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顏純鉤: 揭一下中共對港民的底牌

香港民眾在尖沙咀組成面具人鏈,抗議”禁蒙面法”(龐大偉)

要不要和林鄭談判,基於一個判斷,便是林鄭有沒有可能讓步?林鄭作不了主,那就要問:中共有沒有可能讓步?最初我們提出“五大訴求”,就是基於中共和林鄭都可能讓步的判斷,結果林鄭讓了一點步,“撤銷”了送中惡法。假如一開始我們就判斷政府不可能讓步,那就不必提什麼訴求了,直接造反就是。

我們有訴求,官方有回應,雙方博奕;官方不回應,鬥爭持續下去,也是博奕。

今日林鄭仍死硬,因為中共仍未拿捏好要不要讓步,如何讓步,讓步後有什麼後果。早前要過“十一”大日子,跟著又是中美談判,現在面臨的是“四中全會”,都是比香港問題嚴重緊急的問題,所以中共採取拖字訣,讓林鄭先對付著,看看內外形勢如何變化,再決定下一步怎麼走。

如果軍事鎮壓沒有嚴重後果,中共早就揮軍入城了,因為那是最簡單直接、一勞永逸的對策。可惜今日與八九天安門那時,已不可同日而語,那時西方對中共還有幻想,今日已經死了心,所以軍事鎮壓就是孤立自己、與全世界為敵的最後一著,不到萬不得已,不會用這一招。

此外,中共也可以指使林鄭引用緊急法,把一切類似軍事管制的惡法逐一推出,達到沒有軍隊入城、而其結果與軍事鎮壓同等的准軍管狀態。可惜美國推出《香港民主與人權法案》之後,這個招數也行不通了,一用也等於與全世界為敵。

中共目前面臨窘境,很多難題堆積,國內雖然一片愛國之聲,但中共自己也知道,中國人的愛國都是靠不住的,只要全國失業率上升,樓價崩盤,數億人的退休金髮不出來,愛國心就會一夕倒轉;甚至,只要豬肉供應緊張,物價高漲,都可能造成人心浮動。

現在外部敵人越來越多,環境還會更惡劣,如果外部因素促成內部劇變,內外夾擊之下,很可能導致政權不穩。可以說,香港問題是在中共最不想發生的時間點發生了,香港問題攪在內外問題的中間,很可能牽一髮而動全身,因此處理香港問題,便不是錢多任性那麼簡單的事。

對中共來說,目前唯一的辦法的是給林鄭權力,讓她動用警力鎮壓,希望把香港人打怕了,怕了會縮,縮了就慢慢收拾殘局。但香港人太齊心太堅定,林鄭又太笨,文的武的都不靈,不但不靈,而且越搞越大劑,把更多香港人變作敵人。百分之七八十的香港人反共,使局面更不好收拾,使他們動用軍事鎮壓的難度更高(解放軍入城至少死傷以十萬計),也更找不到可以脫困的辦法。

本來拖下去也不失為一種以守為攻的策略,可惜拖本身也對中共不利。民眾的集體抗爭有高度傳染性,香港人一鬧,已經有別國的人民有樣學樣,紛紛群起鬧事。世界各國有人模仿,香港近在大陸肘腋,更對大陸人有示範作用。任由香港的麻煩拖下去,就會成為大陸民間抗爭的催化劑。

10月14日晚,香港民眾呼籲美國通過《香港人權民主法案》(李天正/看中國

中共用軍事鎮壓,一定要去到最惡劣沒有得退的絕境才會發生,目前還未到這種境地,他也不想去到這個絕境。因此,如林鄭的警暴不能解決問題,輸入武警國保用骯髒手段跟蹤暗殺也不能解決問題,而拖延下去又有更多風險,那中共還有什麼選擇?

當下中共最棘手的,就是不能煞停警暴。警暴不得人心,只是把更多中間市民推到反抗陣營中去(連中大校長、駱應淦這些高層精英都坐不住了);警暴在國際上很難看,只會激起更多西方朝野的憤怒(美國會已出法案,歐洲各國也都有撐港聲音);黑警作惡太多,擔惡名吃惡果,內部鬧起來只怕彈壓不住。但沒有警暴,無法對付勇武派的街頭行動,無法震懾中間市民,單方面停止警暴,而得不到勇武派的停火回應,那等於繳械投降。

軍事鎮壓行不通,拖又拖不起,中共只剩下讓步一途,我不知道他還有什麼其他底牌。現在拖著,只是他期望有別的轉機出現,但筆者也看不到他有什麼轉機,因為香港人一定不會退,而內外條件拖下去只會更惡化。

要讓步,最直接的辦法就是先叫林鄭執包袱走人,這是最簡單而對中共成本最低的辦法,也不會讓中共失太多面子,因為林鄭無法管治香港,只好換人,任何國家都是如此。

換了新人,先止警暴,勇武派收歛,讓社會恢復秩序,再談其他。

當然,依中共的本性,很難走這條路,但形勢險峻,要嘛讓步,要嘛走向更大風險,如何拿捏,就要看最高領導的政治智慧了。作為香港抗爭者,對此抱一線希望,從最好處去爭取,作最壞的打算,這是明智的選擇。

說到底,這就是中共的底牌,這也是筆者對中共讓步保留一線希望的理由所在。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作者臉書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