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好文 > 正文

王赫:習近平「黨領導一切論」是懸崖邊建樓

作者:
37年前,歷經文革浩劫後,習近平的父親習仲勛作為主事者之一參與制定的中共1982年憲法,在正文中斷然刪除了「中共領導」。36年後,親歷文革迫害的習近平,又將「中共領導」重新寫入了憲法正文。這看似一個輪迴。但是,在1982年,中共還有「改革開放」的機會,還有求生的可能;而到了2019年,中共已經走到懸崖最邊緣了,無法回頭了,隨時可能掉下去,粉身碎骨。

出版《論堅持黨對一切工作的領導》一書,對習近平來說真是個不祥的信號。

似為四中全會壓陣,在其召開前日(27日),習近平《論堅持黨對一切工作的領導》一書全國發行。「壓陣」在這有兩重含義:一是為黨,如果黨沒了,船翻了,我們這些人都得玩完,所以誰也不要想去鑿船,大家都來「保黨」;一是為習,現在驚濤駭浪,船隨時要翻,要想不翻就只得靠舵手我了,誰要想把我換掉,這船只能翻得更快。

大家知道,四中全會之所以推遲了一年多才開,就是因為習在黨內搞不定。中美貿易戰、香港危局、大陸經濟下墜,既是中共陷入絕境的表現,也是反習勢力的攻擊火力點。上述三大問題,只要局限在中共的框架內,習解決不了,誰也解決不了,反習勢力藉此來攻擊習,不過是權斗而已。

「斗」是中共的九大邪惡基因之一,貫穿黨的全部歷史,在危機時刻尤其突出。例如,1930年代初期,中共存亡未定,毛卻在江西蘇區大搞「肅AB團」,「紅一方面軍當時在蘇區不過三、四萬人,前後兩次肅反,搞了六千多人,其中一半是殺掉了,就是說,十個紅軍中有一個被殺掉了,而且差不多都是幹部」(大陸中共黨史權威廖蓋隆語)。

而今中共遭遇「70大限」,內鬥卻越來越激烈。固然,習與反習勢力都欲「保黨」,比如這次四中全會研究的「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及治理能力現代化」,官方宣稱為「第五個現代化」(外界評論為是「極權統治現代化」);但是,反習勢力卻認為習是造成當今中共身陷絕境的直接原因,要「保黨」就必須追究習的責任。

習與反習勢力之斗就有了二重性,既有利益、權力之斗,又有「政見」之斗。這種斗是難以調和的,在危機不嚴重的時候,雙方尚能剋制;如果危機嚴重,雙方就是生死搏殺了,1991年蘇聯「8-19事件」就是這樣發生的(蘇共因此而亡)。

為「保黨」而內鬥,黨卻因內鬥而亡,這是共產政權擺脫不了的宿命。蘇共預演了一遍,中共也要再演。

問題的關鍵在於,在蘇共滅亡的必然中,戈爾巴喬夫、葉利欽等等順應了歷史的選擇,為自己選擇了活路,使國家走出了共產浩劫;而在中共滅亡的必然中,習近平等當政者又何去何從呢?

出版《論堅持黨對一切工作的領導》一書,對習近平來說真是個不祥的信號。

37年前,歷經文革浩劫後,習近平的父親習仲勛作為主事者之一參與制定的中共1982年憲法,在正文中斷然刪除了「中共領導」。36年後,親歷文革迫害的習近平,又將「中共領導」重新寫入了憲法正文。

這看似一個輪迴。但是,在1982年,中共還有「改革開放」的機會,還有求生的可能;而到了2019年,中共已經走到懸崖最邊緣了,無法回頭了,隨時可能掉下去,粉身碎骨。

如此境地,習近平竟還想緊緊抱著這個黨,無視那些要推他掉崖下的人,在懸崖邊上建一坐高樓大廈!

如果習仲勛地下有知,會怎麼說這個兒子呢?

本文首發於《真相中國》周刊2019.10月號/第15期

責任編輯: 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