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維權 > 正文

狀告刷臉 中國「人臉識別第一案」有什麼啟示?

北京地鐵系統計劃採用人臉識別技術實施乘客分類安檢(資料圖/路透社)

浙江理工大學一位教授近日狀告杭州野生動物園「刷臉」侵權一案,再次將中國的人臉識別系統是否侵犯隱私等問題推到風尖浪口。

隨著中國政府加大力度發展各種高新科技,監控系統、個人資料採集衍生的隱私權議題,也越發引人關注。

不久前,浙江理工大學特聘副教授郭兵不滿杭州野生動物園入園系統要求年卡用戶註冊人臉識別,認為動物園沒有事先徵得年卡持有人同意就收集敏感數據並拒絕向「不遵守」新要求的用戶退款侵犯了消費者權益,因此一紙狀書將動物園告上法院。

旅美中國律師彭永峰接受本台記者採訪時表示,郭兵對動物園提出的指控有理有據:

「(動物園沒有做到)第一,告知用戶採集信息的目的,列舉用途;第二是保護,明確說明不會在沒有得到當事人允許的情況下,將採集到的個人信息泄露給第三方;第三就是公眾要有選擇權,因為這個涉及到稀缺資源的使用,不給用戶選擇權等於把他們排除在權利範圍之外。」

本台記者周二多次試圖採訪郭兵本人,但直至截稿仍未得到回復。美國《華爾街日報》的報道提到,郭兵擔心個人敏感信息遭到泄露、非法提供或者濫用,會危害消費者的人身和財產安全。他起訴動物園不是為了獲得退款,而是要提高民眾對個人信息採集不受監管的問題的認識,同時希望政府對此進行合規整改。

郭兵這次對動物園發起的法律挑戰,使其案件成為「中國人臉識別第一案」。

自中國在2017年部署「天網工程」後,這個世界上最大的視頻監控網似乎讓北京嘗到甜頭,並在發展監控系統的道路上一去不復返。例如,中共警察的「大數據」系統;收集整理市民信息,並為其打分的「社會信用系統」;還有能夠對人群進行高效篩查、具備面部識別技術的智能眼鏡等等,紛紛為政府強化社會管理做出了貢獻。而當局在新疆實施的監控措施,更達到爐火純青的地步。

雖然有人就監控和數據隱私發出過質疑的聲音,但中國老百姓對監控技術的接受度似乎較高,認為監控技術可以保護民眾的個人安全。

示意圖:人臉識別技術可辨別人們的性別、年齡以及他們的情感狀態。(Public Domain)

彭永峰對此表示:「中國沒有個人主體這一說,繼而也沒有這個派別衍生出來的隱私概念。公眾在這個方面的意識淡薄,這個就和中國的法律制度有關,因為中國的法律是中國共產黨政策的擴大化、社會化,只有表皮,沒有內在精神。」

彭永峰說,他相信郭兵案會為公眾在隱私權的問題上提供一定的法律啟示:

「我覺得,很多人心裡是認同(郭兵)教授的行為。從公眾個人權利意識重視的角度來說,案件會產生非常正面的意義。再樂觀一點看,越來越多人在個體權利維護這一方面意識越強、越能覺醒的話,中國社會變成像西方那樣民主社會的時間就會縮短。」

在陝西的律師常瑋平,曾就西安城西客運站強行要求乘客出示身份證才能購票的情況提起訴訟。他告訴本台記者,在中國涉及隱私權的案件一直都有:

「爭議的人臉識別算不算隱私,我認為這當然算,因為人臉算是可以確定一個人身份的唯一性生理特徵。」

他警告說,大數據所作的數據挖掘、行為分析,實際上是基於隱私數據的二次加工所得的信息。這些信息具有高度預測性,一旦被不合理利用,將會給公眾帶來不可控的財產甚至生命風險。

責任編輯: 李華   來源:RF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維權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