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國際財經 > 正文

一帶一路侵入歐洲 中共以遊說策略躲避關注

作為中共全球化計劃的幕後先鋒,北京資助的智庫、研究機構正在歐洲各地如雨後春筍般湧現。為達到北京「一帶一路」侵入歐洲的目標,它們正積極展開遊說。同時,其精心設計的遊說策略成功地避開了關注,使其並未引起過多的注意。

圖為歐盟旗幟。

作為中共全球化計劃的幕後先鋒,北京資助的智庫、研究機構正在歐洲各地如雨後春筍般湧現。為達到北京“一帶一路”侵入歐洲的目標,它們正積極展開遊說。同時,其精心設計的遊說策略成功地避開了關注,使其並未引起過多的注意。

這些北京掌控的智庫和機構所推行的侵入歐洲的計劃,都被中共稱為“一帶一路”項目,這是中共外交政策的旗艦項目。但“一帶一路”引發的債務陷阱、5G安全、中共國有企業建造的橋樑、鐵路和港口的安全影響,以及這些基礎設施能否給當地人帶來實實在在的好處等等關鍵問題,也使人們越來越擔憂。

據分析人士透露,歐洲各國的部長、立法者和政策顧問在這些問題上尋求建議時,都會受到來自中共遊說軍團日益增長且往往很隱蔽的影響。

勾畫歐盟“名人”地圖

“協力管理諮詢公司”(Dezan Shira and Associates)的董事長兼創始合伙人克里斯•德文希爾-埃利斯(Chris Devonshire-Ellis)透露說:“北京已經投入了更多的資源,用於遊說歐盟及與其有關的有影響力人士。”協力管理諮詢公司是一家專門為尋求進入和拓展亞洲業務的國際企業提供外國直接投資服務的專業公司,總部在北京朝陽區。

他說:“他們已經繪製了整個歐盟構架的地圖,並通過大使館,設法拼出了一張簡明的、標明了誰與誰有聯繫,以及誰有可能影響和促進他們的商業利益的‘名人’地圖。”

2013年,中共啟動了“一帶一路”計劃,旨在通過與拉丁美洲、歐洲、亞洲和非洲的60多個國家合作開展基礎設施項目,在全球建立自己的地緣政治影響力。

埃利斯表示,中共政府在侵入非洲的投資中積累了遊說經驗,在遊說方面的能力甚至超過了歐盟。

中共情報研究項目是一個具有全球影響力的機構,不僅只與歐盟有聯繫。

根據埃利斯的說法,《非洲大陸自由貿易協定》(African Continental Free Trade Agreement– AfCFTA)“需要大量的遊說和手段,才能讓泛非洲各國政府圍坐在一起同意該協定。”

“這種影響力超出了歐盟的能力。同樣的情況也發生在‘一帶一路’的倡議上。”

2015年,歐盟(EU)對布達佩斯-貝爾格萊德(Budapest-Belgrade)鐵路項目施加了立法影響,堅持要求對招標進行監督,並遵守歐盟強制施加的控制和監管規定,令中共談判代表措手不及。

這條連接歐盟成員國匈牙利和非歐盟成員國塞爾維亞的高速鐵路,被視為是“一帶一路”倡議在歐洲的試金石。由於受到歐盟干預的拖累,一些分析師認為,在該項目啟動之後的5年中,北京幾乎不可能會取得任何進展。

而埃利斯在早些時候提出的一份報告中指出,三年後,中共政府就從圍繞該合同的鬥爭中走了出來,並決心加強遊說活動。

中共在歐洲迅速發展智庫網路

“一帶一路”杜倫大學(Durham University)東亞政治學助理教授、當代中國研究中心(Centre for Contemporary Chinese Studies)主任馬格達雷娜(Jakimow Malgorzata)認為,能夠影響歐洲政策制定者和知識分子的關鍵因素是中共在歐洲迅速發展起來的智庫網路。

馬格達雷娜表示:“中共的智庫網路非常龐大,”“它們已被中共外交部確認為軟實力的主要工具。”

北京的這種遊說策略給歐洲的監管者和提倡透明度的人敲響了警鐘,他們擔心中共政府可能正在利用歐盟遊說團體缺乏透明度這個漏洞。

遊說監管機構歐洲公司(Corporate Europe)今年4月發布的一份報告指出,“在布魯塞爾舉行的以中國為主題的會議和研討會,實際上往往都是得到了中共政府的贊助。”

“在布魯塞爾,設立和資助智囊團是一種眾所周知的遊說策略。這些智囊團能給人留下客觀公正的印象,同時也能幫助塑造制定某種政策的氛圍。”

埃利斯在早前一份名為“誰是誰的人”的分析中,將這份報告稱作是在歐洲進行遊說活動的中共的“花名冊”。該報告列舉了分布在歐洲各地的數十個組織和網路,它們都與中共有著密切的聯繫。而實際上,除此之外,中共還有更多的其它智庫和機構。

根據透明國際組織(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的說法,與美國不同,歐盟權力機構沒有強制性的遊說者登記制度。

透明國際組織的歐盟倡導官員維托爾•特謝塔(Vitor Teixeita)將布魯塞爾描述為美國以外最具政治色彩的城市。他指出,遊說歐盟是影響大規模政策一種非常有效的方式。

“歐盟委員會(European Commission)僱傭了3萬多名員工。議會由28個國家的751名歐洲議會議員組成。”

他說,他們相信僅在布魯塞爾就有超過30,000個遊說者(註冊和未註冊)。“這相當於每個為歐盟委員會工作的人身邊就配上一個說客。”

雖然經驗豐富的政治家可能會辨別出——無論是好是壞——一個偽遊說者,但目前這批歐洲議會的議員中約有62%是“新手”,而且根據特謝塔的說法,他們可能更容易受到這種遊說的影響。

“一帶一路”是中共打包海外投資項目的一種方式

埃利斯指出,中共的遊說活動是否是一個問題,要取決於你詢問的人是誰。埃利斯將其描述為一種不平衡。

他表示:“這是因為他們在情報收集方面比歐盟做得更好,而歐盟反過來也沒有一個構建得很好的針對中共或亞洲的情報平台。”

查爾斯•帕頓(Charles Parton)是前英國駐中國外交官,同時也是Royal United Services Institute的高級研究員。他說:“一帶一路並不存在。”

他說:“它(一帶一路)只是一個宣傳口號,而且非常有效。但真正存在、真正重要的,是中共的全球化計劃。”

他還表示:除了“共贏”、“共命運”等“一帶一路”的標準口號,“一帶一路”是將中共的海外項目、投資、技術收購和交易打包在一個商標之下的一種方式。

帕頓表示,中共政府希望通過“一帶一路”向世界傳遞這樣的信息:“中共的崛起是不可避免的,也是不可抗拒的。”

他說,儘管基礎設施項目可能對建設項目的中共承包商有利(這些承包商受到官方的保護),但目前尚不清楚,這些項目實際上能給當地人帶來了什麼好處。

他解釋說,對於那些試圖了解這些問題的答案的政府官員,中共的遊說和影響力把這個問題攪成了看不清究竟的渾水。

歐洲學者和智囊團專家的自我審查

他指出了歐洲學者和智囊團專家的自我審查問題,這些專家甚至都間接的與中共有著資金利益聯繫。

帕頓提到“吊燈上的蟒蛇”這個概念,這是中國專家林培瑞(Perry Link)用來描述中共的審查制度的一個書名。“它不需要直接咬誰,也不需要下來,只需稍微移動一下它盤著的身軀,其陰影就會有所變化”。

林培瑞在《吊燈上的蟒蛇》(The Anaconda in the Chandelier.)一書中把中共的審查制度描述為一條蜷伏在頭頂吊燈上的蟒蛇,蟒蛇不需要動,它這樣一直沉默的意思就是“你自己看著辦”!於是每個人在蟒蛇的陰影下都會自動做出或大或小的對它有利的調整。

帕頓表示,據他所知,在有中共官員出席的會議上,都會有一些原定演講者直接被取消了資格,即使贊助商並不一定是一家中共的機構。

他表示,一些囊中羞澀的智庫都在從中共那裡獲得資金,取消一些演講者的發言將避免“尷尬的話題”。

此外,西方政府的決策者也缺乏針對中共的專業知識。他表示:“各國政府(我和一些政府打過交道)對中共的了解真得不多。”

帕頓說,政府沒有適當地關注大量的智囊團和學術團體中“誰是誰的人”這個問題,以及這些人的同情和支持對象都是誰。

他表示,一些在中國出生的學者還由於害怕在國內的親戚受到影響而自我審查。“在我們的體系中,有一些在中國出生的學者,他們在中國還有親戚,或者未來打算回國,”“按照共產黨目前的運作方式,你必須分清哪些是自己可以寫的內容和可以發表的言論。對於這些人來說,對於他們的職業生涯來說,除了順著共產黨的路線之外,談什麼都是相當危險的。”

他補充說:“其中一些人已經在我們國家呆了很長時間,”“我現在就能想到一個人,他經常在電台和媒體上發表評論。但他所說的都是中共宣傳部的東西。”

國際關係的新形式?

帕頓說,這種遊說策略類似於一家大型國際公司的遊說策略,“不過,我認為兩者之間有很大的區別,因為它是中國共產黨,這就使得情況大為不同。”

對於那些想了解北京外交政策最終動機的人來說,他提到了習近平的一次講話,其中指出:“社會主義制度和西方資本主義制度之間存在的鬥爭”。

當北京發起“一帶一路”項目時,軟實力的信息從一開始就被建立起來了,據馬格達雷娜介紹,一些學者將之稱為“去安全化”的更廣泛的信息。

她說,這種“去安全化”的說法是指中共試圖將自己描繪成一個不具威脅性的國家,它與美國越來越多地提出的“中共威脅論”相背離。

北京努力散播的這些信息是:“中共不像美國,美國試圖在世界各地傳播新殖民主義……。”

她說:“中共想要的是語言和話題的變化,”“例如,如果你想到中共的人權問題,20年前,我們談論的都是人權問題。現在我們甚至已經沒有人會提到人權這個詞。現在,在這些論壇上都在大談這種‘失禮’是完全不可接受的。”

馬格達雷娜表示,北京在有關“一帶一路”的講話中多次強調要創建一種全新的國際關係。

她說,學者們一直在試圖弄清楚這種說法是否屬實。“我的觀點是,它不屬實。這實際上是一種典型的現實政治或威斯特伐利亞式(Westphalian)的國際關係。這根本不是什麼新鮮事。”

近日,北京掌控的遊說團似乎正面臨一場艱難的戰鬥。

上周,歐盟委員會發布了一份報告,幾乎毫不掩飾地提到了華為的5G技術安全問題。該報告警告稱,“非歐盟國家政府支持”的實體,是針對5G移動技術安全的最大威脅。

這反映了華盛頓在“一帶一路”問題上日益強硬的態度,這種態度通常被中共描述為“冷戰思維”。

在中歐和東歐,“一帶一路”已經取得了一些進展,但公眾對中共基礎設施項目的懷疑仍然很深,其它地區的“一帶一路”項目也因安全等問題遭到抵制和反對。

2018年,中共投資者撤出了瑞典呂瑟希爾(Lysekil)的一個深海港口項目。

但無論如何,有一件事是肯定的:隨著歐盟對“一帶一路”進行評估,並提出更多的疑問,北京肯定在積極活動以期對結論施加影響。

本文作者西蒙•維奇(Simon Veazey)是一名自由作者。讀者可以在推特上關注西蒙:@SPVeazey@ spveazey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Simon Veazey/高杉編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財經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