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中國企業前10個月債券違約已超1100億

今年中國企業債務違約超千億。

據陸媒報道,今年前10個月中國企業已經有149隻債券違約,總規模超過1100億元,超過歷年的全年水平。但公開發布數據並未能反應全部債務兌付問題,一些債務採取了場外處置的方式,信息未曾披露出來。由於違約增加,年內有446隻債券推遲發行或發行失敗,涉及資金近3000億元。

今年前10個月超千億企業債違約

陸媒《21世紀經濟報道》11月1日報道,今年前10個月中國企業已經有149隻債券出現違約,違約規模總計達到1147.40億元,超過歷年的全年水平。

據統計,從違約規模來看,採掘業規模最大,該行業共有6家企業43隻債券違約,違約規模高達487.95億元;其次是綜合行業,該行業有22家企業,75隻債券違約,涉及金額429.3億元;第三是建築裝飾行行業,10家公司31隻債券,違約規模230.15億元。

從違約企業性質來看,私企依然是債務違約的高發地帶。國融證券分析師張志剛表示,信用債市場違約逐步常態化。進入2018年下半年,信用債集中出現違約,2019年違約勢頭不減,民企信用風險逐步暴露。

報道還指出,公開發布的數據未能反應全部債務兌付問題,一些債券發行人的兌付危機,未能在統計數據上清晰呈現。

據悉,在諸如「16宜華01」、「16天廣01」等債券的兌付逾期事件中,發行人通過與債券持有人持續溝通,勸說其給予一定寬限期或放棄回售權,以避免出現狹義上的「違約認定」,導致其流動性困境進一步加劇;而出於拯救發行人流動性危機的考慮,存在一些發行人的展期訴求得到了多數持有人支持的情況。

中信證券分析師呂品表示,預計四季度新發違約比三季度高一些,而且債市違約出現複雜化和模糊化,一些未及時兌付的債券在界定中處於違約和非違約的中間狀態,一些債券在行權過程中採取了一些更加多元的處理方式。這些事件的存在也會進一步削弱市場對這些主體的信心。

東吳證券固收首席分析師李勇表示,儘管政府採取了降低實體經濟融資成本的舉措,中小企業依然面臨融資難的問題,一旦外部融資收緊,將面臨信用風險。

房地產債券也出現違約

報道稱,景氣度一直較高的房地產行業也出現了債券違約,目前已經有4家房企違約,且有擴大的趨勢。

天風證券分析師孫彬彬認為,總體來看,房地產行業的債券仍然是比較優質的資產。現在涉及違約或嚴重流動性困難的房企以小型房企為主。

他表示,從房企財務數據上來看,財務費用率快速上升、籌資現金流惡化、現金短債比快速下降是房企違約前比較常見的現象;進一步來看,高槓桿仍然是違約房企比較一致的財務特徵,多數違約房企的凈負債率在100%以上。

另有業內人士認為,雖然房地產行業目前依然是較為優質的資產,但仍需要警惕風險擴散。今年以來已經有超過400家中小型房企倒閉,在經濟下行階段,行業之間出現「傳染」的風險正在擴大,房企的處境可以說是步步驚心。

近3000億債券放棄發售

由於違約連刷新高,年內有446隻債券推遲發行或發行失敗,涉及346個主體,涉及資金2911.53億元。

10月最後兩天,有6隻債券取消發行。安泰科技10月31日表示,鑒於近期市場波動較大,決定取消本期中期票據的發行,擇時重新發行。據悉取消債券原本計劃募集資金為9億。

深圳一家光伏企業的財務總監表示,「今年我們已經多次取消發債的計劃,一是今年我們所處行業較為疲弱,機構拿券的積極性不高,如果強行發行,可能面臨認購不足的窘況;其次則是由於民企違約的情況嚴重,不少機構對於民企採取一刀切的態度。」

申萬宏源固收研究分析師孟祥娟認為,包商銀行事件以來,風險偏好持續下行,市場出現流動性分層,已影響到一級發行市場。今年6月份以來取消發行或推遲發行率顯著提高。其中低評級債券取消或者推遲發行的情況要明顯高於高評級的產品。

國金證券周岳表示,今年企業經營情況並未有明顯好轉,雖然8月份以來新增違約主體減少,但其主要原因為撤銷回售、回售轉售規則的實施以及部分主體信息披露不完整,信用風險水平仍然較高,投資者下沉資質的基礎較為脆弱。

責任編輯: 秦瑞   來源:希望之聲 記者賀景田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