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民意 > 正文

劉水:癲狂生物島

作者:

廣州官洲島(廣州國際生物島)俯瞰圖。圖片來自網路

我更喜歡生物島的舊稱官洲島。

十多年前,舊稱被壓縮成地鐵4號線穿越小島的一個冷清站名,和孤立陳氏宗祠前、面向大學城裝點風景的巨石刻字。

2019年8月,這是官洲村存留的新印跡之一。攝影|劉水

官洲島土地上,曾流淌原住民反抗拆遷而喪失的生命、鮮血和傷痛。至今,尚有幾十人堅守在宗祠周邊破爛不堪的殘房舊居中。他們養種雞鴨羊蔬菜,艱難維生。

宗祠路口,專設保安亭,24小時值守,監控上訪。

​2007年3月,施工方與村民爆發衝突,村民1死14傷,施工方無一人傷亡。羊城晚報報道部分截圖。

官洲島是珠江後航道(牌坊河,侖頭水道,官洲水道)上的一個江心島,面積1.83平方公里,原住民三、四千人,環島6.6公里。南北分立攬勝園和水墨園兩座緩坡山丘,海拔不及百米,山腳周長各約1公里。山坡植被,精心栽植;亭台樓閣,錯落有致。

官洲島陳姓家族的先祖,自宋朝南遷建村,迄今已有一千餘年歷史。村民世世代代,與世無爭,以種植水稻、果樹、蔬菜和打漁維生。官洲島西部緊鄰廣州南肺——兩萬畝瀛洲生態公園,堪稱世外桃源。官洲島北部與黃埔港,隔江相望。後者是明、清兩代嚴厲實施「海禁」愚政年代,全中國唯一對外開放的港口。

島北跨江依次還排布琶洲會展中心、長洲島、黃埔軍校;東、南方隧道和地鐵貫通大學城;西部接收小洲村萬畝果園的靈秀。便橋西南端百餘米、萬畝果園邊緣南沙高架橋下,分布著百餘個藝術工作室、展廳。

官洲島雖遠離市區,但身處廣州要津,加上交通便利,實乃廣州的一塊風水寶地。政府豈能放手。

官洲島被稱為「廣州的生物CBD」,與城市CBD珠江新城南北對應。2019年,廣州文物所在島上發掘出漢代墓葬群。這可能是秦始皇所派50萬南征大軍、後建立西漢南越國趙佗時期,來自北方軍民的墓葬地。

2013年1月,遺存在陳氏宗祠附近牆壁上的征遷公告和信箱。我去過不少廣州的宗祠,大多張貼著村落被拆遷的血腥文圖。攝影|劉水

官洲島、萬畝果園、珠江、大學城島、便橋、長空和高架橋,遠眺廣州中心區珠江新城廣州塔,構成無規則巨大空間,視野開闊,空曠幽靜,沒有絲毫城市壓抑感。最美在夏日黃昏,長空燃燒,亂雲飛渡,夕陽墜落天際線。

2019年7月某天黃昏,從官洲島便橋遠眺廣州塔,直線距離11公里。攝影|劉水

這個完美空間的中心位置,無疑是便橋。我每去島上騎行,必經便橋。夏夜,常有周邊居民,坐在橋面人行道台階上,納涼、休憩或閑聊。這是一處絕佳的天然風口,也是觀賞廣州城市天際線的最佳位置。

這個空間是我一住小洲村十年,僅有的幾個理由之一。我至少登島上千次。徒步記錄個位數,大多環島騎行。早年結識留守島上宗祠的陳姓村民,偶爾會順路探訪。

生物島初期拆遷工地——陳氏宗祠前。宗祠是千百年來南遷廣府人的精神信仰所在和公共生活據點,官方血拆暴征對此有所收斂和忌憚。圖片來自網路

官洲島拆遷初期,陳氏宗祠懸掛的橫幅。此種複雜的拆遷利益分化,讓血緣宗親退居其次。2019年6月第三屆「官洲國際生物論壇」大會,將廣州文保所追認保護的陳氏宗祠及周邊古建,暫規劃為小型文物公園。圖片來自網路

拆遷後留守宗祠的部分村民。十多年來,他們堅持去市、省和北京上訪,有人因此被拘押。至今祠堂路口專設一座保安亭,保安24小時看守。一次,我騎行拐進祠堂,一位年輕保安跟隨。住在祠堂的老婦手指保安笑言:「這是我們的保鏢!」保安聞話,狼狽退出祠堂。圖片來自網路

官洲島面積約為隔江廣州大學城的十分之一。

2005年建成的小洲——官洲便橋,鋼架水泥路面,全長230米。設計使用年限僅一年,實際使用至今14年。危橋早已限行汽車。橋頭兩端,築立水泥墩牆,保安24小時把守。早期尚可通行摩托車、電動車、自行車和共享單車,後摩托車遭禁限。

2019年始,共享單車再遭限行——設在橋中間的保安崗,呵斥攔截共享單車騎行者上島。島周邊搭乘地鐵市民,從橋頭徒步將近一公里才到官洲地鐵站。雖說島上開行383路公交車,可半小時等不到一輛。

2006年7月,生物島便橋建成不久,立在橋頭的告示牌。村民此前靠小船擺渡進出島。圖片來自網路

2019年8月,女保安值守橋頭。兩開口均容一人通過。橋頭另一端同樣被封限。前兩三年,生物島管委會在圖左樹下拴養三、四條威猛兇狠的大型犬,每逢人車通過,狂吠欲撲。攝影|劉水

警察有時在橋頭查驗行人身份證或手機。有次,在橋上遇見貌似已退休的六、七位女士,因未帶身份證,灰溜溜折返。她們招手提醒:「警察在查身份證!」謝過她們。橋頭站立五、六個警察和輔警。我沒搭理,慢騰騰騎行越過。我倒希望被他們攔截。警察無權隨意攔截行人查證,須依法說明正當、具體理由,否則,公民有權予以拒絕。

2015年臨建的生物島派出所,將原騎行道和臨江步行道攔腰斬斷。攝影|劉水

生物島派出所,本不在生物島整體規劃之中。它完全切斷了原本的騎行綠道、臨江人行道和綠地。粗野蠻橫,不守規則。它就是生物島上醜陋不堪的一塊補丁。

官洲島初期拆除時,大學城兩位女大學生,踏訪拆遷工地。圖片來自網路

拋開血腥拆遷,官洲島的總體規劃設計,極具前衛理念和現代感。我查閱資料,未能找到設計師名字。他們是滿懷藝術創造和浪漫想像力的規劃師和設計師。觀景台、酒吧、驛站、騎行道、觀景塔,人行道和馬路,處處透射人文理念;菩提樹、小葉欖仁、人面子、樟樹等各種樹木,不乏珍稀樹種。單是四座公共廁所,就是一件精緻藝術品。用料講究,注重細節,人性化。

島上綠道旁原設建幾座精巧固定的便利小店,在周末和節假日服務遊客;幾處小廣場上設有優美的草背木質座椅。此兩項便民設施,在2018年全部拆除。環島綠道旁雨水道,原本以長1米、寬10厘米結實木條橫向覆蓋,便於行人赤腳行走,幾年後也全部拆除,以水泥板替代;遊客休閑使用的吊床和地墊,也遭禁限。

2011年7月,官洲島突出江面的親水平台,江對面是廣州大學城島(小谷圍島)。攝影|劉水

曾有幾年,遊客可燒烤,小販可兜售,垃圾遍地,老鼠天堂。後一律遭禁限。我曾在夏夜騎行,車輪幾次壓死亂竄的大老鼠。管——放——管,跟政府治理國家社會一樣,運動式輪迴,沒有法制的長期定性。

後來,攬勝山腳圍起高大的圍牆,只留幾個登山路口;再後來,半座山丘被削掉,陸續建起雜亂空蕩的國際公寓樓。

2015年,封島數年後重新開島而被廢棄的橋頭保安室。這幅無名氏塗鴉成為遊客拍照景點。攝影|劉水

官洲島的標誌建築,其一當數島東北端的20層五星級威爾登酒店,佔據珠江兩條水道交匯處的黃金位置。這家酒店由香港啟德集團投資,樓下院落配建20座獨棟別墅會所,荒廢經年。開建初期,酒店自裝鐵柵欄,將島端綠道和人行道切斷。這座酒店建建停停五、六年,迄今仍未完工,算得上是一座爛尾建築。

其二,星輝廣場商務大樓,北區樓高48層,已建成投入使用;南區60層大樓尚未動工。分據官洲地鐵站南北兩側。

自2017年已舉辦三屆的「官洲國際生物論壇」,不乏業內知名人士,中工院院士鍾南山、中科院院士施一公等數十位院士蒞臨。生物島漸被劃入粵港澳大灣區經濟圈。「國際生物論壇」似有歧義,應為「國際生物研發論壇」。圖片來自網路

生物島的核心,以生物科技研發公司的幾十幢辦公樓區和生活區構成,但到晚間,閃變一片空城。長居居民,仍是留守的幾十位陳姓原住民。

在二期單元開工前,南側的攬勝山山坡、山腳草地,曾是航模和風箏愛好者的樂園,偶見滑翔傘練習者。不管冬夏雨晴,這裡都是這些鐵杆玩樂者的據點。周日節假期,踢球、滑草的小朋友,在山腳草地嬉鬧瘋玩。

2011年、2019年,相隔八個年頭,兩次拍攝,留守宗祠附近古建的這位村民,每每講述血腥拆遷和外來盜竊者偷盜古建木雕、磚雕和壁畫的往事,難抑憤怒。攝影|劉水

2018年10月,官洲島一位相熟的湖北籍保安,手指馬路對面告訴我,你看那一長溜配畫的白色綠頂圍牆,領導聽說習近平訪問廣州,要來參觀生物島,連夜突擊施工,砌築幾公里長的圍牆,最後也沒來,真是勞民傷財啊。

2017年,環島雙向六車道柏油馬路和赭紅色的騎行綠道,雖有局部修補,但路面完好,卻全部剷除換新。據保安告訴我,這一拆一建,投資大約1.8億元。我檢索生物島招投標公開資料,未找到官方準確數據。

圖左:2017年10月,工人在重鋪騎行綠道。圖右:2019年10月,重鋪剛兩年的天藍色綠道,已多處塌陷、開裂。攝影|劉水

關切官洲島的人們熱議:

「誰腦子進水了,敗家子,好好的路,鏟掉重鋪,亂花納稅人的錢!」

「生物高科技就一定要把馬路重複搞新的嗎?新建築不等於生物技術新啊!」

「你看那些大樓,布局亂七八糟,外觀多難看,草地、樹木和建築還全都打上燈光,燈光秀還是光污染?多浪費電力!」

生物醫藥科技本是提升並服務人類健康的,而生物島強烈炫目的光污染,對人體傷害巨大。生物島晚上有不少散步者、垂釣者、騎行者、跑步者和滑板玩家,他們都是最直接的受害者。我在晚上極少登島騎行。

2019年8月,生物島全面亮化工程。攝影|劉水

生物島管委會所在島側中段的白色辦公樓,原是官洲島僅存的輪船修理廠的一座舊樓,院落寬敞,古樹環抱,翻修使用十多年了;環島的鋼質護欄,極牢固、美觀。

這兩處建築、設施,每隔幾年就翻新或上漆,最近一次尚不及一兩年,在2019年突然全部拆除。

2019年8月,拆建環島護欄工程「作戰圖」和冒雨幹活的工人。攝影|劉水

環島護欄全部以花崗岩替代。我與一位常去生物島寫生的藝術家,曾實地探察工地,與工人聊天。承建工程的中國水電六局,以東北人居多,他們不明所以然。

查閱官方資訊,今年的「山竹」颱風暴雨,造成廣州珠江罕見暴漲,倒灌道路。

2019年新建的環島護欄。攝影|劉水

為此,官洲島替換原有通透式鋼質護欄,似是廣州珠江沿岸護欄總體整改的一部分,但生物島作為科研與休閑僻靜之地,有此必要嗎?

生物島建築燈光亮化工程(不含草地亮化)和更換護欄工程,均可查到官方招標資料,分別投資兩千多萬。

官方網站公開的生物島堤岸護欄工程招標書。預算總價2373.82萬元,其中設計費31.12萬元,建安費2342.70萬元。花崗石等材料費用呢?圖片來自網站截圖

生物島的開放式人文休閑功能,一再被削弱、禁限,頗有軍事禁區的「獨立王國」之勢,也更像是政績和面子工程。

永別了,官洲島!

生物島大事記

1999.04廣東新綠洲生物技術研究所,最早提出在廣州建立生物島的建議,並迅速得到了官方回應。

2000.12項目獲國家計委立項批准,並正式命名為」廣州國際生物島」。

2001.01廣州市政府決定,將原本歸屬海珠區管轄的官洲島,交給廣州開發區,參照廣州科學城的建設模式開發。

2004.07官洲國際生物島建設工程的征地拆遷補償安置工作正式啟動,納入「廣州大學城圈」,將成為大學城的研發核心。

2005.03科韻路延長線生物島隧道開工;同年6月,連接小洲村和生物島的便橋建成通車;當年12月,廣州地鐵四號線官洲站正式開通。

2008.03官洲國際生物島拆遷安置房抽籤儀式啟動,700多套安置復建房通過抽籤方式分配給村民。

2008.10官洲村民搬遷大限,官洲封島。

2011.05官洲島19條道路名稱公布,路名均與宇宙、星際和生物螺旋有關,以體現生物島的生物科技特色。

劉水,原南方都市報、深圳晚報、大公報大周刊等媒體記者,現自由作家。

2019年8月初稿

2019年11月結稿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劉水公眾號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