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人物 > 正文

四川節度使嚴武文武雙全戰功彪炳 盜妾結局令人唏噓

他曾在京城和一個軍使是鄰居,軍使家裡有一個未出嫁的女子,長得非常漂亮,嚴武偷偷地看見後,就用金錢賄賂,收買他身邊的人把這個女子引誘到他的家裡,一個多月後,就將這個女子偷偷地帶走了。

嚴武的父親是中書侍郎嚴挺之,為當時名相。《舊唐書》說嚴武“神氣雋爽,敏於聞見。幼有成人之風,讀書不究精義,涉獵而已。”他二十歲便調補太原府參軍事,後被隴右節度使哥舒翰奏充判官。

安史之亂髮生,嚴武隨肅宗西奔,參與了靈武起兵,隨後陪駕到鳳翔及長安。至德二載(757年),任給事中。次年出任綿州刺史,遷東川節度使。不久調回京,任侍御史、京兆尹。

上元二年(761年)十二月,被任為成都府尹兼御史大夫、充劍南節度使。這時唐室為了對付吐蕃,合劍南、東川、西川為一道,支度、營田、招討、經略等統為一體,權力相當大。

寶應元年(762年)四月,唐玄宗、唐肅宗父子時隔十四日相繼去世。七月,嚴武被召回京,入為太子賓客,遷京兆尹兼御史大夫。實際是命他充陵橋道使,監修玄宗、肅宗父子的陵墓。

劍南道

嚴武回長安很不順利。他一離開成都,蜀中便大亂。劍南兵馬使徐知道勾結邛州兵佔據西川,扼守劍閣,通往京城長安的道路阻塞,不得前行。直到八月,徐知道與兵發生矛盾,被將所殺,叛亂才被平息。嚴武回京後,在監修二帝陵墓時,頗有魄力,立下功勞。但繼任他成都尹職的高適,治蜀力不能支。里吐蕃內犯,攻陷隴右,直通長安。蜀郡西北部的松州、維州、保州等地都被包圍,後來終於陷落。人們譏諷高適內戰內行(指擊敗永王李璘),外戰外行。朝廷於是再命嚴武為成都尹、劍南節度使,於廣德二年初第三次入蜀。

嚴武抵禦外患的本領比高適高明。廣德二年(764年)七月,他率兵西征。九月破吐蕃七萬餘眾,拿下了當狗城(四川理縣西南),十月又拿下鹽川城(甘肅漳縣西北)。同時遣漢川刺史崔旰(後改名崔寧)在西山追擊吐蕃,拓地數百里,與郭子儀在秦隴一帶主力戰相配合,終於擊退了吐蕃的大舉入侵,保衛了西南邊疆。

征戰途中,嚴武寫下了記述這次戰爭的《軍城早秋》一詩:“昨夜秋風入漢關,朔雲邊月滿西山。更催飛將追驕虜,莫遣沙場匹馬還。”詩的前兩名表面寫景實則暗喻敵軍已經進犯邊關的形勢。後兩句表現出詩人指揮若定的大將風度,抒發了大獲全勝的信念。杜甫曾稱讚嚴詩說:“詩清立意新”。

永泰元年(765年),嚴武突患疾病,死於成都,時年四十歲。追贈尚書左僕射。

唐朝時四川節度使嚴武,少年時仰仗意氣,以俠義自任。

他曾在京城和一個軍使是鄰居,軍使家裡有一個未出嫁的女子,長得非常漂亮,嚴武偷偷地看見後,就用金錢賄賂,收買他身邊的人把這個女子引誘到他的家裡,一個多月後,就將這個女子偷偷地帶走了。

他們往東逃出了東關,就隱居在淮水泗水之間。

這時軍使已經發覺,就跟蹤他們緊追不捨。

並詢問了他家裡人後,就向當地官府告發這件事,並寫了呈狀告到皇帝那裡。

不久皇帝下詔萬年縣捕賊官專門去捕捉嚴武。

捕賊官得令後,兼程趕路,一天可走好幾個驛站,沿路已打聽到了嚴武的行蹤。

嚴武到了鞏縣,正要雇船南下,聽說制使馬上就要到了,害怕罪過難逃,就用酒把軍使的女兒灌醉,乘著半夜時分,解下琵琶上的弦,把她勒死,然後沉到河底。

第二天制使趕到了,把嚴武的船搜查遍了,也沒有發現軍使女兒的一點痕迹,只好作罷而歸。

後來嚴武做了劍南節度使,在任期間,他得了重病,因他的性格特別剛強,從來不信鬼神迷信的事,如有議論這方面事的人,他就要懲罰他們。

忽然,有一天的正晌午時,有一個道士來到衙門前,自我介紹說:“我是從峨嵋山來的,要見嚴武。”

把門的人開始不敢說什麼,後來道士聲調十分嚴厲,把門的人才不得以地進衙向嚴武稟報了這件事。

嚴武也覺得奇怪,就叫人把道士引進了衙內。

看見道士到台階前,就大聲責罵,好象和(空氣)爭論什麼似的,很長時間才斥罵完。

然後道士和嚴武相見,彼此寒暄過後,便對嚴武說:“你有病,大難就要臨頭了,現在你的冤家就在旁邊,你為什麼不懺悔自己的過錯,擺上香火謝罪,為什麼執迷不悟到這種地步。”

嚴武聽後十分憤怒,一言不發。

道士又道:“你好好想一想,曾經有沒有違背良心殺人的事。”

嚴武想了很長時間,說:“沒有這種事。”

道士說:“剛才我到台階前,看見一個冤死的人,披頭散髮的向我哭訴。我開始認為她是山裡的精怪,樹木變的鬼魅在這裡做祟,所以就大聲責罵她,後來她說:“她有上帝的命令,是被你冤殺的,已經得到了允許復仇了。你怎麼可以說沒有這種事呢?”

嚴武沒有想到道士知道得這樣清楚,就又問道士說:“那個鬼長的什麼樣?”

道士說:“那鬼是個女子,年紀有十六七歲,脖子上系著一條象樂器弦似的東西”。

武嚴這才恍然大悟,趕緊給道士叩頭,並對道士說:“天師你可真是聖人哪,是有這件事,我該怎麼辦呢?”

道士說:“她現在想要和你見面,你就應當自己去求她。”

於是就叫人清掃了廳堂,把沒用的東西搬走,在堂上燒上香,把嚴武抬到廳堂里,清心靜氣,並預備了衣衫和笏板。

僅留一個小僮在旁邊侍奉。

堂門外,東邊有一間小屋,也叫人清掃乾淨,並掛了個個門帘,道士在堂門外坐著,口裡含著水,一面噴水,一面又用柳枝掃地,坐在那裡,閉著眼,咬著牙。過了一會看見屋子裡有影子恍動,並發出長吁短嘆的聲音。

道士說:“娘子你可以出來了。”

過了很久,看見了一個女子披著頭髮,脖子上有一條琵琶弦系在咽喉下面,用手掀起帘子走了出來,到了堂門裡,把頭髮整理了一下,披在腦後,面對嚴武下拜。

嚴武一見,又是恐懼,又是懺悔,用手把臉捂住了。

這時那女子說:“你也太殘忍了,我跟著你逃走,就已經是很大的錯誤了,可我是對得起你的。你害怕有罪,把我丟棄在別的地方也就可以了,你又怎麼忍心把我活活的勒死呢?”

嚴武聽後,悔恨萬分向女子連連謝罪。

並想用多念佛經、多燒紙錢的方法祈求免罪。

道士也誠懇地為嚴武請求。

女子說:“不行。我是被他親手勒死的,已經向上帝申訴了這件事,只限期三十年,現在是不可以改變了,死期就在明天黃昏。”說完就走了出去,到了小屋門口,輕輕的飄逸而去。

道士也告辭離開了。

嚴武於是趕緊處理家中的事情,果然到了第二天黃昏時,嚴武就死了。

【原文】唐(“唐”原作“廣”,據明抄本、許本改。)西川節度使嚴武,少時仗氣任俠。嘗於京城,與一軍使鄰居,軍使有室女,容色艷絕。嚴公因窺見之,乃賂其左右,誘至宅,月余,遂竊以逃,東出關,將匿於淮泗間。軍使既覺,且窮其跡,亦訊其家人,乃暴於官司,亦以狀上聞。有詔遣萬年縣捕賊官專往捕捉。捕賊乘遞,日行數驛,隨路已得其蹤矣。嚴武自鞏縣,方雇船而下,聞制使將至,懼不免,乃以酒飲軍使之女,中夜乘其醉,解琵琶弦縊殺之,沈於河。明日制使至,搜捕嚴公之船,無跡乃已。嚴公後為劍南節度使,病甚,性本強,尤不信巫祝乏類,有云云者,必罪之。忽一日亭午,有道士至衙門,自雲從峨眉山來,欲謁武。門者初不敢言,道士聲厲,不得已,遂進白。武亦異之,引入,見道士至階呵叱,若與人論難者,良久方止。寒溫畢,謂武曰:“公有疾,災厄至重,冤家在側,公何不自悔咎,以香火陳謝,奈何反固執如是。”武怒不答。道士又曰:“公試思之,曾有負心殺害人事否?”武靜思良久,曰:“無。”道士曰:“適入至階前,冤死者見某披訴。某初謂山精木魅,與公為祟,遂加呵責。他雲,上帝有命,為公所冤殺,已得請矣。安可言無也。”武不測,且復問曰:“其狀若何?”曰:“女人年才十六七,項上有物是一條,如樂器之弦。”武大悟,叩頭於道士曰:“天師誠聖人矣。是也,為之奈何?”道士曰:“他即欲面見公,公當自求之。”乃令洒掃堂中,撤去余物,焚香於內,乃舁武於堂門內,遣清心,具衫笏,留小僮一人侍側。堂廣外東間,有一閣子,亦令洒掃垂簾,道士坐於堂外,含水噴噀。又以柳枝灑地卻坐,瞑目叩齒。逡巡,閣子中有人吁嗟聲,道士曰:“娘子可出。”良久,見一女子被發,項上有琵琶弦,結於咽下,褰簾而至。及堂門,約發於後,向武拜。武見驚慚甚,且掩其面。女子曰:“公亦太忍,某從公,是某之失行,於公則無所負。公懼罪,棄某於他所即可,何忍見殺。”武悔謝良久,兼欲厚以佛經紙緡祈免,道士亦懇為之請。女子曰:“不可。某為公手殺,上訴於帝,(“帝”原作“是”,據明抄本改。)僅三十年,今不可矣。期在明日日晚。”言畢卻出,至閣子門,拂然而沒,道士乃謝去。嚴公遂處置家事,至其日黃昏而卒。(出《逸史》)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百度百科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