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好文 > 正文

【怒火文】蔣大公子:一個保安解析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

作者:
我一個保安證就要上千塊錢,辦一個身份證才二十元。是所有證件里最便宜的,所以身份證是最不值錢的,搞清楚了吧?明白了,你以後就不要到處亂跑了,閑得無聊就到居民委員會的麻將室里摸一摸麻將。那裡才是居民呆的地方。凡是有寫有人民招牌的單位,你都不要去,因為那是屬於人民的,不是居民的。你以後也千萬不要再說你是人民了,你明明是居民還要冒充人民那就是你自己找麻煩。

安徽省阜陽市潁泉區政府大樓(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區委和區人民政府的辦公大樓矗立在大閘蟹夾,很氣派,很莊嚴,很肅穆,大有君臨天下的氣勢。其造型是仿美國的白宮,但是比美國的白宮更大更強,很顯然把美國的白宮踩在腳下了。

大閘蟹夾是一塊風水寶地,辦公大樓就像螃蟹的兩隻夾子,緊緊的夾住一切能夾住的東西。而且能夠迅速的不動聲色的把他河蟹掉。所以自從辦公大樓這裡在矗立以後,區委和區人民政府就生意興隆,財源廣進。

辦公大樓前面有很大很大一片草地,不過整個草地都被鐵柵欄攔起來了,這樣一切閑雜人員就不能直接經過辦公大樓的前面,而必須遠離辦公大樓繞很大一個彎才能走過去。

這一天,風和但是日卻不麗,灰灰的天上灰雲飄,灰雲下面車兒跑。全中國人都一樣正在享受著央視所說的,霧霾帶來的五大好處。

心情很好的王老七正好路過那裡,一般人都是順繞著鐵柵欄走,但是這樣就要走很多彎路而且不能夠彎道超人,因為路很狹窄。一般的人都不想和官府打交道惹麻煩,所以都是繞彎走過去的。

但是王老七和一般人不同,他一生都不肯吃虧,為人又有一點小聰明,於是他就抄近路,直接從鐵柵欄裡面走了過去。就在差不多要走過去的時候,一個保安突然跑過來把王老七攔住了:「大爺,你怎麼鑽進來了?趕快出去!」。

王老七一聽火冒三丈,心裡想:「說我鑽進來的,那我不成了狗了。」於是說:「我是走進來的,不是鑽進來的。」

保安說:「鑽進來也好,走進來的也好,反正這裡是黨政機關,普通閑雜人員不讓過,要從外面走。」

王老七急中生智,靈機一動說,「我不是過路的,我進來找我兒子的。」保安態度馬上變好了說:「您老人家的兒子在哪一個部門?」

王老七說「哪一個部門都有,連鄧小平都說他是人民的兒子,我是人民,人民政府的人都是人民的兒子。是為人民服務的。這裡不是寫著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嗎?」

為了過路的事情,保安每天也不知道要費多少口水,所以一聽此話,保安不但沒有生氣,反而笑起來,胸有成竹的對王老七說「大爺,不錯,鄧小平說他是人民的兒子.人民政府的人都是人民的兒子,但是你是不是人民?有什麼證件能夠證明你是人民?比如,我是保安,我就有保安證,你知道辦一個保安證要花多少錢?電工有電工證,工程師要有工程師證,房子有房產證,結婚有結婚證....」

王老七回答說:「我有身份證可以證明。」保安又笑起來說:「那你把身份證給我看一下。」王老七說:「身份證忘記帶了」

保安笑著說:「你沒有帶,我帶了。」保安拿出他的身份證對王老七說:「大爺,你看清楚,身份證上面印是么是?」王老七眯起眼睛仔細一看,身份證上面印的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居民身份證。保安說:「看清楚了吧。這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居民身份證,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人民身份證。身份證只證明了我是居民。而且身份證恰好證明了我不是人民。你老人家的身份證和我一樣的吧。」

保安一句話說得王老七啞口無言,只好不做聲。保安又說:「現在你應該明白了吧,你只是居民,不是人民。跟你一樣,我也不是人民,只是居民而且就是辦公大樓裡面很多人也只是居民不是人民。只有居民才需要身份證,就像商品必須有條形碼一樣。居民的意思就是你只有居住權而沒有所有權。所有權是人民的,這個國家是人民的國家不是居民的國家。人民是從來不需要身份證的。他們有他們的人民專用證件。再說,辦證是要花錢的,我一個保安證就要上千塊錢,辦一個身份證才二十元。是所有證件里最便宜的,所以身份證是最不值錢的,搞清楚了吧?明白了,你以後就不要到處亂跑了,閑得無聊就到居民委員會的麻將室里摸一摸麻將。那裡才是居民呆的地方。凡是有寫有人民招牌的單位,你都不要去,因為那是屬於人民的,不是居民的。你以後也千萬不要再說你是人民了,你明明是居民還要冒充人民那就是你自己找麻煩。」

保安的話匣子打開了就關不住,他繼續說:「過去,我們買米要購糧證,上面也是印的居民購糧證,而且地富反壞右一樣發給他們居民購糧證。說明地富反壞右一樣也是居民。為什麼叫中華人民共和國而不叫中華居民共和國,而發身份證的時候不叫人民身份證而叫居民身份證,我們國家領導人是全世界最有戰略眼光的領導人,他們自有他們的考慮的。因為這樣中國就是人民的而不是居民的了,而中國的絕大多數人都是居民。但是很多中國人現在還蒙在鼓裡,以為他們是人民,其實他們不過是居民。我也是在這裡看門看久了,才搞清楚這裡面的奧秘。」

聽了保安的話,王老七象一個泄了氣的皮球,軟了下來,無言可答。只好說:「原來如此,是的,是的,師父你說得對。」

王老七又說:「那原來,解放前中國是叫中華民國的。和現在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有分別嗎?」保安回答道:「那當然有分別,而且分別大得很,中華民國那就是說,只要你是民,不管是居民還是人民,平民,賤民,貴民,貧民,富民,難民,農民,市民大家都有份,中華人民共和國就不同了,只有人民有份,其他的,只要不帶人字的民,什麼居民,平民,賤民,貴民,難民,農民,市民大家都是沒有份的。」

王老七又問道:「那現在,哪些人才是人民呀?」保安說:「這是屬於國家機密,據我多年的觀察,只有那些隨便到哪裡都不需要用身份證,能夠想進便進,想出便出,出門有司機開車,警車開道的人,每年三月份能夠到北京人民大會堂開兩會的人才是人民。居民的一切都是公開的,沒有隱私的。而哪些人是人民,他們有幾多財產,有幾個老婆,幾個二奶,幾個小三,有多少房子,領幾多工資這都是國家的高度機密,居民是不能打聽的。如果你不怕若麻煩,就去打聽中國哪些人是人民。不是有幾個喝墨水喝多了的律師要求人民公布他們的財產,現在都進監獄了嗎?」。王老七說:「原來是這樣的。」說完了就要走。保安把他拉住說:「大爺,你從哪裡進來的還是從哪裡出去。如果我讓你這個居民走只有人民才能走的路,我就要丟飯碗了」王老七隻好往回走,但是又心有不甘,突然王老七想起他爸爸有一個哥哥的兒子的兒子在區政府裡面當處長,就對保安說:「我是裡面王處長的叔叔。」保安說:「這裡面有幾百個王處長,你說的是哪一個王處長?」王老五說:「文宣處的王處長」保安:「王處長出去了,你跟他打電話吧。」王老五說:「電話號碼不記得了。」保安說:「對不起,那沒有辦法,你還是從進來的路回去,這是區人民政府裡面的人民定的規定,我這個居民不想丟飯碗。所以只好請你還是從進來的路出去」王老七隻好望了望灰灰的天上灰雲飄,灰頭土腦的往回走去了,

他剛剛走出鐵柵欄,突然一輛奧迪在他身邊停了下來,裡面伸出一個頭喊到:「七叔,您到這裡來有什麼事情呀!」原來是王處長回來了,他在喊王老七。王老七理都不理王處長,氣沖沖的筆直朝前走了,

回到了家裡,王老七回想起保安的話:「兒子是人民的,不是居民的。而自己卻不是人民,只是居民。真是沒有想到,老子養了幾十年的兒子,好吃的讓他們吃,好喝的讓他們喝,好穿的讓他們穿,好住的讓他們住,車子,票子,房子,金子,女子都讓給他們了,原來養的不是自己的兒子,一輩子都在白白的幫別人養兒子。」再一細想:「政府是人民的,法院是人民的,檢查是人民的,警察是人民的,軍隊是人民的,醫院是人民的,銀行是人民的,郵電是人民的,鐵路是人民的,交通是人民的,電力是人民的……連鈔票都是人民的,一切都是人民的,自己只是個居民,什麼都沒有了。」王老五越想越氣,越想越怕。結果氣怕交加,身體一向很好的王老五病倒了。。。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蔣大公子的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