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好文 > 正文

戈壁東:香港抗議民眾為何成為勇武派?

作者:
關鍵是香港警察的這種罪惡一直沒有得到有效遏制。香港警方完全了解自己所犯罪行的嚴重性,為了抵抗調查審判,香港高級警官甚至威脅如果出現獨立調查,將發動三萬警察陀槍遊行,暗示要發動警察暴動。失控的權力讓他們幾乎已經瘋狂。在這樣的情況下,香港勇武派的一些不擁有武器的簡單反擊行為,最多只是一種自我保護的抵抗行動而已,根本不能稱之為暴力。

圖為9月7日在太子彌敦道,一名女孩被警察拘捕。(宋碧龍/大紀元

最近,美國的一些著名人士在支持香港民眾抗議活動的同時,不斷提示不要暴力。他們是對的,這是一種善意的提示。但是我們必須了解的是,香港即使有勇武派的獅行動,但是並不代表香港抗議民眾使用了暴力。實際上所有的一切只是一些抗暴行動。

香港民眾從6月9日開始的抗議行動,是依法申請了警務部們的《不反對通知書》的,在這以後的大量遊行都是依法申請的,在任何意義上,這都是民眾合法使用了抗議權利。

但是從第一天開始,中共和香港當局就把合法申請的抗議遊行定性為「暴動」,使用了軍警武器殘暴鎮壓。即使在這樣的情況下,香港的抗議民眾還是堅持「和平、理性、非暴力」。但是中共軍警卻因此不斷加深武裝打擊合法和平抗議民眾的行為。至今近五個月了,中共軍警的惡行不僅沒有任何收斂,甚至發展到了姦殺女性和換裝破壞城市,以及肆意抓捕實行恐怖主義的嚴重罪惡,他們的罪惡一直延伸到懷孕婦女和幼兒,已經涉嫌法西斯罪行。

關鍵是香港警察的這種罪惡一直沒有得到有效遏制。香港警方完全了解自己所犯罪行的嚴重性,為了抵抗調查審判,香港高級警官甚至威脅如果出現獨立調查,將發動三萬警察陀槍遊行,暗示要發動警察暴動。失控的權力讓他們幾乎已經瘋狂。

在這樣的情況下,香港勇武派的一些不擁有武器的簡單反擊行為,最多只是一種自我保護的抵抗行動而已,根本不能稱之為暴力。

相反,因為香港警察成為傷害民眾罪犯,已經失去了保護民眾的可能性。而香港發生過黑社會和中國大陸黑幫分子攻擊民眾的7月21日恐怖襲擊事件;最近又不斷發生香港女性被警察濫捕以及姦殺事件,確實呼籲香港民眾需要組織一個保護民眾的勇武力量,以保護香港的基本正義和平安。

在這個意義上,香港民眾中的勇武派不是該被勸阻和遏制,而是應該被鼓勵和支持,甚至需要發展強化。

1989年6月4日,面對中共槍殺學生和兇猛的坦克,北京市民也拿起過路邊的磚瓦石塊扔向坦克和開槍的軍隊。他們的行為能稱為暴力嗎?比之鋼鐵坦克,磚瓦的力量太微不足道了,他們只是在表達他們的憤怒,他們在抗暴。同樣,手上只有雨傘和鐵通的香港勇武派民眾,面對全副武裝的中共軍警,在敢於肆意踐踏任何法律的香港軍警面前,根本不存在暴力的力量。他們只是在反抗和表達憤怒而已。

有一個常識:在失控的法西斯暴徒與手無寸鐵的和平民眾之間,誰是該被遏制的暴力一方?

我們在談到和平理性非暴力時,常常提到甘地和馬丁路德金。只是我們常常疏忽了一個關鍵點,甘迪和馬丁路德金當年面對的是具有民主傳統理念的英國和美國,他們面對的不是這個世界上最邪惡的中共政權。就在不久前,香港醫務界民眾申請了合法遊行,他們沒有任何暴力,但他們照樣遭遇了警方的鎮壓。香港警察哪裡還有一絲一毫的正義和合法行為?

面對中共這樣的政權和它手下的警察,大家不應該支持香港民眾的勇武派更強大一點?!◇

責任編輯: 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