太人,是少數族裔,僅有六百萬。

但是這個國家有一樣厲害:華盛頓等五位開國之父,留下的美國憲法,有如聖經,可以凝聚連結不同膚色文化的基督徒。美國人有一種傻乎乎的簡樸和正直,遇上陌生人,永遠將對方初見時說的話當做真心話。因此,當美國人與狡猾善詐的中國人交往,開頭至少三個章節,必定是美國人先吃虧。

然而美國人有反敗為勝的能力。因為他們全民都堅守同一條底線。

不錯,對於美國的膚淺,成熟而精緻的歐洲,加含蓄而心計的英國,為西方文明提供了某種可貴的平衡。但偏偏百年來禍害全球的兩大病毒:納粹和共產主義,發源俱於歐洲,美國完全免疫。兩次世界大戰,歐洲俱由美國拯救,而且美國付出巨大的犧牲。

因此,美國、英國,以及以德法為首的歐洲,永遠都有自家人之間的爭吵。但他們的爭吵與這個世界的外人包括無論有沒有富起來的亞洲國家無關。

因此當閑雜人等如香港的特區政府,也加一把嘴巴評論美國如何霸道欺凌,世人總有滑稽感覺。尤其特府警察的發言人,也忽然被踢爆全家剛領了綠卡,有如一九六七年,左派明星陳思思高遠夫婦,舉著毛語錄唱紅歌,忽然逃去了台灣。

或NBA的中國風波。難得的是,對於這一切,美國是見慣了的,從來不評論。中國人也擅長變臉裝失憶賣傻。

這個世界,也真夠嗆,沒有了美國怎麼行。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短評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