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言論 > 正文

趙紫陽後人祭父批官場:寡廉鮮恥輩洋洋大觀

趙紫陽子女10月14日以“趙家兄妹”名義在港媒發表了《祭先父趙紫陽百歲冥壽文》。(圖片來源:)

10月17日,是因八九六四下台的中共前總書記趙紫陽百歲冥壽,趙氏後人14日在港媒發出祭文,直指中國面臨百年未見的精神困局,又批中共逆向淘汰優敗劣勝生出官場惡果:剛正耿介者寥寥無幾,寡廉鮮恥輩洋洋大觀。

趙紫陽育有四子一女。其子女10月14日以“趙家兄妹”名義在香港《明報》發表了《祭先父趙紫陽百歲冥壽文》。

趙紫陽子女在文中首先回顧了趙的一生,讚揚他善良和對壓迫的仇視,對人權有著天生的敏感。趙紫陽在1980年代說過:“如果我們國家的人權不如人,是無論如何說不過去的。”

文章表示,“對於權力,先父與其他一些人有不同的理解”,“他認為,天下是大家的,我們是為大家辦事的。”

文章還表示,趙紫陽在泰山壓頂時,之所以“咬定青山不放鬆”,是因為他曾說“我們欠老百姓太多,我們正在還債!”這個還債的情結,讓趙縈懷多年。

文章說,許多老人在文革結束後,都有這種濃重的內疚情結。他們覺得,對中國人民,尤其是中國農民,欠得太多。因此要進行改革,以及為什麼改革要從農村開始。

文章說:“我們的民族,百年來似乎運氣不佳,在重大的歷史關頭,作出正確選擇的概率不高。現在,新一次歷史的選擇正在降臨,幸運之神,會再次與我們擦肩而過嗎?”

文章說,今天中國面臨的,是思想的退化、理論的缺失;失去了龍騰虎躍的深刻探索,看不見微弱閃爍的智慧火花;既沒有人道關懷的點滴溫暖,也沒有動人心弦的絲毫感動。這是百年未見的精神困局。

文章還說,趙紫陽曾在閑談時說:“膽小的人有原則。”他說的膽小的人,是指不敢肆意而為的人。在眾所皆知的那件事(六四鎮壓)上,他是一個“膽小的人”,他選擇了苦路,他懼怕那悠悠後世的罵名。

文章援引趙紫陽說:“君子動口不動手,一動手,打死了就沒有了。”後來,真的動手了,真的打死了。人心收服的努力、道義資源的培育、百家爭鳴的局面、政治改革的設計……全都化為烏有。

這裡指的是六四鎮壓之前的八十年代,許多經歷過那個年代的人,都稱其為中共史上罕有的開明年代,儘管那個年代帶著鐐銬跳舞,但畢竟有共黨統治以來,出現了從未出現過的希望。但是一場六四屠殺之後,人民民主夢想破滅,中國進入光追逐金錢的無道德、無理想社會。今天的中國,號稱“強大”,但法廣點評認為,現在的中國實質離走向世界先進民族的前列越來越遠,技術越來越先進,國度越來越不文明,讓世界害怕。

祭文稱,可惜的是,“多少舉世無雙的思想、多少興滅繼絕的學問,……因領導者的不了解、不認同、不喜歡而毀掉了,無復再生。”

文章還提到,當年“那真是‘猛將如雲,謀臣如雨;天下英雄,盡入吾牯中矣’”。但是:“說不清道不白的是,在短得讓人驚異的時間內,突然都無影無蹤,幾位風中之燭的老人,被稱為‘最後的良知’,徒勞地痛心疾首,也相繼寂滅了。”

文章續稱,經過多年優敗劣勝的“逆向淘汰”,更是令“剛正耿介者寥若晨星;寡廉鮮恥輩洋洋大觀”而這方面變化之快和徹底,“亘古未聞”。

這裡顯然是直指官場。近年中共黨內表忠吹捧拍馬風氣濃厚,當局也左轉明顯。一腦子馬列毛思想的王滬寧等御用文人之流上位,大行其道。或可謂“寡廉鮮恥輩洋洋大觀”。

趙氏後人文章最後說,趙紫陽曆經中共建政、饑荒、文革、改革開放、八九的痛楚以及晚年的沉思,如今這一切早已是過眼雲煙。唯有他以最後的行為,向中國共產黨人發出的呼籲,仍在迴響:我們希望改變中國,希望改變世界,為什麼我們不能改變一下自己呢?

對此,法廣評論認為,六四過去三十周年,這位當年力圖以最後的力量避免屠戮的中共黨人自己因之罹禍,三十年了,談論趙紫陽在中國仍然是禁區,趙紫陽向本黨發出的忠告仍被視為禁忌。趙紫陽三個字都會讓當權者不適。今天的當權者不但無意承認六四罪名,許多論家甚至懷疑當局將把鄧小平六四鎮壓的手段用於香港。

評論認為,當今的中共當局仍不會像改革派前任那樣希冀的去改革。而事實上,外界不少有識之士認為,本身以暴力和謊言起家的中共是不可能改良的。

趙紫陽因同情學生運動,反對鄧小平武力鎮壓的決定,1989年6月被撤職,後被軟禁在家長達15年,直到2005年1月17日去世。但一直到現在,趙紫陽還是中共的禁忌。

據悉,在趙紫陽百年冥壽之際,《中國青年報》前“冰點”副主編盧躍剛為趙紫陽所著的《趙紫陽傳——一位失敗改革家的一生》,已由台灣印刻出版社出版,填補了《軟禁中的談話》、《秘密錄音》《趙紫陽文集》等書籍只記載其生平一部分的空缺。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看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