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對比 > 正文

夏聞: 兩大人物影響香港命運 李嘉誠選哪邊?

10月19日晚,香港民眾在香港愛丁堡舉行國際人道救援祈禱會。
10月19日晚,香港民眾在香港愛丁堡舉行國際人道救援祈禱會,呼籲國際社會關注港人面臨的人道危機。

發生在香港的是一場反抗暴政入侵、捍衛自由的抗爭,已經持續4個多月了,香港人的勇氣、素質和耐力得到了全世界的尊重和欽佩,未來的全體中國人都會為香港同胞的這場抗爭而自豪。

香港命運會如何?這取決於香港人的勇氣,北京當局是否敢公然動武,和外部世界對普世價值的支持。

但從更廣的時空看,這場抗爭來源於兩種不同思想的抗爭,這兩種思想都已經深刻改變人類歷史,但它們之間卻象是水與火,不可能兼容。

香港人從開始的反送中,到現在的要求真普選,廢止蒙面法等六大訴求,是因為港人看到自己的自由正在被侵蝕,自己正在一步步變成“被圈養的豬”,香港人已經退無可退。

而北京卻是如何對待香港問題呢?對內,他們污衊宣傳香港人是要獨立,煽動同胞之間的仇恨。對外,他們把問題歸罪為香港的高房價導致年輕人買不起房,把這說成港人抗爭的理由。

其實香港人六大訴求無一涉及經濟問題,北京這種說辭,正好暴露了他們思想中的問題,他們真的是把香港人當成了“被圈養的豬”,他們以為把豬圈修的大一些,豪華一些,就能解決問題。而香港人所抗爭的,恰恰就是這一點,因為人不是豬,人要有尊嚴,人有參與公共事務的需求,人有保護自我自由的需求。

中共的指導思想是造成香港亂局的根源。中共是馬克思主義政黨,中共至今還高調宣傳馬克思是人類千年第一思想家,馬克思是中共思想源頭。

而香港人所要求的真普選,真法治,對個人言論自由,表達自由的保障,要求政府不得因信仰和政治觀點迫害公民等,這些都是當今人類的普世價值,其代表國家是美國,而美國的開國之父們中的代表人物就是華盛頓

馬克思和華盛頓,這兩個人都是“大”人物,但是他們的所“大”之處是相反的。香港問題無關領土,無關獨立,而是這兩人所代表的背後思想的衝突。

馬克思給人類造成的災難是前所未有的“大”。1999年哈佛大學出版社出版的《共產主義黑皮書》中統計,20世紀發生在共產主義政權下的大規模迫害造成了總計8500萬到1億人之間的死亡。這其中就包括了6500萬大陸同胞,很多香港人就是49年後被迫背井離鄉從大陸逃到香港,而倖存下來的。

而華盛頓的心胸和他所參與創建的美國,其生命力是非常的“大”,美國在二戰中戰勝了德國、日本,在冷戰中戰勝了前蘇聯,避免了人類一次次滑向黑暗極權深淵。這種保護人權自由的普世價值思想,不但讓美國長時間強大,也讓全球前所未有的廣大人群能夠安居樂業,個體尊嚴得以被保護。美國成了世界各地人們嚮往移民的國家,就連中共高官們的家人很多也拿了綠卡、成了美國公民,或者要想方設法把孩子生在美國。

馬克思的本質是煽動人性中的惡,不但和華盛頓所代表的自由普世價值不兼容,也和中國傳統文化不兼容,所以共產黨建政後,必須在一次次運動中,去砸爛破壞中國傳統文化。

而香港,因為歷史原因,是一個既保留了很多中國傳統文化,又同時具有現代普世價值的地方。所以,今天的香港人,當然會用最大的力,堅決的對馬克思說不。

北京攻擊香港地產商,聲稱這是香港民眾抗爭的原因,導致隨後出現了不少“捐地”,這正是典型的馬克思主義思路。

李嘉誠在壓力下拒絕配合這次鬧劇,相反卻在10月4日宣布捐資十億港元支持中小企業,這其實是對民間資本自由經濟的表態支持,也是對馬克思的直接拒絕。

今天,對待香港民眾的抗爭,每個人都在選邊,人們或者站在馬克思那邊,或者站在華盛頓這邊,歷史和時間將評判人們在今天的選擇。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看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