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 國際娛樂 > 正文

未見之女星——赫本未公開的肖像

眾所周知,鏡頭喜歡奧黛麗·赫本(AudreyHepburn),而那些偉大的攝影師們也是,這一點從他們盯著照片以及回憶往事時的神情便可一目了然,他們手裡的那些照片更是罕見,甚至從未示人。

奧黛麗·赫本。(圖片來源:米爾頓·H·格林攝)

米爾頓·H·格林(Milton H Greene)

沒有什麼明星比奧黛麗·赫本更完美,更有天賦。這位出生於比利時的演員活潑、優雅、時尚,已於26年前去世。如今,她仍然像生前一樣受到人們的喜愛。

赫本的魅力讓攝影師們無法抗拒,一些大名鼎鼎的攝影師爭先為她拍照。這裡展示的是其中5個攝影師為她拍的肖像,包括在攝影歷史學家和策展人特倫斯·佩珀(Terence Pepper)為新書《永遠的奧黛麗》(Always Audrey)挑選的從未出版過的照片;還有特里·奧尼爾(Terry O『Neill)和伊娃·塞雷尼(Eva Sereny)未被展出的作品。看著那些在片場、工作室或是在她的義大利別墅里拍攝的照片,你能一下子明白,為什麼赫本從那時起就一直吸引著我們。

美國攝影師米爾頓·H·格林(Milton H Greene,1922年至1985年)1951年為《生活》(Life)雜誌拍了一組赫本的照片,那年他29歲,而赫本剛剛22歲,正處於事業的初期,在百老匯出演音樂劇《琪琪》(Gigi)。在鏡頭前,她穿著水手裝為格林擺姿勢、踢著腳、微笑著,頑皮地跳躍著。

格林被赫本迷住了,因為兩人都是單身,一段短暫的戀情就這樣發生了。當這段戀情走到盡頭時,很容易就演變成了終生的友誼。兩年後,他在她的電影《龍鳳配》(Sabrina)的片場再次為她拍照。格林拍出了赫本的自然狀態,而不是一位大明星:在一張照片中,赫本躺在沙灘上,調整著自己的圍巾;在另一張照片中,赫本在海邊小屋拖著地板。這張照片讓赫本在《Look》雜誌的專題報道中被評為「年度最佳女演員」。

格林的兒子、65歲的喬舒亞(Joshua)說,她在照片中總是那麼的愉快。「看見這些照片,就感覺她和你在一起一樣。她總是給人有一種正在傾聽,渴望與你交流的感覺。」

喬舒亞講述了一個迷人的故事,關於他的父親在1954年拍攝赫本的第三次機會,當時赫本正在百老匯演出《水中仙》(Ondine)。格林當時安排了赫本和她的合作演員(此人即將成為她的丈夫)梅爾·費勒(Mel Ferrer)在他位於紐約的工作室和他以及他的妻子艾米(Amy)共進晚餐。赫本身著黑色緊身連衣褲、羊絨衫和羊絨衫大衣出現在人前。

喬舒亞說:「赫本和平時一樣驚艷,當時我媽媽正懷著我,已經有8個月了。她告訴我,當奧黛麗出現時,她覺得很尷尬,所以她把奧黛麗拉到一邊,問她是否介意繼續穿著大衣。奧黛麗當然同意了——她總是那麼優雅;她的魅力從未成為自己的野心,我覺得這很棒。」

道格拉斯·柯克蘭(Douglas Kirkland)

85歲的美國攝影師道格拉斯·柯克蘭說:「她有時就像個戰士。她從不遲到,她工作很努力。她了解鏡頭——她了解它的每一個細微之處……我希望今天能有更多的奧黛麗·赫本這樣的人。」

1965年,36歲的柯克蘭第一次為赫本拍攝照片是在巴黎拍攝《偷龍轉鳳》(How To Steal a Million)的時候。當時他是業內最炙手可熱的人物,因為他拍攝了瑪麗蓮·夢露(Marilyn Monroe)只蓋了一件床單的照片。他說:「看著這些照片,奧黛麗身上散發出一種光彩……她投射出一種明亮的光。」

這次拍攝對柯克蘭來說有著特殊的意義,因為他在這裡遇到了他的妻子弗朗索瓦絲(Francoise)。他的妻子說:「我當時在幫(我的母親,也就是影片的公關人員)標記聯繫人名單,然後道格拉斯便走了過來。他又高又帥,當時他坐下後,把腳抬起來,並把胳膊放在腦後,很快就睡著了。我猜他是倒時差了……他醒來後,伸伸懶腰,揉了揉眼睛,然後看著我說:「你想出去吃晚飯嗎?」

第二天,弗朗索瓦絲和男友分手了。「我告訴他,『一切都好了。』從那以後,道格拉斯和我就在一起了。」

柯克蘭補充說:「我們經常說:謝謝你,奧黛麗,謝謝你介紹我們認識。」

諾曼·帕金森(Normal Parkinson)

這張照片是赫本26歲時拍攝的最知名的照片之一。照片中,赫本身穿粉色裙裝,身後是一束粉紅色的鮮花,顯得嫵媚動人。這張照片是由《Vogue》的明星攝影師諾曼·帕金森(1913至1990年)拍攝的,拍攝地點就在羅馬郊外的羅利別墅,這是赫本在拍攝《戰爭與和平》(1956,War and Peace)時期租住的。「帕金森拍攝了各種場景和著裝。」特倫斯·佩珀(Terence Pepper)說。那是1981年,佩珀當時是國家肖像畫廊的攝影策展人,正在籌備帕金森在國家肖像畫廊(National Portrait Gallery)的攝影展。佩珀說,「對我來說,最引人注目的是她,她穿著黑白相間的卡布里褲,和一頭叫賓巴(Bimba)的驢一起。」

赫本是在別墅里收養賓巴的。當她去市場的時候,她總是用手推車拉著驢。「和驢子拍攝的照片一直是帕金森的最愛之一。」

1952年,帕金森也在赫本出演百老匯的舞台劇《琪琪》(Gigi)時為她拍攝過照片。他為美國版《Vogue》雜誌拍攝了這位天真的演員,第一張是她穿著戲裝的照片,那是一件帶有褶皺的睡衣,此後又拍了一套穿著高級定製服裝的照片,這套照片後來都收錄在《永遠的奧黛麗》(Always Audrey)中。那時赫本還很年輕,但已經知道如何滿足她在鏡頭前展現自己。

泰瑞·奧尼爾(Terry O『Neill)

早在20世紀60年代中期,英國攝影師泰瑞·奧尼爾已經出現在《金手指》(Gold finger)和《伊普克雷斯檔案》(The Ipcress File)等經典電影的片場中了,還為伊麗莎白·泰勒(Elizabeth Taylor)和碧姬·芭鐸(Brigitte Bardot)拍攝了肖像。即便如此,回想起他被邀請拍攝《偷龍換鳳》(How to Steal a Million)的那一刻,他仍覺得機會難得,「有機會與奧黛麗合作,嗯,我可不願意錯過。沒有哪個明星能比奧黛麗更耀眼。」

在接拍了《龍鳳配》(Sabrina)、《甜姐兒》(Funny Face)和《蒂凡尼的早餐》(Breakfast at Tiffany』s)之後,赫本成為世界上最知名的女性之一。「她總是被拍成標誌性的時尚美女,但她有一種頑皮的幽默感,可以變得非常活潑。」有傳言說赫本和與她合作的明星皮特·奧圖爾(Peter O『Toole)有火花四濺的曖昧關係————但在我看來,他們只是在鏡頭前有很好的化學反應,我和導演都是這麼認為的。」

一年後,奧尼爾受邀前往聖特羅佩,赫本正在那裡拍《麗人行》(Two for the Road)。在幕間休息時,有人安排了一場沙灘板球比賽。奧黛麗跳到賽場,揮起球拍開始打起球來。

「我希望這些照片能描繪出她在鏡頭外的樣子……她是我共事過的最善良、最慷慨的人之一。她照亮了整個房間,從來沒有拍過不好的照片。關於奧黛麗,我怎麼說都不為過。我很幸運曾在那個片場。」

圖為新書《永遠的奧黛麗》的圖書封面圖。(圖片來源:美國亞馬遜網)

伊娃·塞雷尼(Eva Sereny)

赫本最後一次出演銀幕角色是在1989年史蒂芬·斯皮爾伯格(Steven Spielberg)的喜劇電影《直到永遠》(Always)中,她飾演一位美麗女神。出生於蘇黎世的攝影師伊娃·塞雷尼(Eva Sereny)曾在另一部電影的片場中與赫本合作過,當時他們都在蒙大拿。「當時,我聽說赫本也會來到片場時,我簡直興奮極了。」

塞雷尼和當時60歲的赫本只相處了半個小時。「她讓我覺得各方面都很舒服。令我驚訝的是,她絕對不是我記憶中那個充滿活力的年輕女孩。她非常平靜,有時我在她的眼睛裡看到一種悲傷。回首過去,我仍不知她當時感受如何。遺憾的是,這是她的最後一部電影。從那以後,她再也沒有登上熒幕。」

早年間曾飽受戰亂之苦的赫本,後來成為聯合國兒童基金會的大使。在她1993年死於癌症之前,一直致力於這項工作。

赫本在拍照時是否有故作姿態的感覺?「絕對沒有。」塞雷尼說,「當我拍照的時候……這不是快照。我挖掘了深層東西,進入到人的心中。在這些照片中,她是真實的。透過它們,你能感覺到她,不是嗎?你幾乎能感覺到她在想什麼。」

塞雷尼認為赫本對女人和男人一樣有吸引力。「她是那麼的自然,讓你覺得你可以和她聊天,就像和朋友聊天一樣。她優雅、清新……。」

責任編輯: 李雨菡   來源:歐洲時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娛樂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