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中國人臉識別首案:動物園刷臉被教授起訴

浙江杭州一動物園強制遊客人刷臉入園,被浙江理工大學副教授郭兵起訴,引發坊間熱議中國「人臉識別第一案」,人臉識別被越來越多的民眾反對。

大學教授將動物園告上法庭

據《錢江晚報》等媒體報導,法學博士郭兵在浙江理工大學法政學院任教。該校官網信息顯示,其職務為特聘副教授、碩士生導師。不久前,他收到了來自杭州野生動物世界的一條簡訊,提示他的動物園年卡如果不進行人臉識別將無法正常使用。

郭兵不同意人臉識別,在協商未果的情況下,於10月28日向杭州市富陽區法院提起了訴訟,要求杭州野生動物世界賠償其購買該年卡的損失,即退還年卡卡費1,360元人民幣。11月1日,該法院正式受理此案。目前,該案尚未確定開庭時間。

你採集我隱私泄露誰負責?

郭兵今年4月花1,360元購買了杭州野生動物世界的年卡。該卡有效期為一年,不限次數,入園時要同時驗證卡和指紋。10月17日,園區向他發來簡訊,稱「年卡系統已升級為人臉識別入園,原指紋識別已取消,即日起,未註冊人臉識別的用戶將無法正常入園。」

郭兵認為,面部特徵屬於個人敏感信息,一旦泄露、或者濫用,極易危害消費者人身和財產安全。根據《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第29條,「經營者收集、使用消費者個人信息,應當遵循合法、正當、必要的原則,明示收集、使用信息的目的、方式和範圍,並經消費者同意。」

據此,郭兵認為,杭州野生動物世界在未經其同意的情況下,通過升級年卡系統,強制收集他的個人生物識別信息,嚴重違反了《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的相關規定。

「采指紋,我是同意的。但是採集人臉信息,我是拒絕的,難道因為我拒絕人臉信息採集,作為年卡用戶的我就不能享受入園的權利嗎?」郭兵說。

郭兵表示:「一家動物娛樂遊樂場也能採集人臉信息,安全性、隱私性我都表示懷疑,萬一信息泄露誰能負責?」

公開信息顯示,杭州野生動物世界於2002年正式開園營業。園區佔地3,500畝,為國家AAAA級旅遊景區,是華東地區頗具規模且可自駕車入園遊玩的野生動物園。

園區一位工作人員對財新網表示,2019年9月起,園區開始陸續拆除入口處的指紋驗票閘機,轉而採用人臉識別系統進行遊客入園驗證,直至10月中旬,園區內指紋驗票閘機已全部拆除,遊客無法採用指紋識別的方式入園。

對於教授起訴動物園的行動,很多網民紛紛表示支持:「不愧是教授,堅決支持訴訟,就是不能同意『隨意錄取個人信息』。」「好樣子,終於有人對人臉識別說不了。」

「完全贊同!科技的發展無可厚非,但用和不用必須給予充分的選擇權利!」

「如果這個掃描系統被黑或者顧客的身份信息被販賣,誰擔責?」

「隨意錄取個人信息,兲朝連人的基本權都保證不了。」

「到處都是人臉識別,濫用的太多了……」

被外界認為中共監控系統的「人臉識別」在中國越來越普遍的被應用,也激起越來越多反對聲浪。

清華教授:當局要防誰?

北京市軌道交通指揮中心主任戰明輝10月30日在一場論壇中聲稱,北京地鐵要應用人臉識別技術實現乘客分類安檢。有北京市民認為,被當局標籤的乘客會被列入黑名單,成為管控對象。

清華大學法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勞東燕,隨後撰文對此表達反對。她說,人臉識別涉及對個人重要的生物學數據的收集,相關組織或機構在收集之前,必須證明這種作法的合法性。

她表示,如果當局是作為收集的主體,顯然需要法律明確予以授權;當局無權以安全為名,來搜集普通公民的生物識別數據。倘若是企業或其它機構所為,起碼需要獲得被收集人的明示同意,否則就是非法獲取公民個人信息的行為。

她感嘆說:「(官方)對安保的無節制投入,究竟是要防誰,要保護誰,我是越來越困惑了。」作為名牌大學的法學教授,她感到自己也成了被當局防範的對象。

另一北京居民野靖環對自由亞洲電台表示,以後出行會盡量避免使用地鐵。「『全民為敵』了。所有的人都成了嫌疑犯了。這實際上是中國政府非常沒有自信的表現。現在北京地鐵連平常喝的水都要安檢。政府到底怕什麼呢?它們就是想通過各種各樣的(措施)給公民給老百姓施加壓力,讓代價產生恐懼。」

近年整個中國大陸遍布監控探頭,預計明年年底前數量會增至6億2千多萬個。外界相信,當局準備以監控探頭配合人臉識別技術,利用社會信用評分系統全方位監控人民。

責任編輯: 楚天   來源:大紀元記者李心茹綜合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