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四中全會召開 北京突發2大罕見異常 明居正料將涉重大問題 反習勢力會發難

中共四中全會終於開幕,台灣學者明居正預料反習勢力會有一定動作,但習近平有能力擺平。對於外界對習近平接班人的猜測,阿波羅網時事評論員王篤然分析認為,可能性不大,即使發生,也只是習近平為平息反對聲音作出一種姿態。外界還猜測,此次應對一年來下行不止的經濟問題作出重大決策,但彭博報道認為,相對於經濟,習近平更看重掌握權力。

就在中共開會之際,北京出現罕見的狂風沙塵天氣,15小時內河北新疆貴州甘肅四省接連地震。王篤然分析認為,從中國傳統的天人合一學說和西方的概率論分析,這是上天的示警。黨媒吹噓,中共的統治是「中國之治」的「新境界」。然而,中共開會之日卻將異見人士控制起來,被認為是對黨媒的莫大諷刺。

老天爺示警?四中全會開幕當天,北京遭大風沙塵齊襲,近十年同期罕見

10月28日,北京遭大風和沙塵襲擊,局地瞬時風力達9級以上,有路人被砸傷。受沙塵影響,北京市PM10濃度達6級重污染。此外,大範圍沙塵侵襲北方,多城市出現重污染。

28日早上一出門,不少市民都感受到了大風天氣的威力。微信朋友圈裡,各種大風天兒的段子也刷了屏。一夜間,多地樹木被大風吹斷,街頭單車被吹倒。

28日上午7時50分,位於朝陽區的「朝外SOHO」一燈箱廣告牌被大風吹倒,將一名路過行人砸倒在地。被砸到的行人是一名女子。被吹倒的燈箱廣告牌二十厘米厚半米多寬,高度近兩米,在地面上還有一大灘血。目擊者表示,「那人流了不少血,傷的不輕。」

視頻:沙塵起,北京已陷重度污染

根據資料分析,北京本次出現的大風、沙塵天氣過程為近10年同期唯一一次(2009-2018年10月下旬觀象台大風、沙塵日數均為0天)。

視頻:瑟瑟發抖!9級陣風裹沙塵突襲北京

歷史上沙塵日數最多為2天(1954年),大風日數最多為3天(1972、1974和1981年),2000年以來最多為2天(2003和2008年)。

對於中共四中全會開會之日北京突然遭遇大風沙襲擊,阿波羅時事評論員王篤然分析認為,從氣象學角度而言,這次大風沙塵天氣是十年不遇的,1年有365天,10年就是大致3650天,1天除以3650天,這是不到萬分之三的概率,這是很小的概率時間,幾乎是不會發生的情況。

王篤然接著說,另外,中國傳統文化有天人合一的學說,相信異常的天氣變化不是偶然的,是有人做下了違背天理的事情,引發上天的警告。中共開四中全會,北京大面積出現大風沙塵天氣,從傳統文化角度上講,不是中共吉兆,而是遭天譴。不僅北京天氣異常,四中全會開幕,15小時內,北京在內的河北,還有新疆貴州甘肅四省接連地震,也是同樣的意思。

罕見!四中全會開幕,15小時內河北新疆貴州甘肅四省接連地震

中國河北、新疆、貴州、甘肅四省10月27日至28日凌晨,罕見接連發生地震,引發民眾恐慌。(視頻截圖)

就在四中全會開幕當天和前夕,中國河北、新疆、貴州、甘肅四省10月27日至28日凌晨,罕見接連發生地震,引發民眾恐慌。其中甘肅省地震強度為5.7級,震感強烈。大批民眾在下著雪的寒冷深夜逃到大街上避難,當地網友在微博上發消息稱,到處都是裹著被子的人。

北京時間10月27中午11時37分至28日凌晨2時許,約15小時內,河北、新疆、貴州、甘肅四省接連發地震,頗為罕見。

據中共地震台網測定,28日凌晨1點56分,在甘肅甘南州夏河縣發生5.7級地震,震源深度10千米。

1點9分在貴州六盤水市盤州市發生3.4級地震,震源深度7千米。

在此前一天,27日下午1點29分,新疆阿克蘇地區烏什縣發生5.0級地震。

27日上午11點37分,在河北張家口市懷安縣附近也發生3.2級左右地震。

其中地震強度最大的甘肅,震中距夏河縣19公里、距合作市23公里。地震發生後,合作市、夏河縣震感強烈,並伴有餘震,有樓房牆體開裂、牆皮掉落,恐慌的民眾在寒冷的深夜逃到大街上避難。

目前甘南州天氣惡劣,又是雨又是雪,西北風3到4級,氣溫-8℃到5℃。

一名離震中只有7公里的當地網友在微博上發文稱,「剛才嚇死了,以為房子要塌了,現在滿大街都是裹著被子的人。」

蘭州市區距震中148公里,但震感也很明顯,在網上傳出的視頻顯示,一居民屋內的吊燈搖晃不止。

另一名合作市甘肅民族師範學院的學生在微博上表示,因為有餘震,全校所有人都在學校操場站著。

微博上還有消息稱,直到凌晨4點多,兩地仍有很多民眾穿著大衣在外避險。

四中全會召開,明居正料將觸及香港問題反習勢力會竄擾

《法廣》28日報道,中共十九屆四中全會10月28日至31日一連4天在京西賓館舉行,主要議題第一是中央政治局向中央委員會報告工作;第二是近四百名與會的中央委員及候補委員,審議《中共中央關於堅持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

中共每屆任期五年,其間會舉行七次中全會,一般每年會舉行一次中全會,而第四次中全會一般談黨建,按例應於去年秋季舉行,故今次的四中全會與「二中」和「三中」相隔一年半,頗為罕見,台灣大學政治學系名譽教授明居正在當地電視節目中分析,這與過去一年中國面對中美貿易戰和經濟增長下滑有關。

明居正指出,簡而言之,此次會議議題就是要加強中共統治。另外,就是增補過去一年半下台的兩名中央委員。

據香港傳媒報道,增補的常委人選可能是陳敏爾和胡春華。

明居正預料,是次會議將討論中美經貿及示威不斷的香港問題,反習近平派亦可能會反撲,因為習近平日前在講話中提及禍起蕭牆,明顯是感到有黨內反對勢力作祟。但他相信,習近平應有能力擺平,反習勢力得逞的機會很微。

對於中共增補常委人選問題,阿波羅時事評論員王篤然分析認為,雖然媒體放風會增補常委做習近平未來的接班人,但此時有人入常不太會發生,因為不太符合中共常情。這種安排不一定會出現,即使真的出現,習近平也不會在20大交權。不僅沒有跡象顯示習近平會在20大退休,反而是種種跡象顯示,習近平計劃要長期做下去。習近平這樣做也是不難想像的,他反腐打大老虎嘎然而止,沒有拿下最大的政治反對派江澤民、曾慶紅,他的政治生命和人身安全就一直受到威脅。所以即使有人入常,貌似是他的接班人,那也不過是習近平為平息黨內對他的不滿,和反對聲音作出一種姿態而已。

彭博:對習近平而言掌權比經濟重要

《自由時報》報道,對於中共「千呼萬喚始出來」的「第十九屆四中全會」,外界關注中共是否會在應對一年多下行不止的經濟上作出重大政策決定,彭博報道指出,對中共總書記習近平而言,能不能牢牢抓緊權力、控制國家政經,仍是比中國經濟更重要的事情。

按以往慣例,中共要在三中全會討論經濟問題,然而本屆中共中央召開的二、三中全會,都是為了討論「政治」,自那時以來,中共已一年又8個月未召開全會,部份專家期待本次全會將聚焦於經濟改革、穩定及開放等議題。

然而經濟學人智庫(Economist Intelligence Unit)首席中國經濟學家任韜(Tom Rafferty)事先表示,儘管外界期待本次全會能提供更清晰的2020年經濟展望,但不應期望太高,明年的中國經濟展望,本次全會可能給不了答案。

中共黨媒媒提開闢「中國之治」新境界

中共中央級喉舌新華社,在四中全會開幕當天,周一28日報道稱,天下大治是古往今來無數治國者孜孜以求的理想,也是中國共產黨追尋的「中國之治新境界」。

然而,據香港官方香港電台發自北京的報道,四中全會召開之際,一批異見人士被當局派人上門監視,直到4中全會閉幕為止,他們包括維權人士李蔚等等。

阿波羅特約評論員林禾評論說,一個掌握政權的黨派在開會之際控制異見人士,顯然與官媒吹噓的「天下大治」背道而馳。

林禾表示,中共面臨一個內憂外患的動蕩時局,內部經濟下行不止,失業人口上升,消費疲弱,物價飛漲,群體抗爭事件無日無之;30年前的六四天安門事件,20年來對法輪功的鎮壓,等等更多政治和社會事件,導致中共的「敏感日」越來越多,每年維穩經費都在增加;如今,香港反送中運動顯示民眾的覺醒,「滅共光復」不僅是港人的心聲,也是中國人的心聲;中共國力在貿易戰的推進中正被削弱,中共所謂的「中國之治」,根本無從談起。開會當日,北方狂風大作,沙塵瀰漫,說明中共的統治已然是天怒人怨,何來「中國之治新境界」?

責任編輯: 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王篤若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