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教育育兒 > 正文

為什麼中國喜歡學霸 而美國頂尖大學卻熱衷招體育特長生?

在中國,學霸是最受學校老師喜愛的,同學和同學家長也以仰慕的眼光看著學霸,學霸就是男神,女神,受萬千寵愛於一身,無往而不利。而在美國,是哪類學生是能像螃蟹一樣橫著走的呢?不是學霸,而是橄欖球隊隊長。

如果有學生考SAT拿到1600滿分,被哈佛錄取,不要說上學校網站頭條,連新聞都沒有。但是如果學生將在大學裡參加體育隊,那可是學校的特大光榮。

學校網站的首頁可以看到學生和未來就讀的大學教練握手的照片和有關新聞,高中校長會親自接見,有可能這所大學是排名50開外的大學,但學校對這個體育特長生的關注遠遠比那SAT滿分的學生要多。體育好的學生在申請美國學校的道路上是非常有優勢的。

美國人眼裡的體育運動

很多中國家長已經認識到體育的重要性,常常問到孩子應該練哪項體育會幫助申請。

首先,我先聲明在美國人眼裡,乒乓球和羽毛球不算體育。東部高中基本上沒有這類校隊,所以請不要再和美國招辦說「我最棒的體育活動是乒乓和羽毛球。」加州華人越來越多,有些學校有羽毛球隊,但東部我還沒有碰到過。

第二,如果學生每周練某項體育一周才一小時,我可以確定那項體育不是學生的特長,最多是興趣而已。

第三,如果學生到了13、14歲才想開始發展某項體育,已經太晚了。要想讓孩子體育好,需要從小學開始。

美國一般老百姓覺得體育是一個鍛煉人格的活動,不只是強身健體。美國各個小鎮上都有政府支持的各項團體體育俱樂部,從幼兒園開始,教練都是爸爸們,無論他們多忙,但是永遠都可以抽出時間做足球教練或橄欖球教練,他們年輕的時候也是運動員。

這些非職業教練教導隊員不只是贏球,更多是:

團隊精神(teamwork)

體育精神(sports manship)

忍耐力和毅力(endurance and perseverance)

態度(attitude)

如何在球場上慘敗後吸取教訓(how to deal with failures)

我認識一個白人爸爸,因為投資銀行工作原因,每周紐約和墨西哥市來回,再怎麼累,周六早上六點一定出現在紐約冰球館幫兒子的冰球隊當教練。

在美國亞裔多的地方,房價是漲了,但是鎮上的團體體育活動就會減少。白人慢慢搬走了,很難找到夠資格的中國爸爸當教練,這也造成了亞裔多的學校體育隊不好,大多數的學生只能拼鋼琴,小提琴,奧數了。

我們常常抱怨現在的孩子不願意吃苦,但是家長並沒有提供孩子吃苦的機會,在美國人眼裡,把高中四年里只去了貴州一周做支教的經歷做為吃過苦的證明是個笑話。

我覺得現在讓孩子在體育活動上吃苦是有這個必要的。

我認識在美國的一些孩子小學時候在一項體育每周花5個小時,很多孩子同時玩兩項體育,到初中後,每周體育運動少的每周10小時,多的每周20小時,完全沒有誇大。

練冰球的周末早上5點起床,游泳隊的早上上課前游泳訓練,下課後再回到泳池訓練,這樣的訓練下學生才能算有特長,在頂尖高中體育隊才能拿到一席之位。不少美高學生參加體育隊訓練後,體力都撐不住,很難和美國孩子一較長短。

哪些體育含金量比較高

大多數團體類的運動含金量比較高,但往往中國家長更喜歡個人運動,覺得個人時間好安排,所以一窩蜂的去游泳,網球,擊劍,高爾夫,到最後又是和亞洲人競爭。

現在冰球在國內很火,我一個練冰球的學生5歲開始練冰球,周末早上6點起床。他申美高非常好,雖然標化不高。但和招辦面試時講練球的辛苦遠比廢寢忘食背單詞更有趣。

家長幫助孩子找到他們自己喜歡的活動,他們才會願意起早貪黑的去參加訓練。根據美國兒童醫生的建議,11-14歲的孩子每天需要至少1小時的運動(vigorous physical exercise)。

家長不要太介意一開始體育成績好與不好,是不是有名次,隨著身體的變化,成績會有改變,重要的是孩子的興趣和家長的堅持。

其實最難的是家長的堅持,送孩子上補習班遠比練體育要輕鬆。在冷氣房裡背單詞要比在烈日下曬的像非洲難民要舒服很多。但正因為這樣,招辦覺得體育棒的學生有更有趣的人生故事。

中國媽媽在9月1日前忙著破腹產,希望孩子能夠早讀書。而美國家長普遍讓男孩子晚讀書,這其實是和體育有關的。

很多美國私校申請幼兒園設定的男孩和女孩生日的截止日期是不同的,很多男生會晚一年讀書,因為男孩女孩成熟度有很大差別。

如果學生是全年級里體育活動能力強,進校隊比賽得名次機會多,學校受歡迎程度高,和隊友之間的友情較深,自然就會慢慢有領導力。

學生會主席全校只有一個位置,但每個體育隊都需要隊長。每年很多中國家長糾結於要不要復讀這個問題,復讀不只是因為英文能力問題,也不是智商的問題,美國學校更看重學生的交際能力(social skill)。

所以中國孩子,尤其是男孩子,如果不復讀,不單單是比中國復讀的學生年齡小,比美國孩子年齡也小,中國孩子長的年輕(美國當地高中生已經長的像二十幾歲了),課堂發言氣場不夠,更不要講進體育隊或競選學生會主席了。

體育特長對申請是非常有幫助的,但這不是我寫這篇文章的本意。我希望更多的學生能喜愛運動,不是單單為了升學,而是能有健壯的體格。我接觸到的不少學生都是吃貨,但運動不夠。

不少學校體育教練和我講過「Chinese students quit easily.」中國學生遇到挑戰,很快就想到放棄。體育不僅鍛煉人的意志力,也能改善學生心理健康問題。不要把時間都花在補習課上,每天花一個小時好好運動吧。

為什麼體育對美國學校那麼重要

歸根結底是和錢有關。

美國大學橄欖球隊的教練有可能比校長的收入還要高,球隊經常贏球,有錢校友就會支持校隊,買票看球並每年不斷捐錢給學校,學校的spirit和人氣也會上揚。學校的奧數再好也很難鼓舞學校spirit精神。

美國家長為什麼那麼重視孩子的體育鍛煉?究其原因,固然有活躍校園文化的考慮,但更根本的,則在於美國社會對體育的重視,體育在人才培養中的特殊作用,校友捐贈以及校際商業比賽的利益驅動,等等。

脫離了這些具體而微的背景因素,就不可能準確理解體育特長生在美國大學中的存在。

社會文化

首先,美國是一個非常重視體育的社會,尤其偏愛戶外運動。

住在郊區的人家,一般都會在院子里至少安裝一個籃球筐。城市公寓也會配置設施齊全的健身房。

周末美國家庭喜歡遠足、跑步和騎自行車。在西部,寬闊的道路會划出專門的跑步和自行車道,隨處可見大汗淋漓的運動者。

美國孩子的課餘時間,大部分在運動場上度過,越是年齡小的孩子,越是滿校園裡瘋跑瘋玩。運動已經成為普通美國人的生活習慣,使他(她)們充滿活力、樂觀向上、自信陽光。

和一般性的認識相反,美國社會對運動的重視並非與生俱來。實際上,就在150年前,美國人還並不怎麼重視體育。

當時,伴隨著工業化的快速推進,從事金融和管理工作的「辦公室一族」大量增加,再加上內戰之後的繁榮使美國人沉湎於紙醉金迷、驕奢淫逸的物質生活,喪失鬥志,找不到生活的真諦,從而導致民眾體質不斷削弱,國民陽剛之氣日漸消失。

那時候,一個典型美國人的形象是:「夜幕降臨時拖著疲憊的身軀下班回家。他的大腦還在不斷地運轉而身子骨已經散架了。」

面對這種普遍性的社會危機,一些有識之士憂心忡忡,他們一方面大聲疾呼,每個人都有責任鍛煉身體,強健體魄,以便有能力承擔生活重任,提高生活質量;另一方面,他們從學校入手,通過教育影響和改變人們對體育的認識。

在他們的努力下,美國人的觀念開始發生變化。人們逐漸意識到,體育在塑造性格、提升境界、凈化靈魂方面具有不可替代的價值和力量,並由此確立了至今歷久不衰的體育生活觀。

教育認知

另一個因素源於美國頂尖大學對於體育在人才培養中的特殊作用的認識與理解。

那些富有遠見的校長認為,頂尖大學如果要培養未來領導美國和全球的領導者,就絕不能把目光僅僅局限在考試成績高、學術潛力大的學生身上,而要培養能夠面對、分析、駕馭、處理複雜資訊和艱難局面的「完整的人」。

一個整天沉湎於書本的柔弱嬌嫩的書獃子是不可能有能力應付真實世界裡瞬息萬變的種種挑戰的。在某種程度上,對於政治(特別是國際政治)和商業來說,野性、精明、堅毅以及對人性的洞察等品性也許比對學術的興趣重要的多。

1960年,哈佛大學招生辦公室主任本德在他離任前的一份長篇報告中宣稱,一個完全由學術成績頂尖學生組成的群體是不健康的,它不利於學生個體充分、全面的發展。

這一觀點深刻地影響了此後哈佛和其他頂尖大學的招生培養政策。實際上,美國頂尖大學對體育的偏愛可以追溯到盎格魯·撒克遜精英文化的母體——英國。

19世紀末,當鑽石大亨塞西爾·羅德在牛津大學確立著名的「羅德獎學金」選拔標準時,曾明確表示他不想要「書蟲」,而要有能力的「對有男人味的戶外運動有所愛好並表現不凡」、同時還要有點「殘暴」的學者。

為了確保實現這一要求,他甚至為陽剛運動設置了具體的權重(20%),並將其提高到和學業同等重要的地位。

市場趨勢

大學對體育的認識受到用人機構選擇員工的直接影響——它們對體育特長生情有獨鍾。

例如,招聘哈佛畢業生的用人單位認為,所有能被哈佛錄取的學生都是足夠聰明的。

在這種情況下,體育隊或其他學生團體的領袖將更被看重,因為擔任領袖的經歷使他們比平均成績優異的學生更可能在未來的工作崗位上取得成功。

更極端的例子是,華爾街一家諮詢公司招聘畢業生的對象居然只瞄準所有大學運動隊的隊長。

因為它發現,與高分學生相比,這些學生所具有的堅毅、時間管理能力和問題解決能力等素質使他們更適合在商界立足。當然,還有一些校隊隊員在大學畢業後直接進入職業賽場,逐步成長為獲得巨大成功的職業選手。

比如,全美歷史上最著名的高爾夫球員老虎·伍茲就是從斯坦福大學高爾夫球隊走上職業生涯的巔峰的。

大學和用人單位看中了體育的哪些作用

首要的是勇往直前,不屈不撓、堅持不懈的意志。

運動可以幫助學生獲得在激烈的對抗和競爭中,面對落後和不利的局面時調整心態、沉著應對、快速決定並重拾活力的經驗。運動還可以幫助學生習慣於接受有悖於自己意願的事實——不可能所有的比賽都能贏,他(她)們可以輸掉比賽,但不可以被擊垮。

其次是遵守規則的意識。

所有的體育比賽都有明確公平的規則,參與者必須在規則範圍內行動,違反規則將受到懲罰。一次比賽就會使學生深刻理解規則和遵守規則的重要性。這些經歷在學生心靈中所產生的影響要遠比課堂上老師的說教大的多得多。

第三是團隊合作的精神。

特別是在群體比賽項目中,雖然個人能力很重要,但決定最終勝利的,往往是團隊的共同努力。學生將從親身經歷中明白,勝利屬於整個團隊而不是個人。

這就要求運動員具有自我奉獻的精神,共同享受成功的喜悅,共同承擔失敗的責任,而不是推卸責任。

最後但並非不重要的是,體育賦予人的靈魂以一種神奇的力量,能從最一般的意義上體現人類追求卓越的精神。在賽場上,運動員必須竭盡全力去挑戰自我,發展和利用自己的潛能,力盡所能達到最高境界。

這些品質在學生的未來生活和職業發展中將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大學應當將這些寶貴的價值注入到所有學生的靈魂中去。

第四個因素是校友捐贈。

對於頂尖私立大學來說,這是影響大學招生和培養政策最重要的風向標之一。由於捐贈是私立大學最主要的財政來源,大學不可能對校友的態度置之不理,也沒有動力和理由拒絕他(她)們的慷慨捐贈。

許多熱愛運動的校友基於對大學時代參與體育活動的美好記憶,基於對體育塑造學生靈魂,促進社會發展的深刻認知,投入大筆資金用於建設母校的體育場館設施和贊助體育比賽,甚至直接設立體育特長生的獎學金。校友的行動有力地推動了大學體育運動的開展和體育特長生的招生。

最後一個因素是校際商業比賽的利益驅動。

在實用主義盛行的美國,這一點實際上是最重要的影響因素。儘管按照全美大學體育聯盟和常春藤聯盟的規定,參與比賽的運動員必須是業餘而非職業運動員,不能通過比賽賺錢,但校際之間的比賽卻是不折不扣的商業比賽。

它們為大學帶來了豐厚收入:一部分收入來源於門票。那些傳統的橄欖球、曲棍球和棒球比賽,往往會吸引數十萬觀眾的參與,不僅有學生和校友,還包括學生家長和所在社區的居民。另一部分收入來源於電視台和網站對體育賽事的轉播。

還有一部分收入來源於冠名費和商業廣告牌——幾乎每場大學的曲棍球校際比賽的場地上都掛滿了形形色色的商業廣告牌。

除收入外,校際比賽的商業性還體現在對體育教練的薪酬支出上。這些教練是大學裡薪酬最高的人,遠遠高於大學教授,並且其薪酬水平完全取決於市場競爭。

比如,哈佛大學歷史上首位帶薪的橄欖球教練比爾·瑞德的薪水要比當時哈佛工資最高的教授還多30%,甚至可以和有著40年校長資歷的埃利奧特的收入相比。

責任編輯: 王和   來源:媽媽幫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教育育兒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