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好文 > 正文

王友群:《請全世界的科學家來見證》的內幕

這封信,以挂號信方式,寄給了36位省(部)級及以上高官,包括江澤民的親信、當時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4大幫凶——時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書記羅幹,時任中共政治局常委、國家副主席曾慶紅,時任中共政治局委員、中央軍委副主席郭伯雄,時任中共中央委員、商務部長薄熙來。

前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尉健行的撰稿人王友群博士。*

我是前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尉健行的撰稿人之一。從1995年5月3日開始修煉法輪功,至今已修煉24年。2008年7月11日至2013年7月10日,我因堅持在法輪功問題上講真話,被非法監禁5年。

2015年1月22日,我持中共公安部出入境管理局簽發的護照,從北京機場離境,搭乘美國聯合航空公司的飛機,飛抵美國紐約。

中共批判法輪功是“偽科學”,批得最起勁的一個人,是被中共冠以“中國科學院院士”頭銜的何祚庥。

2008年3月17日,我寫了一封致何祚庥的信《請全世界的科學家來見證》,以挂號信方式,寄給何祚庥。信中,列舉了我2005年10月15日以來就法輪功問題寫給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江澤民等的26封信。

在這26封信中,我明確談了我對法輪功問題的看法:第一,法輪大法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第二,中共迫害法輪功是完全錯誤的;第三,必須依法追究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江澤民等的法律責任。這些信,有許多直接寄給了江澤民等迫害法輪功的元凶。

但是,直到我給何祚庥寫信之日,對於我全盤否定江澤民利用中共迫害法輪功的信,我沒有聽到江澤民等說一個“不”字!

這到底是為什麼?我請何祚庥用他信仰的“真科學”,作出令全中國人民和全世界人民心服口服的“科學”解釋。否則,我請何祚庥立即自動辭去“中國科學院院士”頭銜。

在這26封信中,有一封信,是在中共十七大召開前夕,2007年9月18日,寫給中共中央的,標題是《禍國殃民萬惡不赦——關於依法對羅幹的滔天罪行進行審判的建議》。

這封信,以挂號信方式,寄給了36位省(部)級及以上高官,包括江澤民的親信、當時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4大幫凶——時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書記羅幹,時任中共政治局常委、國家副主席曾慶紅,時任中共政治局委員、中央軍委副主席郭伯雄,時任中共中央委員、商務部長薄熙來。

在這26封信中,有一封致宋平等13位老幹部的信《關於解決法輪功問題的建議》,寫於2005年10月15日,以挂號信方式,寄給了從中央到全國31個省、自治區、直轄市的197人。寄信對象包括:

宋平、萬里、喬石、朱鎔基、李瑞環、尉健行、葉選平、候宗賓、曹慶澤、徐青、劉麗英、傅傑、彭吉龍13位前中共政治局和中紀委監察部領導。

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江澤民。

胡錦濤、吳邦國、溫家寶、賈慶林、曾慶紅、黃菊、吳官正、李長春、羅幹9位時任中共政治局常委。

全國100家報刊的總編輯。這100家報刊是:人民日報、光明日報、解放軍報、新華每日電訊報、中國紀檢監察報、法制日報、人民法院報、檢察日報、人民公安報、人民武警報、人民政協報、工人日報、農民日報、北京日報、北京青年報、新京報、京華時報、華夏時報、中國青年報、中國婦女報、經濟日報、中國教育報、科技日報、參考消息、環球時報、世界新聞報、世界報、競報、文匯報、解放日報、新民晚報、天津日報、今晚報、重慶日報、黑龍江日報、哈爾濱日報、吉林日報、長春日報、遼寧日報、大連日報、河北日報、石家莊日報、河南日報、鄭州日報、大眾日報、山西日報、太原日報、安徽日報、黃山日報、浙江日報、江西日報、福建日報、廈門日報、湖南日報、湖北日報、長江日報、南方周末、廣州日報、深圳特區報、珠海特區報、廣西日報、海南日報、雲南日報、貴州日報、四川日報、成都日報、陝西日報、西安日報、新華日報、甘肅日報、內蒙古日報、青海日報、寧夏日報、西藏日報、兵團日報、新疆日報、求是、黨建、黨建研究、理論前沿、半月談、瞭望、大學生、三聯生活周刊、中國新聞周刊、今日中國論壇、民主與法制、環球、中國人大、中國監察、人權、炎黃春秋、青年文摘、新華文摘、華人世界、英才、兩岸關係、世界知識、焦點、南風窗。

1999年7月20日起,江澤民動用全部國家機器,特別是宣傳機器和專政機器,發動了對法輪功的瘋狂大迫害。

中共宣稱,跟法輪功的鬥爭,是一場嚴肅的政治鬥爭,關係共產黨人的根本信仰,關係黨和國家的生死存亡。中共一再罵法輪功是“偽科學”,要求中共黨員反對法輪功,必須“旗幟鮮明、態度堅決”等。

上述我寫給中共中央“關於審判羅幹”的信,僅從標題看,就是直接對著當時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最大幫凶——時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書記羅幹——猛烈開炮的。

這封信寄給了羅幹本人。但是,直到2008年3月17日我給何祚庥寫《請全世界的科學家來見證》時,長達半年的時間裡,我沒有聽到羅幹對此信說一個“不”字!

上述致宋平等13位老幹部的信,郵寄範圍很廣,包括當年“深揭猛批”法輪功的中共中央機關報《人民日報》,中共中央機關刊物《求是》雜誌,以及中國31個省、自治區、直轄市的黨報。從2005年10月15日寄出至2008年3月17日我給何祚庥寫《請全世界的科學家來見證》時,長達2年零8個多月,我沒有聽到江澤民對此信說一個“不”字!

我給何祚庥的信寄出至今,11年零7個月過去了,我沒有看到何祚庥的任何科學解釋!

為什麼?

因為何祚庥把他今生今世學到的全部科學知識,統統拿出來,也解釋不了。

今天,我就把謎底揭開。

2019年10月5日,我在大紀元發表了《中共政法大騙局到了該收場的時候了》,其中談到了中共公、檢、法、司官員,利用偽造的我的電腦、U盤、MP3的鑒定結論,栽贓陷害我的問題。

2008年7月11日,第29屆北京奧運會前夕,我被非法抓進看守所。警察抄家時,抄走了我的電腦、U盤、MP3。警方以為我的電腦、U盤、MP3里一定有我的“犯罪證據”,就請北京市國家安全局的鑒定人進行科學鑒定。結果,什麼也沒有發現。最後,不得不偽造一份我的電腦、U盤、MP3的鑒定結論,以便公、檢、法給我定罪。

在2008年12月12日警方告知我的電腦、U盤、MP3的鑒定結論之前,我就知道這個鑒定結論是偽造的。基於此,在被非法監禁的5年里,我寫了大量必須承擔法律責任的檢舉信、控告信,以及上訴狀,向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江澤民等,索賠超過1億元人民幣。

出乎中國大陸所有參與迫害法輪功的610辦公室官員、警官、檢察官、法官意料之外的是,中共的公、檢、法、司,從下到上,直至江澤民,沒有一位官員敢對我的巨額索賠要求說一個“不”字!

無論是北京市西城區法院的初審判決書,還是北京市第一中級法院的終審裁定書,都沒有認定我“誣陷”、“敲詐勒索”江澤民等。

為什麼?

因為我堅信法輪大法是真正超常的科學。1999年5月7日,我在致江澤民的信《法輪大法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中寫道:“法輪大法揭示了許許多多科學的奧秘,是真正超常的科學。”我的上述親身經歷充分證明:我在中共迫害法輪功之前對法輪功的認識是對的。那個鑒定結論確確實實是偽造的。

在《中共政法大騙局到了該收場的時候了》中,我寫道:“不僅(北京市第一中級法院)賈連春法官不能證明上述鑒定結論不是假的,而且,中共公、檢、法、司的所有官員,包括時任最高法院院長王勝俊,都不能證明這個鑒定結論不是假的。”

“無論他當多大的官,即便是時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及迫害法輪功的最大元凶江澤民,都沒法證明這個鑒定結論不是假的。”

“無論他多麼有錢,即便他是百萬富翁、千萬富翁、億萬富翁、超級億萬富翁,也沒法證明這個鑒定結論不是假的。”

為什麼我在警方告知我的電腦、U盤、MP3的鑒定結論之前就知道這個鑒定結論是偽造的呢?

因為從1995年5月3日走入法輪功修煉的門,我就開始按照法輪功的核心理念“真、善、忍”做好人,做一個更好的人。

1999年7月20日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之後,我因為同年5月7日寫了致江澤民的信《法輪大法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被隔離審查135天,被開除黨籍,辭退回家。

從1999年12月2日被中紀委監察部辭退回家至2015年1月22日來到美國,15年零1個月,我被非法剝奪工作權長達13年零5個月,4930天!

15年零1個月,我經歷了從中國社會的最高層到中國社會的最底層,再從中國社會的最底層到世界之都——美國紐約的人生大跨越。

15年零1個月,我走過的路,猶如唐僧去西天取經一樣,歷經九九八十一難,度過了許多異常艱難困苦的時刻。箇中滋味,實不足為外人道也。

如果我不修煉法輪功,而是在仕途上一直往上走,現在,我可能是省(部)級官員了,有名,有錢,有車,有房,有秘書,有許許多多世人羨慕的東西。

1995年5月16日,我被中紀委監察部任命為副處級官員。當時,我的同事劉明波,是正科級官員,後來,劉明波被提拔為中紀委辦公廳主任,中紀委副秘書長,安徽省紀委常務副書記,現任安徽省人大副主任(副部級)。我的同學陶治國,比我晚一年博士畢業,現為吉林省紀委書記(副部級)。我的同事孫立成,曾任中紀委常委傅傑的秘書,後任山東省副省長、公安廳廳長,現為山東省委常委、秘書長(副部級)。

但是,就因為堅持在法輪功問題上講真話,我個人的名利,全部都失去了。

然而,在長達15年零1個月的漫漫長夜裡,無論我的生存環境多麼險惡,物質和精神的壓力多麼巨大,拜權主義和拜金主義在中國大陸多麼猖獗,大大小小的貪官污吏貪財、好色、戀權、拉關係、走後門多麼瘋狂,我一沒有自殺,二沒有殺人,三沒有採取任何極端的暴力行動,而是一直堅持以非常和平的方式——寄挂號信或當面送信的方式,表達訴求。

在巨難面前,我一直對照“真、善、忍”的標準,不斷提升自己的道德,從內心深處“斷滅”一切不道德的念頭,在日常生活中“根除”一切不道德的行為。

回首過去24年走過的修煉路,這是一個不斷“放下”的過程。

放下,才能升華;放下,才能超越;

放下,才能“壁立千仞,無欲則剛”;

放下,才能“海納百川,有容乃大”;

放下,才能見證“法輪大法是真正超常的科學”!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