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世界文化 > 正文

了解西方文明(9): 「人人生而平等」 意味著不會是一種人一直掌權

圖為位於美國南達科達州的「總統山」。(Photo of Mount Rushmore National Memorial)

美國的貧富差距儘管也很大,但是美國整個社會非常富有,甚至美國窮人的生活水平可與歐洲的中產階級相媲美。斯坦福大學胡佛研究所的資深研究員漢森(Victor Hanson)教授告訴我們,這是因為美國的宗教基礎鼓勵人們追求個人卓越和企業家精神;美國比歐洲和其他國家在體制上有更多的宗教基礎,這與美國的立國之父們有關係。

耶穌曾經被羅馬人看作是「造反的人」

上一集里,漢森教授談到,大多數不是基督徒的美國人也相信信仰宗教、信仰基督教對社會是起到積極作用的。那麼這一點在古典學裡有典故嗎?

漢森教授給我們介紹說,在古典學著作里有兩方面的參考文獻,一方面是在耶穌時代,羅馬人會把耶穌看作是「造反的人」(insurrectionist),你可以看到在一些歷史自傳文獻中有提到耶穌的,就說他在猶太地區造成了一些騷亂之類的事。

另一方面是在公元第二和第三世紀之間的100年里,有一批人在不斷壯大,他們不崇拜皇帝,穿著不講究,他們為窮人說話,不在乎人的種族,這批人的勢力越來越大。

300年後的羅馬帝國承認了信仰基督教的自由

到了公元300年左右,這股勢力就很快擴展到羅馬,而且他們開始改變政府,比方說地方官員把教堂(basilica)改造成了政府大樓,在埃及和西班牙都發生了這種轉向基督教的變化。

最後到了羅馬帝國皇帝康斯坦丁大帝(或稱康斯坦丁一世),整個的羅馬體制改為基督宗教。康斯坦丁大帝於306年至337年在位,他是第一位信仰基督宗教的羅馬皇帝。在313年他與李錫尼共同頒布了《米蘭詔書》,承認在帝國境內有信仰基督教的自由。所以,後來連主教的穿著打扮也都是來自羅馬的。

「Basilica」這個詞是希臘語,它指的是羅馬市政廳,但它其實是「教堂」的意思。也就是說,現在我們的市政廳的樣子都來源於古羅馬。

古希臘和羅馬學者回答關於神學的現實問題並建立了基督教堂的正統禮儀

而整個古典哲學的中心,包括形而上學、政府學和音樂所相關的問題,都是由古希臘和羅馬學者,如特土良(Tertullian,公元約160–約240)——被稱為西方基督教神學鼻祖之一和「希臘最後一位護教士」,還有耶柔米(Jerome,公元約347–420)——被稱為是古代西方教會中最有學問的學者,他們都是很有學問的人,他們開始把古典學的歸納法、查詢法與科學的概念運用到對聖經的理解,並且來回答那些不在福音書里的問題。

那些問題包括:耶穌是什麼時候死的?為什麼死的?他去了哪裡?如果你的父母是基督徒,但你在去世之前還沒有洗禮的話會怎樣?有沒有煉獄(purgatory)?有沒有冷宮(limbo)這回事?如果你的一生都做得很差卻沒有懺悔的話,會怎麼樣?會不會去地獄?如果你一生都做好人,但在去世之前做了件壞事又會怎樣?等等很多現實的問題,還有一個人怎麼劃十字等等。這些基督教神學家都試圖對這些問題進行解答。這些很細節的問題(minutiae),對教堂來說都是常見的。

所有人都依賴於古典哲學家和學者們用他們的智慧來回答這些新的問題,這些古典學家和宗教學者他們建立了基督教堂的正統禮儀。他們在基督教堂里寫的文字,沒有使用阿拉姆語(Aramaic)或古代的希伯來語,這些語言到現在有3,000年歷史了,他們當時大部分都使用了希臘語和拉丁語,以便讓所有人都很讀得懂。

「人人生而平等」意味著美國不會是一種人一直掌權

那麼,在美國憲法中保障的宗教自由,立國之父們他們當初怎麼會懂得這一點呢?

漢森教授認為,這是有點神奇的。美國的立國之父們大多數都是來自英格蘭,他們基本上是在北美東岸的一小塊地區,當時的美國和加拿大沒有邊界,從北喬治亞州一直北上到紐芬蘭(Newfoundland)這裡是大部分英格蘭移民來到北美之後聚居的地方。但是英格蘭這個國家跟西班牙或其他國家都不太一樣。

換句話說,在拉丁美洲和南美墨西哥,除非是來自西班牙帝國的人,或是天主教徒,其他人是不允許移民去那裡的。而英格蘭則說,你可以去北美,你可以是天主教徒、或新教徒(Protestant),你可以是歐洲人,你不一定非要是英格蘭人,你可以是蘇格蘭人或愛爾蘭人,都可以去北美。

美國的立國之父們在英國殖民政府統治了200年之後,他們決定反抗英國政府的統治,但是他們一直所接觸到的又是英國的理念,所以,他們就繼承了這種寬容的態度,也就是不太看人的種族背景、信仰背景。所以美國憲法里寫道:「人人生而平等」(All men are created equal.),這就隱含了那些創建了這部憲法的立國之父他們都知道的一層意思:不會是同一種人一直掌控政府的。

世界上唯有美國憲法寫著「人人生而平等」這是「美國夢」的一部分

這是什麼意思呢?漢森教授進一步解釋說,美國不會一直是由那些蘇格蘭或愛爾蘭裔的白種男人來掌權。你當然可以試圖這麼做,但是美國憲法是世界上僅有的一部文件,上面寫著「人人生而平等」,那麼隨著這個國家的不斷擴展成長,會有各種人從世界各地來到美國,他們馬上就知道了通過合法歸化就能成為美國人,這是美國夢的一部分。

接著,漢森教授補充說,當然啦,今天我們回頭看看,可以說當初並不完美,有些事做得並不好。但那時候是每個人就像鳥兒築巢一樣帶來了各自的羽毛把這個國家搭建起來了。那時候美國的主要人口是男性白人的新教徒,而每一個與他們對立(antithetical)的團體則都感到不滿,如愛爾蘭天主教徒、義大利歐洲南部人,和後來被解放的黑奴,以及來自南非、亞洲的移民,後來就出現了所謂的歧視問題。

美國從立國之初就在正面面對後來會出現的歧視問題

而已經在美國定居下來的人屬於多數,他們的人性的一種自然反應就是,新來的人不應該擁有跟我一樣的權利,或者說,你為什麼要來到我們的國家?

但是,在美國有立法、憲法、聯邦黨人文集和法庭法律等等來規範人們,這和人們的自然人性是一種持續不斷的衝突。人們經常會忘掉美國的特點,他會說,你們不是有權利法案嗎?有憲法嗎?但是某某人在1860年代就有偏見,或者,某某人沒能得到他的權利。

漢森教授認為,這些人的誤區是,我們是在面對人的自然特性在做事。今天如果你到非洲、到亞洲、或拉丁美洲去,你都會感受到那種部落歧視和壓力,只有美國在試圖面對和處理這種情況,在歷史上很多情況下做得很成功,但很難做到完美、也不是很容易。

通過漢森教授的解釋,我們了解到了為什麼美國憲法中如此重視宗教信仰自由。但是,後來又有什麼變化呢?請關注下一集的內容。

責任編輯: 宋雲   來源:希望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世界文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