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好文 > 正文

蔡慎坤:誰能力挽中國債務狂瀾?

作者:
根據外管局的數據,截至2019年8月末,我國外匯儲備規模為31072億美元,而全口徑外債餘額1.9132萬億美元。中國總的外匯儲備3.10萬億美元,外債在外匯儲備的佔比是60%,3.10萬億美元減去1.91萬億美元,還剩下1.19萬億美元。而剩下的外匯,至少有8000億是外企的投資和利潤,一旦外資大規模撤離,外匯儲備就所剩無幾了。

兒時常看樣板戲,印象最深的當數《白毛女》,戲中的主人公除了喜兒,還有喜兒的爹楊白勞,楊白勞欠了地主黃世仁大筆債務,在大雪紛飛的除夕之夜,黃世仁逼楊白勞賣女抵債,楊白勞不幹,喝下鹽滷自殺。喜兒逃入深山,過著非人的生活,頭髮全白。喜兒原本與同村青年大春相愛,大春救喜兒未成,於是投奔了紅軍。兩年後,大春隨紅軍返鄉,找到喜兒,殺了黃世仁這個債主,倆人從此過上了幸福生活。

這是舊社會佃農欠債的凄美故事,如今是新社會,新社會的債主怎麼樣?如果是個人欠銀行或高利貸機構的債,依然逃不過催債追債逼債的命運,網上頻頻曝光女大學生以身抵債的各種說法,只是新社會,很少聽說有類似於當年逃進深山的凄美故事,也沒有出現所謂的新喜兒。新時代催債追債逼債手段早已今非昔比,欠債只要上了徵信黑名單,你幾乎連門都出不了。

現在最大的問題並不是個人債務,而是龐大的政府債務企業債務,債務危機如同巨大的石頭懸在空中,隨時有可能砸下來,怎麼辦?除了今年發明的永續債,還有什麼絕招呢?許多經濟大咖也越來越好奇,大規模債務即將到期,這些債務不僅僅是巨額的人民幣債務,還有數目不清的美元債務,誰能駕著七彩祥雲來力挽狂瀾化解壓頂的債務危機呢?

搞區塊鏈、發數字貨幣,能不能化解債務危機,誰也沒有把握。但真實意圖應該很美好,或許可以達到去美元中心化的目的,但維持世界第二經濟體的架子,還需要用美元來購買石油和大宗農產品礦產品以及高新技術產品,數字貨幣還需要與美元或黃金掛鉤,否則一文不值。或許只是不需要增印人民幣了,也不需要印各種供應票據了,用數字貨幣可以延緩經濟重大危機。

最新的債務數據顯示,2020年有約2.07萬億元人民幣地方債到期,比今年的1.3萬億元人民幣大幅增加約58%,還有數目不清的美元債務,隨著借新還舊的金額站上一個新的台階,考慮到今年新增地方債額度已達3.08萬億元人民幣,假定明年不變,兩者相加也意味著明年有逾5萬億元人民幣的總發行量。

從總的財政赤字來看,近十年來,只有2012年出現了1.12萬億的財政盈餘,因為那是新舊交替的換屆之年,廟堂之上的人也無心花錢,而從那之後,財政赤字一路飆升,從1萬億到2015年超過2萬億,再到2018年超過4萬億。國債的發行量在2016年上升到接近3萬億,到2018年超過3.5萬億,2016年開始發行地方債,每一年都在4萬億以上。一邊是巨額財政赤字,一邊是巨額債券,收入越來越少,債務越滾越大。

前不久財經圈在傳一組更加驚人的債務數字,數字的真實性究竟如何,權威部門應該站出來解釋一下,但一直沒有等到權威的解釋,債務數字透露現在累積的外債已經高達1.97萬億美元,而顯形的國企債務也超過了130多萬億人民幣,總的債務(包括國債)已經達到500多萬億人民幣(70多萬億美元),比美國的總債務多了3倍以上,世界第二經濟體成為世界第一債務大戶。

總債務甚至比澳大利亞、美國和德國的總和還要多,發展中國家通常債務比發達國家要少,但世界第二經濟體卻並非如此。由於房地產開發、地方政府舉債以及快速擴張的「影子銀行」,短短十年世界第二經濟體從負債最少變成負債最多。最讓人擔憂的是快速增長的負債中,很多債務根本無法償還,一些地方盲目投資的項目不僅不能正常付息,恐怕連本金都很難拿回來。

許多人對龐大驚人的債務數字不以為然,覺得跟自已毫無關係,而權威的統計數字也顯示,今年上半年,全國各省市財政負債也是一個天文數字,除了上海,幾乎全部背上了沉重的債務負擔。幾年前,中國社科院學部委員、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理事長李揚就很溫和地提醒北京高層和地方政府,債務總額已經達到168.48萬億,全社會槓桿率為249%。

李揚的分析顯然還很保守,而卸任中金國際董事長的朱雲來就很尖銳,他在一個半公開場合透露,2017年底債務規模已達600萬億人民幣,人均負債40萬!債務更以每年20%以上速度增長,遠高於公開GDP6%以上的增長。按朱雲來的說法,債務規模2018年達到720萬億今年或達860萬億。如果按6%的年利率,債務利息就高達40萬億和50萬億以上,至少吞噬一半以上的GDP。

這意味著,中國GDP高增長乃至人均GNI的漂亮數據背後,是以人均低收入和高負債為代價,這樣的GDP即使人均超過一萬美元也沒有實際意義。今年5月《經濟學人》發表評論指出:世界第二經濟體債務危機遲早會爆,這次債務危機的終局,會比當年的日本來得更加兇猛。《福布斯》的一項報告也認為,在接下來的三年,在七個遭受債務危機衝擊的地區,世界第二經濟體居於首位。

國際貨幣基金(IMF)警告,新興市場國家,特別是世界第二經濟體的債務像吹氣球般膨脹,債務危機蠢蠢欲動,或將危及全球金融體系穩定。國際貨幣基金第一副總裁李普頓(David Lipton)多次發出警告,世界第二經濟體需要火速處理債務危機,以避免巨大的債務泡沫形成。麥肯錫計算,世界第二經濟體必須使總債務提高到GDP的79%。即使如此,這場金融危機仍然會給世界第二經濟體經濟帶來災難,經濟增長几乎消失,家庭和企業推遲消費,經濟停滯不前成為常態。

由於世界第二經濟體債務門類繁多,數據更不透明,債務實際上已經處於失控狀態,地方財政也面臨極大風險。目前世界第二經濟體並沒有專門的機構和標準來統計各種債務,各地融資平台越來越多樣化、隱蔽化,很多資金的來源和數量根本無從知曉,負債規模難以統計。正因為這部分藏在黑箱里的隱性債務是個未知數,更加劇了財經界對世界第二經濟體債務危機的擔憂。

更為嚴峻的現實是,目前披露的債務或許只是冰山一角,世界第二經濟體總負債和地方政府債務已經到了無人敢提及的地步!中國社會科學院金融重點實驗室主任劉煜輝認為:「在人均收入8000美元的情況下,沒有哪個國家可以維持如此之高的債務水平」。

根據外管局的數據,截至2019年8月末,我國外匯儲備規模為31072億美元,而全口徑外債餘額1.9132萬億美元。中國總的外匯儲備3.10萬億美元,外債在外匯儲備的佔比是60%,3.10萬億美元減去1.91萬億美元,還剩下1.19萬億美元。而剩下的外匯,至少有8000億是外企的投資和利潤,一旦外資大規模撤離,外匯儲備就所剩無幾了。

誰能駕著七彩祥雲力挽狂瀾化解債務危機?或許從價值觀和經濟模式重新回到過去是一種新的趨勢,能否延緩危機爆發阻遏資金外流乃至收復民心,還需要觀察觀察再觀察。

責任編輯: 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