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娛樂 > 國際娛樂 > 正文

美過王祖賢 54歲依然單身 她的堅強一直被無視

她,溫柔、空靈、魅惑、勾人,又動感、活力四射……

曾經,在被追問對圈中哪位女性感興趣時,張國榮表示:“我喜歡倔強的女孩子,我對她有幻想。”

亦舒也曾在作品中寫道:“最近流行明菜型女孩子,鵝蛋臉,大眼睛,純得似洋娃娃。”

巔峰期的她,紅遍日本、港台地區,女孩們紛紛模仿她的衣著和髮型。用今天的話來說,中森明菜就是當時的偶像。

1987年,徐克監製的《倩女幽魂》里聶小倩的畫像,一開始是照著她的樣子畫的。

可惜她無意出演。最終,角色被多次自薦的王祖賢獲得,成就一代經典。

不少人寫過她,但絕大部分都只講她曾被愛情重創,崩潰,卻無視她一次次倒下去又站起來,54歲依然單身,一切全靠自己的堅強。

今天,就讓我們一起來回味她的歌曲,也見證她曾經的脆弱,以及,她的不屈和強韌。

01

出道

4歲,中森明菜開始學習芭蕾,她一直就想當歌星,希望能藉此改善家庭經濟狀況。

1979年,將滿14歲的她參加歌唱選秀,落敗而歸。但中森明菜從未想過放棄,接下來兩年繼續參賽。

1981年,她在選秀舞台上演唱偶像山口百惠的歌,終於奪冠。

當時山口百惠剛剛隱退,明菜又同樣是中低音,日本流行樂壇好像發現了寶貝,經紀公司和唱片公司爭相遞給她通往夢想的合約。

時年16歲的明菜,選擇離開校園,踏上星途。

明菜出道的第一首歌《スローモーション》(慢動作),和她的外形一樣清純甜美。

為了詮釋少女對戀愛的憧憬,和曲中朦朧青澀的畫面,她甚至刻意改變,讓自己的聲音顯得更亮,甜如糖果。

但,這還不是“中森明菜”。

兩個月後,每個音符都透著叛逆氣息的《少女A》橫空出世。

甜系少女不再,明菜用回沉穩的中低音,更直接地唱起對戀愛對象的傾慕,俏皮、勇敢。

觀眾買賬,銷量喜人。音樂界和樂迷都在期待著,下一個山口百惠大放光彩。

明菜也同步發展著演員事業,1983年出演電影《愛之旅》時,她與偶像男歌手近藤真彥因戲生情。一時間羨煞旁人。

那時候沒有人知道,這場愛情會將中森明菜推向深淵。

02

我是中森明菜

中森明菜並不滿足於公司主宰的人設路線,1985年開始親力親為參與唱片製作。

她的想法和創意甚至延伸到封面、服裝、髮型、編舞……

她扎凌亂感十足的高馬尾,慵懶中藏著秩序,溫婉風情與輕盈獨立的氣質並存,引領80年代年輕女孩們的髮型時尚。

進入新的創作時期,明菜的音樂也越來越凸顯成熟女性的韻味,比如《北ウイング》。

那個迫切想要愛情的“少女A”開始懂得婉轉,在神秘的中低音里融入更多起伏不定的情感。

簡約抽象的迷幻未來;

演繹融入拉丁風格的《DESIRE-情熱-》時,她自己設計出改良和服配波波頭,站在仙霧繚繞的櫻花樹前,縱情熱舞歌唱慾望。

明菜的這段表演,打破了東方女性美的刻板印象,令人想起《低俗小說》里的烏瑪·瑟曼,而明菜還早了7、8年。

獨立的個性和輝煌的歌唱事業,讓她收穫眾多明星迷弟迷妹。

在日本,有工藤靜香(木村拓哉妻子)、濱崎步、筱原涼子、藤原紀香……

神采飛揚的中森明菜,留意舞台角落裡的工藤靜香的神情

在香港,有過之而無不及,電影電視綜藝常常提到她。

譚詠麟、張國榮、梅艷芳、張學友、草蜢……後來的李娜(就是唱《青藏高原》那個)等都翻唱過她的歌。

2015年《我是歌手》巔峰會李健唱了一首《車站》,原曲也出自她的作品,《駅》。

03

愛情重傷

似乎是上天也嫉妒明菜的美貌與才華,所以給她安排的情路異常坎坷。

那個叫近藤真彥的著名男歌手,與她交往期間被媒體曝出多次劈腿。

其中有明菜的勁敵,另一位天后級歌手鬆田聖子,還有1985年他去香港認識的梅艷芳。

明菜把感情危機的痛苦唱進經典的《難破船》中。

這首歌翻唱自加藤登紀子,前奏音樂像是一切都搖搖欲墜、無法挽回,明菜標誌性的嗓音一出,儘是女人情到深處無法療愈的痛。

戀人遠去,浩瀚無邊的大海上,只剩“她”一個人。

後來很多次演唱這首歌時,明菜都哽咽流淚,難以自制。

看著《難破船》演出視頻里她美到人心碎的樣子,有彈幕說,簡直就是黛玉本玉。

男友近藤緋聞不斷,再加上父母和妹妹連續出狀況,明菜變得壓抑,消瘦,面色灰暗。

但她沒有停止做音樂的腳步。

1989年4月25日的一首《LIAR》,直指感情中的謊言,讓她重新摘得單曲排行榜第一。

演唱會、新專輯的發行都在日程安排中,沒人預料到悲劇的發生。

7月11日,媒體拍到近藤與松田幽會的實錘。明菜不堪壓力,在近藤的住處割腕自殺,經過6小時搶救才活了下來。

媒體集體討伐近藤真彥,為了挽回形象,他電話告訴明菜打算開發布會,宣布兩人要結婚。

12月31日,跨年日這天,近藤在發布會現場擺起了金屏風,日本藝人官宣結婚專用道具。

當所有人包括明菜準備迎接喜訊的時候,近藤卻180度大變臉。

他幾句話帶過自殺事件,開始宣傳自己的新作品,還表示是在明菜再三要求下才來發布會,聲稱他們從沒打算結婚。

接著,中森明菜,我們的美神,還不得不一邊哭一邊向全日本的記者道歉。

她說自己的自殺行為,給近藤添了不少麻煩,所有錯誤都在自己。

明菜在現場手足無措,幾近崩潰的樣子真讓人憐惜、心疼。

自此,明菜從幻想中徹底清醒。

而近藤真彥,不管後來事業發展多好,都被永遠釘在“世紀渣男”的恥辱柱上。

中森明菜出演電視劇《古畑任三郎》,編劇特意設計的對白

04

沒有什麼可以阻擋她唱歌

1990年,明菜發布了兩首單曲,一首歡快,一首悲傷。悲傷的《水に挿した花》登上了排行榜第一。

只可惜,那也是中森明菜最後一首摘得排行榜頭名的單曲。

很多人說,她的事業被毀了,關於她的報道大多終止於感情故事的草草收場。

明菜確實人氣受挫,還遇上各種問題:合約糾紛、銷量下滑、嗓音受影響、母親逝世、2010年過勞停工……

但如果搜索她的專輯記錄,你會發現,她從未停止做音樂。

沒有什麼可以阻擋她唱歌。

2014年,明菜推出專輯《Rojo-Tierra-》,名稱由西班牙語的“紅色”和“大地”兩個片語成,象徵無限的生命力。

專輯同名曲《Rojo-Tierra-》融合非洲的鼓點和拉丁的吉他,這首異域風情的舞曲讓明菜近20年來第一次重新打入公信榜前十。

我最喜歡的是另一首《La Vida》(生命)。

發音較短的日語配上西班牙的吉他,在明菜的演繹下並不違和,她彷彿阿莫多瓦電影里的弗拉明戈歌者,悲傷,堅毅,經歷過人生的甜蜜與痛苦,但依舊對生命愛得熱忱。

Oh, la vida, la vida, bailar mas

命燃やし生きる運命(さだめ)

これが私よ空仰ぎ

ありのまま踴るの

生命生命更盡情地舞動吧

燃盡生命般的命運

這就是我喲仰望天空

就那樣一直跳下去

弗拉明戈的精神,是如火般熱情、奔放、驕傲、自由。

弗拉明戈的歌者和舞者,不再會討好什麼,她只屬於自己,她會繼續讓生命燃燒。

《悟空傳》導演郭子健也十分喜歡中森明菜,稱她是:“不死的鳳凰”

中森明菜數次在人生中重重倒下,但倒下又再起來,無論多少次被擊倒都死不放棄,這種精神讓我十分敬佩,亦令人憐惜和心疼,亦因為這種不屈的意志,令我比愛山口百惠更愛中森明菜。可惜的是,她愛的人,從來沒有真正的愛過她。

在隨筆上,中森明菜這樣寫過:

“我想作為中森明菜努力下去,這個名字,自己很喜歡。不經意就以這樣強烈的態度說出來了,一方面是不想做自己不想做的事情,另一方面是因為如果任由他人做決定,到後來發展並不順利時,就抱怨‘當初我就覺得其實應該這樣那樣的’。這樣的行為我是更加無法忍受的。”

每個人都可能會失敗,每個人也都可以有重新開始的機會。

不要逃避。

不要放棄。

堅持自己,並承擔所有的責任。

我想,這是中森明菜給我們分享的信念。

愛任何人都不如愛自己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麗 來源:花邊閱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娛樂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