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華為又出爆炸性新聞 HR員工發帖聲討本部門腐敗

「研發兄弟們對不起,我儘力了。」這是華為內部論壇心聲社區中,一篇帖子的標題。

發帖者是一位從研發轉崗到HR的華為員工,名叫胡玲,這篇5000字長帖講述了她在HR崗位上幾個月的時間裡,當她在力求改善研發工程師工作環境、解決問題的時候,卻發現原來HR團隊和領導與原本的工作職責背道而馳。

當研發員工月加班160多個小時的時候,HR團隊領導只關心160個小時中有多長時間是划水;

這位領導吃著公司200塊一對的大閘蟹,卻認為給食堂提意見的研發應該清退;

當32歲的研發績效B+被勸退的時候,40歲的HR同事上班摸魚績效三連B卻還隨心所欲。

面對整個研究院25000名辛辛苦苦加班的研發員工,和另一邊「作威作福」的HR同事,胡玲發現,自己成了幫助研發員工解決問題之路上的孤家寡人,被領導逼迫出賣提意見的研發,眼睜睜看著領導們違反勞動法。

她爆出的一切猛料,在心聲社區里消失前獲得了80多萬的瀏覽量,問題在知乎平台上已有860萬人圍觀。

事情發生在華為2012實驗室。在外患不斷的情況下,華為這還是第一次因內憂引發關注。

研發VS.HR,矛盾重重

胡玲的帖子中,爆了華為2012實驗室人力資源部的許多大料。

1、既然不能解決問題,就解決提出問題的人

胡玲轉崗到HR後的職位是「員工活力體驗官」,工作職責就是收集研發工程師們的反饋意見,主要是為公司在各方面為員工提供支持,及時發現問題、解決問題。

由於自己人微言輕,她便用公共郵箱和內部溝通系統的專用賬號和研發同事們溝通工作中的問題,還向研發們保證絕不泄露是誰提出的問題,深得他們的信賴,甚至有人評價說「只要胡玲還在,員工體驗就很好」。

而當胡玲從研發工程師那裡收集了一些問題後,她的領導楊瑞峰卻說「應該看看反饋問題的人是誰,天天有時間在這琢磨班車食堂的,清退了算了」。

要知道,這位領導去蘇州研究院出差的時候,自己吃的是公司200塊一對的大閘蟹啊!

頗有一些「不解決問題,解決提出問題的人」的思路。

而且楊瑞峰還希望胡玲能把和員工溝通的內部溝通系統賬號密碼交出來。要知道,既然是討論工作中的問題,那這個賬號的聊天記錄里一定有很多涉及到員工主管的內容,如果交出來就等於是出賣了研發兄弟,胡玲迫於無奈,才發了這篇帖子,公開了這些內容。

2、免費加班160小時,去健身被說成摸魚

胡玲所在的2012實驗室,今年的加班狀況格外嚴重。甚至一些研發員工在高血壓高血脂的情況下,無加班費月加班超過160個小時。

為了解決這個問題,胡玲收集員工的加班紀錄,寫成報告交給楊瑞峰,楊瑞峰直接就問,哪些加班是無效加班,有沒有在划水的?

正是這句話讓胡玲感到憤怒了,每個月加160小時的班還划水,明顯不符合邏輯。「劃160個小時?哪一個HR劃一個給我看看。」胡玲在帖子里反問。

160小時是什麼概念?這意味著每月工作22天,每天加班時間超過7個小時。如果因為項目時間緊,一個月30天都在上班,平均每天加班時間也在5個小時以上。

再考慮到研發崗位一般上班較晚,工作8個小時再加班5個多小時,基本都要在12點後才能下班。

華為心聲社區上就有一名員工表示,自己同在華為工作的室友,一個月來幾乎都在下半夜才能到家。

而國家勞動法規定,員工每個月加班不得超過36小時。

至於為何認為員工划水,楊給出的理由是,某些員工在加班時間去健身房,直到8點40才回到崗位繼續工作。

但是這些研發工程師本身是免費加班,不給加班費也不給調休,用自己的時間去健身何罪之有?公司開設健身房的目的也是讓員工下班後去鍛煉。

甚至在這種加班異常嚴重的情況下,楊卻在未調查的情況下,向上級彙報「加班數據早就降下來了」。

3、研發加班累到死,HR工作輕鬆甚至散漫

胡玲還有一點看不慣的,就是HR部門的輕鬆與研發部門的緊張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HR部門大約有100名左右的員工,研發部門人均月加班57個小時,而HR經常組織一些小活動,辦民主生活會、看電影。

胡玲還透露,另一位和她同部門的員工高雁,長期異地打卡工作,並且佔用上班時間在西安和深圳之間往返。就算是在深圳辦公的時候,高雁也是經常遲到,要到中午11點多才能到公司,三個月來工作也沒有成果輸出。

「研發兄弟,32歲績效B+,都被認為是發展緩慢,被勸退;HR為什麼可以以40歲高齡三連B,還可以作威作福呢?」

最後她奉勸在華為工作的兄弟,不要相信公司HR,他們沒有誠信。

眾說紛紜

不少人讚賞胡玲敢做敢言的精神,稱讚其有擔當;

也有HR出來,指責胡玲帖子中的領導和同事三觀不正;

.

還有人覺得HR這個職位,容易出「精神資本家」;

更有許多人把問題引到了法律層面;

最後,原文不短,我們完整傳送如下。不知道這樣的爆料,你怎麼看?

近日,華為2012實驗室HR胡玲在內部交流平台華為心聲論壇發帖。貼子揭露華為2012實驗室人力資源部幾名主要管理人員的瀆職行為。

該貼名為《研發兄弟們對不起,我儘力了一一實名來自2012人力資源部》,貼子稱:「奉勸各位兄弟,不要相信HR,他們沒有誠信。員工關係高級專家,每年最主要的績效就是緊急事件處理,如果有兄弟累死了,他能想辦法讓公司沒有責任。」

這篇帖子,在短短三小時的時間內,瀏覽量就達到了86萬。這篇文章不但表明了作者看到的華為對研發人員的態度,更表達出作者對HR部門的傲慢與腐敗的不滿。

華為中國區營銷部長陳浩向大白新聞表示,由於公司目前沒有和此事相關的工作內容通知,問題涉及的具體細節不好答覆。我本人尚未收到公司對此的進一步的相關內容口徑答覆。如果有新的進展和內容,會通過官方正式渠道披露。

IT行業觀察者梁振鵬認為:華為已經發展成為有十幾萬名員工的大企業,部門眾多,企業大了,應該注意在機構設置方面的科學性,如果不注意防範大企業病,那麼機構臃腫、管理效率底下、部門扯皮多等問題會顯露。

舉報信揭HR瀆職行為

2012人力資源部在深圳F1-19樓,這裡遠離炮火硝煙,這裡鶯歌燕語,有30多個hr、40多個文員mm,還有ssc(註:共享服務中心)支撐過來的20多個文員mm。這裡每周都有民主生活會,這裡經常搞活動,看電影,這裡的小姑娘穿著漂亮的連衣裙、10cm的恨天高。

如果不是舉報信,你難以相信這是華為人力資源部,在公眾心裡華為員工勞動強度很大,怎麼可能會這麼舒服。

公開信中,很多細節直指華為的人力資源導向與文化,並舉報了高某和楊某。通過多起事例來說明人力資源部門的人員對工作不認真並對研發人員不尊重。

公開信稱HR體系早就沒什麼誠信了,還提及楊某給作者當導師時,提過應該看看反饋問題的人是誰,「天天有時間在這琢磨班車食堂的,清退了算了」。

員工每月加班多達160小時。楊某對此不理解,和同事說有的員工假裝加班,健身之後才回到工位假裝加班,這是考勤造假、業務造假,是個嚴重的問題,所以要求大家都要深挖。公開信認為研發人員佔用自己休息時間免費加班,一不給錢二不給調休,難道運動一下也不行嗎?如果不可以,那公司為什麼要建這麼多健身房呢?甚至有研發人員高血壓高血脂還仍然深夜加班。

楊某多次表示希望有多一些的基層問題反饋,這樣他就可以去跟領導講了,要不然他沒有輸入,這是體驗官工作的失職……「而員工關係一直都負責基層問題的,你們員工關係收不到問題,不是應該先從自身找原因嗎?」

舉報信還揭露另一主角高某,高某是女性,公開信稱高某異地辦公,幾個月來一直佔用上班時間從西安往返深圳,作為處理員工關係的HR,她並沒有一分鐘時間花在員工身上,整天圍著領導轉。高某有次來深圳,遲到至11點才到崗。並且連續三個月無產出。高某自己已經40歲了,連續三次績效B,依然作威作福,而研發兄弟32歲績效B+,卻都要被勸退!

難留人才受關注

這封舉報信並非空穴來風,今年年初,華為曾流傳出一封任正非簽發的2019年第17號總裁辦電子郵件。稱心聲社區上的一個回帖指出當前實驗室存在問題。

不過電子郵件是人力資源部寫的,可能是郵件的擬定者表示:每年公司都投入大量的專職人員在專職搞博士招聘,但是高精尖的博士入職進來的很少(待遇、口碑、崗位等因素),進來的博士留下來的也很少,留下來的博士是不是真正的有讓其發揮的空間、崗位和機會?以我個人遇到的情況來看,我招的3個博士,進來一年後有兩個離職了,一個就在研發乾普通的開發和測試工作,很難形成獨特優勢。

而本文提到的華為的「2012實驗室」以往較少被大家關注,據官網消息,2012實驗室是華為的總研究組織,據稱,該實驗室的名字來自於任正非在觀看《2012》電影后的暢想,他認為未來信息爆炸會像數字洪水一樣,華為要想在未來生存發展就得構造自己的「諾亞方舟」。

據媒體報道,「2012實驗室」在歐洲、印度、美國、俄羅斯、加拿大、日本設立8個重要的海外研究所,今年華為還將斥巨資在深圳建立10所基礎研究所。

2012實驗室的主要研究方向有新一代通信、雲計算、音頻視頻分析、數據挖掘、機器學習等。主要面向的是未來5-10年的發展方向。華為官方數據顯示,2015年,華為研發投入為596億元人民幣,佔2015年銷售收入的15.1%,近十年來,華為已經在研發方面投入了超過2400億元人民幣。

從這些信息來看,該實驗室在華為有非常重要的地位,但近來年人才流失引起注意,2019年第17號總裁辦郵件顯示博士類員工近5年累計平均離職率為21.8%,入職時間越長累計離職率越高,2014年入職的博士經過4年,只有57%留在公司。

該郵件顯示,博士離職率高主要是在職員工沒法發揮專長,沒有用武之地

但胡玲的信件顯示,在華為內部員工一個月加班達到160小時,這還是出乎公眾意料之外的。

發帖原文截圖(截圖來自公開網路)

自稱是離職的華為員工在網路上表示:胡玲提到華為員工有人月加班160小時。簡單計算一下,按每月休一天計算,日均工作時間11小時——這其實就是我曾經的工作節奏,也是我那些還在華為奮鬥的前同事現在的工作節奏。

胡玲表示加班沒有費用。如果屬實,則側面證明了華為違反勞動,勞動法明確規定,平時加班付1.5倍工資,節假日加班付費3倍工資。

北京策略律師事務所景彤律師表示,勞動者加班一般每日不得超過一小時,特殊情況最多每日不得超過三小時,但是每月不得超過三十六小時,且需要按規定支付加班工資。大企業的加班制度,需要嚴格按照法律的要求去安排,同時依法支付加班工資。

不過從舉報信看,華為沒有支付工資,而HR負責人甚至對下班後健身者表示要予以辭退。

IT行業觀察家梁振鵬認為,華為是技術驅動型的企業,在多年的發展中,類似的負面新聞也時長見諸報端。首先,它可能涉及嚴重違反了勞動法,其次,正常的企業文化需要基於人情化,不能一味壓榨員工。企業想要走的更遠,不能僅僅依靠殘酷的僱傭關係,還是要考慮如何讓員工打心底里認同。勞工關係過於緊張,有可能會產生集體性的事件。

華為是否病了?

雖然華為研發人員工作辛苦,但外界認為他們獲得了較高的報酬,並且也有較高的地位。但他們的生死卻被HR,甚至不盡職的HR掌控,這是首次被傳出來。目前尚無證實公開信內容的真實性。

不過一些公開信息對這封舉報信有一定的證實作用。

有離職的華為員工表示:「華為的企業文化是以奮鬥者為本,而不是以人為本。我從華為離職時也曾吐槽華為底層員工、尤其是研發員工的地位低下。我從華為離職的原因之一,就是短時間內看不到研發氛圍轉變的希望。」

胡玲在舉報信中也是更專註於舉報HR部門的瀆職行為。如文章質疑為什麼研發人員部門調動就都以工作為重搬家了,一個HR為什麼可以異地辦公、工作時間通勤呢?我們的研發兄弟,32歲績效B+,都被認為是發展緩慢,被勸退;HR為什麼可以40歲的高齡,三連B,還可以作威作福呢?

胡玲質問一個HR成為某人的私有權利、隨意處理員工個人隱私、隨意葬送別人的職業生涯,這是公司賦予他的權利嗎?並表示出於崗位職責建議清退楊某和高某,他們的品質無法勝任當前的崗位職責,3個月無輸出。

有自稱做HR的網友發貼表示如果所說是真的,那麼難怪各大公司都要去掉一部分無能中層,這種阻礙基層員工與高層決策者之間的人,才是企業真正的毒瘤,而他們也恰恰是企業人才流失的重要原因。

如果真像胡玲所說,那麼華為則犯了大企業病,機構臃腫是「大企業病」的基本特徵。是人浮於事,層層領導。遇到利益有一堆人競爭,到了關鍵時刻互相推諉責任,使下屬不知所以,嚴重影響企業發展。企業缺乏凝聚力,人才得不到重視,企業發展緩步不前,使真正有激情、熱愛事業的人才流失掉。

此前人力資源部發的郵件雖然已經說明華為已經注意到實驗室存在問題,但人力資源方面的問題卻沒有被注意。

陳浩對外界獲得這一信息搞到驚奇,並表示從我這個緯度目前還不掌握,也沒有收到相關通知和通告。我會了解,或者公司有相關信息也會對外公布。

責任編輯: 夏雨荷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