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蠻族勇士:2019年中國統計年鑒研究:國人真富了嗎?

作者:
所謂年入百萬,那都是極少數的情況,唯有為數極少的金融、房地產和互聯網行業的精英可以達到,付出的代價就是沒有節假日與休息時間的連軸加班。就城市這批20%的高收入群體而言,他們中的大部分人都生活在東部的一二線城市,他們中的父輩那一代經歷過艱難,也深知人間疾苦,現在普遍都有個一官半職,或者在技術和學識上有了深厚的積累。然而他們的後輩,95後年輕一代,在普遍意義上已經廢了,他們一方面怠於學習和思考,另一方面又喜歡刷存在感。

在這裡,我要給出的是2019年中國統計年鑒中的一組值得仔細研究的數據:全國居民收入按五等分分組後的情況。

我們將會看到,收入最低的20%底層國人和收入最高的20%頂層國人,他們的收入差距,到底有多大。由此,我們將會更加深刻的了解中國民眾的生活現狀。這裡需要說明的是:中國國家統計局的收入數據來源為全國百分之一人口的隨機抽樣調查,數據可信度很高。

一、全國五等分情況

按2018年的數據,全國第五檔最低收入的20%的人口,年收入為6440元。以戶均人口3.2人計,最低收入的這20%家庭年收入僅2萬元!全國20%的人口規模,這已經是2.8億人口,不是小數目了。注意,這裡的兩萬塊錢,是家庭年收入的概念,3個人一年的吃喝拉撒住柴米油鹽醋,都靠這兩萬塊錢。各位能夠理解這是概念嗎?一個人維持生存所必須的熱量,每天就必須要花10塊錢購買身體必須的糧食以及油鹽,以保持在長期的輕度營養不良狀態,低於這個支出水平,就會造成嚴重的營養不良,無從維持生命。這意味著這種家庭每年要拿出超過一半的收入在維持生存所必須的食物之上,豬肉是肯定吃不起的。至於服裝、教育、醫療、交通等其它各種必須的支出,動不動就是幾百上千的支出,那根本就不知從何而來。事實上,這意味著:中國有高達2.8億的人口,只要生病,就只能等死,或者隨便挖點草根回來煮點水,號稱中醫藥,作為安慰劑服用。

全國居民收入按五等份分組的人均可支配收入情況(單位:元人民幣

收入第四檔的中等偏下戶,人均年收入14361元,戶均年收入45955元,比最慘的低收入群體也沒好到哪裡去,大致上也就是勉強維持生存的狀態,掙扎能力稍微強點,生病了還能吃一口便宜的葯,大病是不敢有的。即便是收入第三檔的中間戶,人均年收入也只有23189元,一家人的年收入也就是74205元。7萬塊錢出頭的家庭年收入,大致可以維持溫飽,但是要說這就是小康水平,那是談不上的。30塊錢一斤的豬肉,以這種中等家庭的收入水平來說,是不能每天都吃的。哪怕是每天買上半斤肉,那一年也要花5475塊錢,占家庭總收入的比值達到7.4%,這也是一筆巨大的開支,足以讓這20%的中間收入群體的習慣精打細算的家庭主婦們猶豫半天了。

比較有趣的是第一檔高收入群體的人均年收入,2018年的數據為70640元,比第二檔的中間偏上戶的年收入36741元,高出了近一倍,比第五檔的最低收入群體,更是高出了近11倍。這個貧富分化的問題,農村和城市的表現不太一樣,農村的問題甚至更加嚴重。關於這一點,我們在下面來細說。

二、農村五等份情況

農村居民的收入當然低於城市居民,將農民的收入與城市居民進行區分,有助於我們更加深刻的了解中國的貧富差距問題。2018年中國農村常住人口數為56401萬人,每20%的人口數為1.28億人。根據上表的數據,第五檔的低收入群體,人均年收入水平僅3666元,每天十塊錢的收入,剛好可以滿足輕度營養不良的要求,不用立刻餓死。這意味著中國至今仍有為數高達1.28億的農民,依然在餓死邊緣苦苦掙扎。對這樣的低收入農村家庭來說,不可能有任何改變命運的機會。第四檔(年人均8509元)和第三檔(年人均12530元)的收入水平大概也就是脫離了因為營養不良而餓死的威脅,不過也就是勉強維持溫飽,這裡也不用多說,想要培養出一個大學生來改變家族命運,那是不可能的,根本就沒有這種經濟實力,這種家庭的子女,只能是為城市的各基礎製造企業,提供源源不斷的勞動力。

農村居民收入按五等份分組的人均可支配收入情況(單位:元人民幣)

即便是農村第二檔的收入水平,人均18051元,這也不是多高的收入,以農村家庭人均四人計算,家庭年收入也就是7.22萬元,比溫飽稍微強點也有限,想要供養一個孩子去讀大學,每年至少兩萬塊錢的學雜費食宿費開支,那就要全家人節衣縮食省吃儉用,犧牲一個兄弟姐妹出去打工,養出一個鳳凰男。這是農村第二檔收入群體的宿命。

當然了,農村第一檔的最高收入群體,人均年收入可以達到3.4萬,家庭年收入可以達到13.6萬,在農村而言,這就很不錯了。各位,這種數據,意味著即便是在農村地區,貧富分化情況也非常嚴重。農村地區的第一檔收入水平,同樣比第二檔高出近一倍,比第五檔高出近10倍。這1億多的高收入農民,算是雄踞在農村地區的王,他們一般都有著各種幹部身份,書記、村長、小組長,或者有著相對強大的家族背景。他們的子女都會送到城市裡接受相對高端的教育。他們代表了農村地區的管理秩序。

在這裡,必須要著重指出的是:農村地區的貧富差距問題,在持續的惡化。2013-2018年,農村第五檔的最低收入群體的人均收入增幅僅為27.4%(3666/2878-1);而第一檔的富裕農民的人均收入增幅達到了59.6%(34042/21323-1)。財富在加速流向那少數的掌控了管理秩序的富裕農民,並且在趨勢上已經無從遏制。

三、城市五等分情況

首先說明,城市的貧富差距問題也很嚴重,不過比農村目前那種加速分化的情況稍好。2018年城市最富裕的第一檔居民人均收入水平84907元,較第二檔的49173元雖然也高出了72.7%,不過較第五檔的低收入戶(人均收入14387元),只高出了3.9倍,沒有達到十倍那種可怕的差距。2013-2018年,城市最低收入群體的收入增幅達到45.4%,而最高收入群體的收入增幅也就是47.0%,兩者的增幅幾乎一致。這是由於城市有著相對成熟的司法體系、社會福利制度、最低工資保障制度等,能夠向低收入群體提供社會關懷,城市的富裕人群也未能真正掌控城市的管理秩序。如此兩相對比,城市的低收入群體的生活質量,當然顯著高於農村地區。城市最低的第五檔收入水平,在數據上還略高於農村的第三檔中間收入水平。

城鎮居民收入按五等份分組的人均可支配收入情況(單位:元人民幣)

當然了,城市的生存難度,比農村要高。農民可以自己種菜自己吃,也沒有多少交通支出,所以年收入3千出頭的農民依然可以維持活著(活著,真是這些生命的最高目標了)。但是城市居民,每天睜開眼睛就要花錢,水電煤氣,地鐵公交,全都是開支,這是沒法子的事。城市第三檔的中間收入者,人均年收入3.52萬元,以城市家庭人口2.5人計,家庭年收入8.8萬。夫妻兩人,每人能掙個4千左右的月工資,這就是典型的城市家庭的收入情況。當然了,廣大的中西部城市的基層公務員或普通教師,月薪也就是四千元左右,還未必能每個月都能按時領到手。這才是中國的真實情況。

城市那20%的高收入群體,人均年收入84907元,家庭年收入21萬出頭,也就是這樣了。所謂年入百萬,那都是極少數的情況,唯有為數極少的金融、房地產和互聯網行業的精英可以達到,付出的代價就是沒有節假日與休息時間的連軸加班。就城市這批20%的高收入群體而言,他們中的大部分人都生活在東部的一二線城市,他們中的父輩那一代經歷過艱難,也深知人間疾苦,現在普遍都有個一官半職,或者在技術和學識上有了深厚的積累。然而他們的後輩,95後年輕一代,在普遍意義上已經廢了,他們一方面怠於學習和思考,另一方面又喜歡刷存在感。他們最喜歡的網站是知乎和抖音,他們的日常生活是漠視第五檔的那2.8億人,嘲笑第四檔,諷刺第三檔,並隨時警惕和打壓第二檔可能的階層超越。

或許,在理解了上面的這三個表格之後,各位可以更加深刻的理解中國,理解為什麼經濟必須保持增長;理解基礎製造業的低薪工作崗位,為什麼對中國具有不可替代的關鍵意義;理解那些最底層的國人,為什麼不惜一切代價,也要改變命運!

責任編輯: 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