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十九屆四中全會公報解讀:中共政治文化不如綁匪文化

中共沒有誠信文化!遠的不說,只說兩件:一者,百姓上訪總是被推三阻四,好話說盡、好事不辦,一言以蔽之,信訪騙人等於折盡了中共的無形資產;二者,在香港問題上,本來一國兩制、雙普選說得好好的,不期亂起,北京迴避雙普選,乃至於想派進部隊結束一國兩制。苛刻一點講,中共政治文化不如綁匪文化。綁匪不會輕易撕票——給錢不撕票是基本規則,但是,中共不然,給錢也撕票的行為太多。

多方關注的中共十九屆四中全會「順利結束」並發出公報,意味著一場懸念的結束。可以肯定的地方有三點:其一,公報行文相對簡潔,儘管不能盡脫黨八股文風;其二,「民主執政」至少概念性出現,儘管民主內涵完全由中共自行確定,但至少可以與體制外知識精英有一個「辭彙交集」;其三,「七所三性」要比所有的既往「數字政治」(如幾個維護、幾個自信等)都要強,續打民生牌可以構建一定社會共識。至於報告落實起來,或者明年在兩會上形成何等可操作政策設計,還有待觀察。

說到報告不足之處,大體也是三個方面:第一,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具有很深的中華文化根基」,是不對的,正是文化根基之無,才要用民生主義進補;第二,與民主執政相關的人力資源配置等於沒有,或者說,在知識上尚無可能;第三,社會治理共同體想法不錯,但是,缺失最基本的公平基礎,而公平基礎非常難以構建,所以,此說的畫餅意味較重。

中國傳統裡面的政治文化有許多問題,批判性言論也如天星海沙,但是,根本性檢驗是政治誠信。所謂「信不由中,質無益也」(見《左傳•隱公三年》),所謂「苟信不繼,盟無益也」(見《左傳•桓公十二年》)。不講誠信,交換人質也沒用;不保守初始之誠,盟約也是廢話。

中共沒有誠信文化!遠的不說,只說兩件:一者,百姓上訪總是被推三阻四,好話說盡、好事不辦,一言以蔽之,信訪騙人等於折盡了中共的無形資產;二者,在香港問題上,本來一國兩制、雙普選說得好好的,不期亂起,北京迴避雙普選,乃至於想派進部隊結束一國兩制。苛刻一點講,中共政治文化不如綁匪文化。綁匪不會輕易撕票——給錢不撕票是基本規則,但是,中共不然,給錢也撕票的行為太多。

為什麼中共屢屢敢做給錢也撕票的事情?一句話:法權在我,翻臉就構案成獄。政治案件不說了,經濟大案無一不是如此。

中共不管怎麼解釋民主,其如仍然實質性地割裂人民與群眾,但是,達到政治現代化——在這裡姑且全部認同公報所講,特別是裡面的核心概念——仍然缺乏可靠的人力資本、可靠的知識資源。現有國家治理的人力資源絕大多數是靠類恩蔭機制形成的,它排除了絕大多數社會精英。所以,公報所說的「聚天下英才而用之」最多是個美好願望。在最實際處,在一個縣域政治裡面,你把一個沒犯錯誤但業績平庸甚至很後位的副局長「免成一般人兒」,就很難做到——因為「這個副局長」(實則一大批)其父親或母親是該縣老班子常委,或者某個副縣級部門的首腦。

如果說中共政治或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真有那麼一點「中華文化根基」的話,只有類恩蔭政治這一點。固然,胡錦濤在五代領導人裡面無論個人德能還是具體作為,都是值得讚賞的,但是,關於他兒子胡海峰將要受到何等重用的傳說,還有李鵬前委員長的兒子李小鵬將出掌重慶的傳說,都反映了封建主義意識的強烈,反映了蘇聯封建社會主義的嚴重影響。

這裡要為習近平政治說一句好話,儘管習近平很是獨裁、專制。總算沒弄「接班人」那一套!弄那一套,還需要什麼「民主執政」嘛!連這個詞講都用講了。胡海峰沒升級副省、李小鵬沒升級副國,算是習獨裁最正面的好效果吧。

上面的「這個副局長」問題是政治不公平的表現,而政治不公平的社會一定會衍生難以熨平的經濟扭曲。整個國家治理體系真地需要那麼多黨務人員嗎?如果一切控制在黨的領導之下,應該是不要那麼多黨務人員的,因為全控體系本質上是節省成本的、提高效率的。但是,宣傳部、組織部、政法委等等機構編製龐大,國家財政供養負擔極大。而同時,社會救助、最低公益統統處於缺錢狀態。當然,公報是應然設計,不是實然統計,不過,要觀測它落實的如何,或者中共是否有社會誠意,你就看它是否減員黨權系統就是了。如果有宣傳部減員七成、組織部減員一半、政法委減員三成的消息,那就是真幹了。沒有呢,就是打呵呵。換言之,這裡的「7•5•3減員」要比幾個維護、幾個自信實際一百倍!

如此說,不是對報告雞蛋裡頭挑骨頭。紀檢委與監察局的合併辦公是有實驗性效果的,宣傳為什麼不能與文化並一塊呢,組織為什麼不能跟人資並一塊呢?

但是,以上設想過於樂觀。因為公報說了四個自我,即共產黨只喜歡自我凈化、自我完善、自我革新、自我提高,不需要或者很反感社會監督,尤其不需要體制外知識精英的監督。所謂獨立監督,就更不允許了。這樣,有理由擔心這次現代化是一個偽現代化。

「七所三性」比較有社會吸引力,但落實到什麼程度,誰也不敢打包票。很可能就像全國所有的經濟適用房一樣,百分之九十沒給低收入人家,而是落到各級黨權分子及其關係人手裡。(七所三性,是指「幼有所育,學有所教,勞有所得,病有所醫,老有所養,住有所居,弱有所扶」,以及「普惠性、基礎性、兜底性」民生建設。

最後兩點,有些八卦性質:其一,毛鄧江胡的思想地位被公報提了兩次,很可能是習近平獨裁、專制政治在黨內遭遇一定成都抵制的反應,基於「兩個魔鬼好於一個天使」之喻,這是個不錯的現象;其二,外交工作的黑幕可能要被揭開,即不如此,黨內也要有所肅、有所批,因為「健全黨對外事工作領導體制機制」不是個泛泛之說。過來,外交作業系統以其專業性而牟利,很像「美國蘇珊」對國務院亞太事務的把持(背後有利益巨大)。比如說,打壓台灣外交空間得不償失,但外交作業體系還是樂此不疲,因為操縱「黨外外交」的集團都能獲得建交受援國的「回扣」——這點,台灣情報機構掌握得非常清楚。

台灣方面不揭露中共外交作業既得利益集團的「斷交暴利」,是因為她需要悲情積累。現在,終於拿到美國的《台北法案》。眾議院版本已有,參議院也很快,而最終一致版本形成送交總統簽字,肯定是元旦以前的事情。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大經緯戰略研究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