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教育育兒 > 正文

吳軍寫給女兒們的2封信 這一生希望你們記住這五件事

吳軍,著名學者,投資人,人工智慧、語音識別和互聯網搜索專家。畢業於清華大學和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現任豐元資本創始合伙人、上海交通大學客座教授、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工學院董事等職。曾作為資深研究員和副總裁分別任職於Google公司和騰訊公司。

吳軍先生在外是一位出色的大人,在家也是一位優秀的父親。

在女兒夢華、夢馨的成長過程中,吳軍先生既呵護備至又教導有方。為了幫助女兒選擇大學,吳軍陪著女兒走遍了英美兩國名校。平時更是有一個非常好的習慣——給女兒寫信,信中充滿父親對孩子的深沉父愛和諄諄教誨,讓人看了感動又受益。

給我的女兒夢華的信

夢華:

當你打開這封信的時候,我已經離開波士頓回加州了,接下來你就要一個人生活了。

前幾天你問起我你小時候的事情,我想你的童年過得還是很開心、快樂的。那時候我們只有你一個孩子,閑暇時間相對較多,你在我回家後總要和我玩兒。你當時不需要學太多東西,可以盡情享受自己的快樂。

作為父親,我最希望看到的是你一輩子都快樂,這也是你母親的心愿。

1996年,我剛到巴爾的摩的時候,看到那裡的孩子花在讀書上的時間都不多,平時好像過得很開心。我問美國人,那些孩子從小不拚命讀書,就無法考進一個好大學,將來生活艱苦,怎麼辦。

美國人說,拚命讀書能否讓將來的生活更好,還是一個未知數,但是快快樂樂地生活18年,這是能夠看到的,自己也能夠把握;人生能有多少個18年,與其愁眉苦臉地度過少年時光,不如先快快樂樂地過18年。

他們的話,有一定的道理,一個樂觀的人生態度比什麼都重要。

巴爾的摩地區家庭的收入都不算高,住在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附近的那些家庭的收入恐怕只有矽谷地區家庭的一半,但是大家似乎都過得無憂無慮,非常樂觀。當時,人們在街上彼此相見,即使不認識,也要打個招呼,問一聲好。

1997年,我在新澤西AT&T(美國電話電報公司)旁邊的一個小鎮生活了一個暑假,那裡的人收入水平更高些,對人也是非常友善,我從他們臉上可以看到快樂和幸福。

相比之下,在矽谷,雖然大家收入不錯,但是似乎過得還沒有巴爾的摩或者新澤西的人快樂。人如果不能過得快樂,有再多的錢也沒有半點兒意義

我小時候很窮,如果按照現在的水平來衡量就是赤貧。雖然只能勉強吃飽,平時沒有零食,穿的是破舊的衣裳,但是我從來沒有覺得不快樂,或者覺得生活不好。其實,快樂和財富多少的關係並不大,它更多的是一種生活態度。

我幼時快樂的源泉,首先來自家庭的和諧。那個年代並不是什麼好年代,貧困且壓抑。在那樣的環境下,很多家庭矛盾不斷。

你的爺爺當時是一個有100人左右的單位的領導,在我的印象中,三天兩頭有人到家裡告狀,訴說他們配偶的不是,但我的父母從來沒有吵過架。這樣一個和諧的氛圍,讓我和你的叔叔感到安心。

後來,你的奶奶對我說,千萬不能在孩子面前發生爭執,夫妻之間的矛盾要在孩子不在場的時候解決。因此,我從小上的關於快樂的第一課就是和諧產生快樂。

快樂來自人自然天性的釋放。我小時候生活的環境,考試壓力相對較小,因此我和小朋友們能在山邊、水邊自由地遊戲玩耍,讓孩子的天性自由發揮。假如住在人口稠密的大樓里,每天除了上課就是回家做作業,人是很難高興起來的。

相比自然環境,人的環境可能更重要。一個人身處社會,總需要一些朋友。過去沒有今天的各種社交活動,但是我們同齡人之間的互動往來比今天頻繁得多。孤獨的人是很難快樂的。

當然,除了外界因素,快樂更多地來自內心。

一個人內心豁達、心胸寬廣,自然容易快樂。如果一個人不能包容,錙銖必較,狹隘自私,那麼即使遇到好事,也會懷疑是不是別人的陰謀,這時他就遠離了快樂。

因此,世界上的賢哲都要修心,在這個過程中,快樂自然就會從心裡源源不斷地被創造出來。

聖雄甘地一生的大部分時間要麼住在牢里,要麼奔波于田野鄉間,生活環境差得不能再差了,但是他的內心永遠保持著寧靜與淡泊,因此無論環境如何紛亂,他都能從內在的寧靜中尋得真正的快樂。當一個人在外面承擔的義務很重,權勢地位很高時,就更需要提高內心的修養,這樣才能保持快樂。

每個人都希望過得幸福,但是心中難免充斥著怨氣、嫉妒和驕慢等不良情緒,它們都是快樂的敵人。一些人一味追求物質享受,以為錢能夠買來快樂。

其實,錢對於快樂的作用有限,特別是當它達到一定的數量後,不過是賬面上的一個數字而已。試想一下,如果一個人缺乏身心健康,卧病在床,縱然有錢,也不如一個能夠想幹什麼就幹什麼的人快樂。

總的來說,我自認為還是一個充滿快樂的人。回想一下,我除了有一個樂觀的天性,主要在以下4個方面做得還算好:

第一,不斷地接受教育,與時俱進。學習,獲得新知,了解世界的發展本身就是一件幸福快樂的事。因此,我一直提倡學習是一輩子的事。

第二,有理想並努力實現自己的願望。人無理想,就會厭倦當前的生活,快樂也就無從談起;有理想卻不採取行動,不去做,又會失望、苦悶。因此,有理想和身體力行相輔相成,同時具備,就是快樂的源泉。

第三,與人相處共事,儘可能互相尊重,互相包容。我對自己的要求是和諧少爭,無爭是不可能的,做到少爭還是有可能的。在一個集體中,不要妄自尊大、看輕他人,這樣就容易與人相處,減少矛盾,自然也就容易得到快樂。

第四,看透人生。你現在還太年輕,不能體會這一點,也不需要體會。人最終必須看透很多事情,隨著年齡的增長,你會體會這一點。

你很快就要離家獨自上學了,你問我們對你有什麼期望,我最期望的就是你在學校里能夠過得快樂,相比你的快樂,取得好成績是次要的。長遠來講,我期望看到你一輩子不論遇到什麼事情,都能保持樂觀,做一個快樂的人。

給我的女兒夢馨的信

夢馨:

夢馨,你問我為什麼我總說「所上大學的好壞,對人的影響遠比想像的要小」,同時又說「人需要努力學習,並且接受好的教育」。這不是矛盾的嗎?另外,為什麼有一些著名的創始人連學業都沒完成,這是否意味著學位其實沒那麼重要。

你的問題很好,問到了接受教育的必要性的問題。

如果我們承認接受教育的必要性,那麼總是要儘可能接受最好的教育。雖然接受好的教育和上好大學是相關的,但是兩者並不能畫等號。上好大學是接受好的教育的方法,甚至是捷徑,但不是目的。一個人上了好大學並不等於他接受了好的教育。

「教育改變命運」是怎樣變成了全世界大部分國家的共識?

你在學校里會有這樣一個感受,似乎亞裔家庭比其他族裔的家庭更重視教育。這是當下的一個事實,但是在歷史上,歐美國家的人曾經比亞洲國家的人更重視教育

在亞洲,過去教育是為了通過考試當官,而不是為了培養生存技能和個人素養。但是,在歐洲,大家很早就意識到教育對一個人一生的幫助

16世紀,愛德華六世開始在英國興辦免費教育,任何交不起學費的貧家子弟都可以到「官辦」學校讀書。大科學家牛頓就是靠這種免費的公立教育完成了中學學業,進入劍橋大學的。但是這種教育依然不普及,因為很多貧家子弟要先設法工作養活自己,沒有時間接受教育。

於是,到了伊麗莎白一世的時候,她開始規範學徒制度,由國家出錢幫助貧家子弟學習謀生技能。後來,一些教育家在英國和美國創辦了很多「星期日學校」,給貧家子弟普及基礎教育。很快人們就發現受沒受過教育,將來一輩子的命運常常相差很遠

今天,很多人說美國的社會分層,下層人想進入上層很困難,這其實是教育不足造成的。

事實上,下層人並不比上層人笨,如果給予他們足夠的機會,並且從小養成良好的學習習慣,他們日後的表現和其他人就不會有多大差別。

普魯士崛起時,德國教育家威廉·馮·洪堡設計了一套行之有效的針對大眾的教育體系,主要強調技能教育。幾十年後,德意志地區就從歐洲落後的地區變成了強大的德國。美國早期的教育家吉爾曼和艾略特,還要到歐洲取經。

亞洲家長在20世紀之後開始重視孩子的教育,因為在歷史上,亞洲的教育並不普及,大部分人無法從事體面的職業。當亞洲人發現教育程度和水平對於孩子未來發展的影響很大時,重視教育才成為一種風氣

你學校有些同學的家長和我們一樣來自中國,那些家長有些來自中國的農村,相對貧窮,而他們的父母更為貧窮,也沒有受過什麼教育,但那些家長的父母非常有見識,知道要讓孩子接受良好的教育,於是你同學的父母才得以從很小的鄉村來到美國,並且事業有成。這多虧了教育。而你那些同學的家裡已經不缺錢了,但他們依然有主動學習的動力,這說明認識到教育的益處是動力的來源。

我的一些朋友到肯亞考察,他們說那裡的孩子很窮,如果家裡條件允許,家長依然會送孩子到30多公里以外的地方讀中學。可見即使在看似靠力氣生存的撒哈拉以南的非洲,教育也是成為專業人士的必經之路。

今天你如果想在任何一個領域成為專業人士,都需要足夠多的訓練,僅靠聰明早已經不夠。最基礎的訓練就是學校教育,這些教育不僅包括學習課程,也包括學會如何與人相處、合作,比如參加辦校報,或者幫助老師輔導低年級的同學。

如果一個人不愁溫飽,那麼教育對他們是否還有必要?

中國有一個詞,叫作「土豪」,是指那些發了財,舉止卻不是很體面的人。舉止不體面的主要原因是接受的教育不夠多。這類人我接觸過很多,其實他們在獲得財富之後很快會分成兩類:

一類人花時間接受教育,於是他們的事業不斷發展;另一類人則依然停留在很低的教育水平上,有了錢後除了糟蹋,想不出能做什麼更有意義的事,當然,他們意識不到自己在糟蹋,否則也不會幹那些事。

著名作家吳曉波調查了早期在股市上發了大財的幾十個人,發現除了一兩個之外,其他人的結局無一例外都很慘,有的破產了,有的進了監獄,有的被仇人殺了......這些人都有兩個共同點:

第一,敢於冒險,在大家還不敢冒險時通過冒險賺到了錢;第二,受教育水平都不高,絕大部分人僅僅中學畢業,甚至中學都沒畢業。

人不接受教育,就很難有見識,而沒有見識,做事情就會事倍功半。

兩年前,中國一個在股市上賺了很多錢的人向我求教解惑。據他說,他在2000年左右時,自己手裡的錢不知道比當時的馬雲多幾百倍。2005年,阿里巴巴獲得雅虎10億美元融資的時候,他依然比馬雲富有,但今天他可能連馬雲資產的1%都不到。

通過和他交談,我發現他主要的問題是接受的教育太少,對於今天發展得很快的科技一點兒也看不懂,因此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周圍人趕超自己

中國在過去的20多年中,互聯網大約以每年20%的速度複合增長,比經濟增長快得多。你學過幾何級數,知道1.2自己相乘20多次有多大。這個人如果懂得這一點,參與到互聯網大潮中,哪怕只獲得平均水平的收益,今天不僅積累的財富可觀,而且對社會的影響力也比現在不知道大多少。今天,他只能頂住股市的那點兒波動,今天賺了,明天賠了,20多年下來,是在原地踏步,頂多是線性增長。

中國那些財富劇增的家庭,有些非常重視孩子的教育,有些則只知道滿足孩子的物質需求。20年後,他們的孩子的水平高下立判。前者的下一代大多是有教養並且努力上進的人,他們的視野甚至超過他們的父輩。後者的下一代則大多是輕狂之輩,除了玩跑車,濫交朋友,做不了什麼事情,在社會上被大家當笑話。可以說,教育水平決定了他們的命運

美國亦是如此,很多富二代不堪大任,好一點兒的僅僅能維持家族的財富,糟糕的會很快把家裡的錢揮霍光。范德比爾特曾經是美國首富,他的後代今天有上百人,沒有一個是百萬富翁。在美國,百萬富翁佔到人口的3%左右,並不稀少,可見他的後代混得多差。

相比之下,大學教授的後代超越前輩的則很多,因為他們從小接受了良好的教育並且懂得教育的重要性。那些諾貝爾獎獲得者的,其父母很多也是學者,即使諾貝爾獎獲得者的子女不能獲諾貝爾獎,很多亦是著名學者。相比之下,父母是著名企業家,子女也能成為著名企業家的,並不多見。

中國的名臣曾國藩對後代說,依靠財富和官位是很難保證家族興盛的,唯有教育可以,因此他希望後代不求做大官,而要多讀書。

退學創業究竟可行不可行?

今天大家拿來作為退學創業成功例子的人主要有5個——蓋茨、喬布斯、佩奇、布林,以及扎克伯格

佩奇和布林在讀完本科後進入斯坦福讀博士,是在通過了博士入學考試後退學的,因此他們距獲得博士學位只有一步之遙,並不是非常典型的退學創業例子。類似地,他們高年級的同學楊致遠和菲洛也是如此。雖然這幾個人沒有獲得博士學位,但接受的教育並不低

蓋茨和扎克伯格情況類似,他們確實有過人之處,沒有大學畢業就成為著名的企業家。不過,大家對他們的理解存在兩個錯誤:首先,他們至少都上了哈佛並有過人的技術專長,這一點絕大部分年輕人都做不到;其次,他們都是在找到了賺錢方法之後,才退學的,而不是在退學以後開始創業的。

蓋茨一直想拿下學位,並且在幾年時間裡一直試圖兼顧學習和創業,只是後來因為微軟的工作太忙,他不得不放棄讀書;扎克伯格原本打算在暑假全職工作,開學後再回到學校,只是被他的教父肖恩·帕克(臉譜網首任總裁)「勸」到了矽谷,再也無法兼顧學業。

因此,蓋茨和扎克伯格是在創業成功之後,才退學,而不是像很多人以為的那樣把因果關係搞反了。

至於喬布斯,他僅僅是因為不忍花父母的錢才沒有讀大學。如果他來自一個相對富有的家庭,他或許會讀完大學。

為什麼要儘可能地上好大學呢?這倒不是因為好大學的課程就一定比二流大學的好,而是因為它們有相對較好的學習環境。

年輕人有好奇心和求知慾望,因此很容易受周圍同學影響,這種影響有時比我們或者老師對你們的影響更大。從另一個角度看,不能進入一流大學也沒有關係,只要自己用心找到一些好同學為伴即可。人受教育的時間很長,機會很多,自己所在的學校並不能決定一個人一生的命運

所以,我覺得你應該充分理解教育的意義,這對你永遠有好處。但是,不要僅僅為了成績而讀書,更不要為了進入一個好學校而讀書,而要為了讓自己能夠真正立足於社會,並且能夠成為有用之人而讀書

你們的父親

吳軍

責任編輯: 王和   來源:朴新環球遊學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教育育兒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