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海外生活 > 正文

對不起 我要為我的「路怒」道個歉

作者:

路怒(road rage),在加拿大這個車輪上的國家,應該人人都聽說過,但很多人是不是都認為和自己無緣?

我一直也是這麼認為的。直到不久前,自己親身經歷並扮演了一迴路怒的主角。事情經過是這樣的:

某天下午從列治文Lansdowne Centre買完東西回家,開車從北向南,剛經過Cooney路和Ackroyd路的交叉路口,此處兩車道將變為四車道,旁邊又有大廈出口,車流比較繁忙。我正好行駛到兩道快變四道的地方,因行駛在左側,直著往前開不用變線就該進入直行道了。正在此時,突然覺得右側有一龐大SUV正向我車快速貼近,眼看就要碰上了。這個突如其來的親密舉動嚇了我一大跳,路上車輛各行其道是基本常識啊,假如要併入車道也得禮貌打聲招呼提前蹦個燈不是?我趕忙打輪往左邊避讓,我的小車顯然對此有意見,快速晃動了一下,也幸好當時對面車道沒有其他車輛。快到下個路口,我才完全醒悟過來,因緊張而兩頰發燙的我狠狠摁下了喇叭,一連兩個長聲「嘀」,算是釋放了我的憤怒和驚恐。而那輛車則早已進入右拐道,揚長而去。

不過,對不明就裡的其他車輛和行人來說,發出噪音的是我的車,我反而是個遭人嫌棄的「路怒」患者。

我很不喜歡這樣的心理演繹結果。對於一個處女座來說,追求完美是優點更是缺點。我希望我在公共場合是循規蹈矩,合乎規範的。想當然地,我認為我的周圍環境也理應如此。可是往往事與願違。

剛開過一條街,我的心情已經平復了下來,轉眼就為自己的輕易發怒而自責。我剛才的行為,除了讓自己出了一口惡氣,真的有什麼積極的作用嗎?那位老兄可能根本不知道我在向他抗議,他或許不在乎,或許壓根兒沒覺得自己有錯。事情就發生在短短的幾秒鐘之內,他可能只是在躲避右邊大廈要出來的車,當然也可能就是違章超車了。那個窄路口常常成為很多車輛競技的舞台,這種可能是存在的。

其實在他靠近那一剎那,我已經下意識短促地「嘀」了一聲,對他做出警告了。這個警告已經足夠表明我的態度。在沒有造成進一步的後果之時,事情應該就到此為止。後來的兩聲長「嘀」,更多的其實是我不滿、驚恐和厭煩情緒的一種宣洩。而在繁忙的路口,這種雜訊只會讓其他車輛和行人覺得莫名其妙,給和諧的城市增加不和諧的聲音。

有朋友會問,這也算路怒嗎?還真算。基本上,開車時所有不是在正常理性的情況下發生的情緒或行為反應,都歸為路怒。我倒是更願意叫它為「馬路霸凌」。

很諷刺的是,人們一方面對路怒症橫眉冷對,一方面自己卻常常陷入路怒不能自拔。

那到底哪種行為算路怒呢?百度百科倒是有給出的自測,可以快速檢測你是否患「路怒症」。不妨來自測一下:

•危險駕駛,包括突然加速或剎車,跟車過近;

•強行切入別人的車道,或者故意攔擋別人進入自己的車道;

•過分地鳴喇叭或打閃燈;

•在高速公路的中間隔離帶上飆車嚇唬別人;

•做粗野姿勢,例如向別人豎中指;

•破口大罵或威脅恐嚇;故意撞車;

•下車來挑釁別的司機,包括用物品打到其他車輛的車身;

•用槍支等致命武器威脅;

•開著車投擲物品襲擊其他車;

•吐口水。

百科中還提到路怒症常有的幼稚心態:

1.即使完全沒有必要趕時間,司機仍會給自己設定一個預期時間,規定自己在多少時間內到達目的地;

2.喜歡在馬路上和其他司機競爭,超過對方就高興,被對方超過就懊惱;

3.如果旁邊的汽車打方向燈想變換車道,本能反應是加速跟上去,不讓他超車;

4.看到別的司機錯誤或不守規矩的動作,儘管一點都沒妨礙自己,但嫌惡的情緒仍會油然而生;

5.覺得別人侮辱了自己,會產生報復心態,並很難克制住這種心態。

說實話,看到上述例子,我的內心一凜,看來,很多時候我都不知不覺犯了路怒症而不自知呢。比如,我經常以恪守規範而沾沾自喜,在路上看到有人不打燈就變線,就會冷嘲熱諷,儘管這跟我當時的駕駛狀態半毛錢關係也沒有。我用所謂的道德優越感嫌棄這些不守規則的人。

我大膽假設,很多朋友和我一樣,多多少少也沾過這些「路怒」的邊兒吧。

幾年前,我剛來到列治文時,因為手潮,膽子小,對路況和交通規則都不是很熟悉,經常遭遇被「路怒症」患者「提點」的插曲。

有一次,在一個居民小區出口要左拐,哆哆嗦嗦等半天,主路上兩邊的車來車往,我卻總找不到合適的時機拐過去。排在後邊的車不耐煩了,開始鳴笛催促。當時只好兩眼一閉,竄了出去,幸好上帝眷顧我,沒有發生什麼險情。

還有一次,我排在左拐的第一個,對面正常行駛的車刷刷而過。我因為看不到路況,只能耐心等待。後面的皮卡座得高看得遠,大概是看到前方已經安全,開始鳴笛催我。我牢記同事和教練的囑咐,在你自己看不到對面路況的情況下,不要管後面的車如何不耐煩,因為一旦發生碰撞是你倒霉而不是他倒霉。這種顯而易見的路怒對正常行駛一點幫助都沒有,一方面您的催促可能加重前面司機的心理負擔,緊張之下造成意外後果,另一方面您又氣到身體,所以,何必呢?

這樣的事情不勝枚舉。沒想到,慢慢成為老移民的我,不知不覺中成為了其中的一份子?可憐!可嘆!

細心的本地人會注意到,隨著移民的不斷湧入,城市越來越繁忙,馬路上車輛都急急忙忙,大聲鳴笛隨意並道的現象到處可見。僅從交通來看,感覺安寧和恬淡的氣質正離這座城市越來越遠。

誠然,規範的理解和執行,習慣的養成,都需要時間。說到這兒,又不得不提到列治文華人都愛去的Lansdowne。那兒是違反交通規則的重災區,也是測試是否「路怒」的極佳場所。

從著名的大統華超市出來,通往南邊停車場的路口算一個小十字路口,設置了3-way stop,唯一沒有stop牌的西往東方向前面卻橫亘著一條斑馬線,供超市出來的顧客方便到達停車場。問題來了,只要行人想過馬路,主路車輛不得不停下來,而其他三個路口就得等著主路的車先過,再加上有行人不走斑馬線隨意穿行(很慚愧,筆者本人也曾走過好幾次),所以高峰時行人和車輛往往張惶不知所措,行車效率極其低下,常常造成堵塞(只是一個停車場的路口而已哎)。

列治文考取行車執照的ICBC辦公室就設在該中心內。無數次看到路口的亂象,我都會不由自主地揣摩,一定是ICBC為了考驗和磨練新移民的耐心,促使其深入領會本地的規則,以便早日融入社會,才設置了看起來不怎麼科學的路口交通標識。

雖然沒有明顯的「路怒」情況發生,但不遵守交通規則,是分分鐘發生的事情。其實過馬路的很多人,本身也是駕駛者。如果大家都能以己度人,站在對方的角度考慮一下問題,想來隨便過馬路的現象應該能減少很多。路口等得不耐煩而隨意插空就走,而絲毫不理會stop標誌的,也會慢慢減少吧。

舉了這麼多有問題的例子,倒不是說路怒已經成為普遍現象,本市的交通已經慘不忍睹。文明規範行車、互相禮讓還是馬路上的主旋律。

遠遠看見行人要過馬路,路上的車輛會主動慢下來,在合適的距離之外停住。行人也會給予禮貌的回應以示感謝。無聲的默契,傳遞著善意和溫暖。每次自己看到或遇到這樣的場景,心底柔軟的地方就會被觸動,笑意就會不經意地蕩漾開來。

這樣的小溫暖也是不勝枚舉。一邊是互相理解和尊重,讓人輕鬆,一邊是互相對立和仇視,劍拔弩張,聰明人都知道該選哪一個吧。

判斷一座城市是否文明,不在乎它蓋起了多少高樓,新修了多少Mall,馬路上跑著多少豪車,而在乎城市的主人翁們,是否「溫良恭儉讓」、謙遜平和、不急不躁、不卑不亢。

因為生活在這座城,我已經將自己看作它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愛之深而責之切。如果我們彼此尊重,用同理心安慰和理解別人,「不嫉妒…不張狂,不做害羞的事,不輕易發怒…凡事包容」(節選自《哥林多前書》13:4-7),自然會丟棄路怒等傷人又傷己的「愚蠢」行為。上帝從來都是公平的,你付出什麼,早晚會得到對等的回報。如果想要安靜祥和的環境,放棄路怒,從自身做起吧。所以,我要鄭重地說一聲「對不起」,為自己曾經的莽撞行為道歉。

即使你不管這些形而上的說教,回到苦逼的現實中來,我也會套用一句電影「流浪地球」的台詞送給你——「ICBC提醒您:道路千萬條,安全第一條。行車不規範,保費接著漲「。為了你我他的錢袋子,為了親人,讓我們大家停止「路怒」,文明謹慎駕駛。

責任編輯: 夏雨荷   來源:溫哥華港灣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海外生活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