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好文 > 正文

紅拂:本該仰望星空的人一心嚮往惡臭的溝渠

—39條人命背後是無恥的冷漠

作者:
胡編應該提出的問題,不是英國出了什麼問題,而是那39名慘死異域的同胞,為什麼要冒著千難萬險偷渡至異域他鄉求發展?如果在故鄉有一絲一毫的上升空間,他們會九死一生背井離鄉嗎?而他們的上升空間去了哪裡?被誰堵死了?為啥我們中頻頻有人往人家那邊跑,而人家不往我們這邊跑呢?難道胡編這種為了屁股不惜出賣腦和心的所謂精英不該捫心自問?

寫這篇文章要擔點風險,但有些話如骨鯁在喉不吐不快,該擔的風險也就不得不擔了。

這兩天的news看著著實令我驚心。一是大連11歲女娃被害,雖然凶手手段殘忍變態,卻因年不滿14而將毫髮無傷、逃脫罪責,令無數網友心痛氣憤之餘,再次彰顯一個悲劇現實,即本該保護未成年人的法已淪為未成年人渣保護法。漏洞明顯,要法亟待修正,已是千萬人的心聲。身為母親,我的聲音雖然經常脆斷,但也要在此為不幸遇害的王琪小朋友、為千千萬萬祖國的花朵喊上一喊:立即修法,修理人渣,保護我們的娃。

二是39名同胞不幸在英國遇難,慘死在冰凍的貨櫃裡面。39條人命啊,身後是三十多個心碎的家庭啊,卻在這繁盛之世,以如此卑微慘酷的方式離去,這太叫人悲傷太值得深思。

因此,環時胡編率先表達了他的悲哀與思考:「2000年英國一輛貨車裡有58名中國非法移民在轉運途中被活活悶死。還有2004年英國一個海灘上,23名中國人被海潮吞沒身亡。我不知道這些事件之間有沒有英國社會治理上的聯繫……一個簡單的問題是:這些災難性事件為何總發生在英國,而不是別的歐美國家?」

讀到胡編的這段感想,一種厭惡感在我體內升騰。震驚,悲傷?如果真在感受這些人該有的情感,他一定不會如此發問,而會提出一些迥然不同的問題。

由此我想起了前幾天和一位熟人之間的對話。他說:「世上沒有絕對的公平,哪個國家都有問題,外派美國這幾年,我發現他們問題也很大。種族歧視嚴重,貧富差距太大,窮人尤其是黑人根本沒有上升空間。」

我說:「他們的確也有問題。但我有個問題,你是怎麼知道他們有這些問題的,是親自考察調研了嗎?」

他哂笑說:「哪需要親自調研?他們的電視上、新聞里天天都在關注討論辯論這些問題。」

我也笑了,問:「你在伊朗電視上、新聞里能看到什麼?是不是伊朗形勢一片大好、美國水深火熱?」

他尬笑不答,但眼睛裡寫著「yes」。

我又問:「你在那裡往來無白丁,遇到的都是他們的精英,聊到這些問題時,他們會迴避躲閃,跟你說世上沒有絕對的公平,哪個國家都有問題嗎?」

他:「這倒沒有。」

我:「他們是不是坦承問題存在,並且比你更擔憂更關切?」

他:「的確。」

我:「在那邊,關注種族平等的都是有色人種嗎?」

他:「這倒不是。白人精英都有white guilty,常常覺得虧欠了有色人種,對種族平等很關注呢。

我:「那麼,關注經濟平等的都是窮人嗎?」

他:「才不呢,說來好笑,巴菲特、比爾·蓋茨這些人整天吵吵要給自己加稅。那邊熱心公益致力社會平等的富人精英的確不少。」

我:「你說那邊的窮人沒有上升空間,那麼,我想問問,你關注過這邊的農民工有多苦嗎?關注過這些以一磚一瓦托起城市繁華的人,其實一天都沒享受過城市繁華嗎?別說享受城市繁華了,這些背井離鄉打工的人,連人最基本的生理需求都得不到解決啊。每天天亮就是為活下去竭盡全力搬磚,天黑就是為活下去保存體力睡覺。你覺得他們的孩子,跟你和夫人的孩子在同一個平台上嗎?有同樣的上升空間嗎?」

他尷尬地笑了,臉騰地紅了,說:「當然沒有。」

是的,當然沒有,他年紀輕輕已是處級,太太是名大講師,他們的孩子上著最好的幼兒園,爺爺奶奶已經存好了將來送小娃出去念書的基金。那些背著弟弟做家務、走十來里山路去上學的孩子,拿什麼跟他們的孩子比輸贏?

資料視頻:外賣小哥為8歲白血妹妹帶20cm長傷口雨中送餐為妹妹掙救命錢

但身為精英的他,年紀輕輕就學會了狼山菩薩的絕招:照遠不照近,眼裡只有別人家的問題,無視自己身邊的問題。而這就是這邊精英的通病。14億人的金字塔,在頂部和上端的人,眼裡沒有下邊的人山人海,有意無意漠視他們的掙扎呼喊。

美國也有問題,但他們的問題其實都不是真正的問題,為什麼呢?因為,一個社會真正的問題在於本該承擔社會責任的精英群體沒有正視問題的勇氣與承擔責任的良知,取而代之的是諱疾忌醫的無知、自欺欺人的無恥,為了自身利益一再錯過社會改良的時機。

胡編應該提出的問題,不是英國出了什麼問題,而是那39名慘死異域的同胞,為什麼要冒著千難萬險偷渡至異域他鄉求發展?如果在故鄉有一絲一毫的上升空間,他們會九死一生背井離鄉嗎?而他們的上升空間去了哪裡?被誰堵死了?為啥我們中頻頻有人往人家那邊跑,而人家不往我們這邊跑呢?難道胡編這種為了屁股不惜出賣腦和心的所謂精英不該捫心自問?

「何不食肉糜」的態度為啥無恥?只因背後隱藏著一群錦衣玉食者對底層命運的漠不關心。然而,胡編一句「英國出了什麼問題」,卻讓我看到了比「何不食肉糜」更無恥的冷漠。

為了一群異域人的不幸,英國事發地ZF降半旗致哀,英國民眾自發聚集事發地市政廳及英內政部門外為遇難者守夜,並向媒體發出他們的呼聲,呼籲英ZF改善移民政策,希望英國人改變對移民的態度,給絕望者留一條生路。

博愛的英國人因外人的不幸反思自家對外人的政策與態度,而胡編這種金字塔尖卻利用同胞之死混水摸魚引輿愚眾,要冷漠到多無恥才能這麼干?

黑格爾說:「一個民族有一群仰望星空的人,他們才有希望。」39名同胞不幸死去,死於他們看不到希望,因為我們中本該仰望星空的人一心嚮往惡臭的溝渠。

(紅拂原創,可加作者微信hong001fu讀更多原創)

責任編輯: 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