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港台 > 正文

學者:一旦涉足街頭政治 更會成為活躍分子

美國哈佛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楊大衛(David Yang)(右)致力研究是什麼讓人們持續不斷地參加政治運動。(記者家傲攝)

香港「反送中」運動已經持續了五個月。在這些來自社會各界的示威港人當中,在校青少年成為了這場抗爭的主力軍。一名美國學者研究了近千名香港大學生參與社會運動的規律後發現,一旦他們參加過這樣的活動,就很可能會再次現身。

如果你近期走入香港街頭的示威人群,你會發現他們大多是年輕人。他們中不少人戴著口罩或面具,身著清一色黑衣。在與警方對峙時,他們也通常沖在最前面。

香港四所大學8月發布的一份報告證實了這個現象。研究員對6000多名參加不同抗議活動的當地民眾進行了調查。數據顯示,近半數表示他們今年二十多歲,近八成表示他們受過高等教育。值得注意的是,超過半數的示威者曾參與過2014年的佔中運動。

2019年11月8日,香港的一些抗議者在街頭抗議。(美聯社)

在美國喬治•華盛頓大學艾略特國際事務學院舉辦的第12屆美中經濟關係與中國經濟發展年會上,哈佛大學經濟系准助理教授楊大衛(David Yang)表示,他的學術團隊研究了香港大學生的政治參與行為,因為他們當中相當高比例的人參與民主運動。

數據表明,這些年輕人一旦涉足街頭政治運動,他們就更有可能成為活躍分子。

「從某種程度來講,參加一場抗議活動和參加一場音樂會或是觀看一場體育賽事非常相似。這些活動吸引的都是志同道合的人。他們在活動期間能夠搭建更親密的社交網路,這會促使他們參加類似的活動。」

楊大衛介紹說,他的團隊的研究對象是800多名香港科技大學的本科生。這場研究橫跨2017年和2018年的兩場香港七一遊行。七一遊行是香港自主權移交以來持續最久的大型公民活動之一,源於2003年反對國安條例立法的遊行。

他們把這些學生分為三組。第一組被告知,研究者希望了解每年七一遊行的規模。如果他們會參加2017年的七一遊行的話,他們可以在活動期間估算身邊的人數並上傳相關信息,這樣他們就會得到350港元的報酬。

其餘兩組是對照組。其中的一組被告知,研究者希望了解港鐵在高峰時段的人數。如果他們能在七一遊行後的一周到指定的一個港鐵站內,估算身邊的人數並上傳相關信息,他們也會得到350港元的報酬。第三組則是純對照組,不作任何處理。

2019年11月8日,香港警察用槍瞄準一些香港的抗議者。(美聯社)

結果顯示,第一組中每十人中就有一人參加了七一遊行,第二組中每百人中才有一人調查了港鐵,第三組與第二組情況類似。

但這項研究的重點並不在第一年,而是第二年。2018年,研究員再次調查了這幾百名學生的意向。但這一次,沒有任何一組學生獲得了酬勞。

有意思的是,曾在前一年參加了七一遊行的學生,與沒有參加遊行的學生相比,更有可能參與到第二年的七一遊行當中。數據顯示,前者再次參與遊行的百分比高出後者初次參與遊行約5個百分點。(前後兩組分別約為8%和3%)

楊大衛解釋說,這表明一個人參與政治活動的可能性與他是否有過類似經歷有關。

「從個人層面上說,你此前參與過抗議活動可的話,會直接增加你參與第二年抗議活動的可能性。研究顯示,你在這些活動中獲得的社會成熟屬性可能也是因素之一。」

為了分析一個人是否會頻繁參加政治運動,研究團隊還調查了這些學生的政治信仰、偏好和社交在這一年中是否發生了變化。

結果顯示,他們的政治信仰和偏好與政治運動的參與度沒有直接關聯,但社交與參與度存在著因果關係。也就是說,這些學生在第一年的遊行活動中結識了志同道合的同齡人,並在此後加深了彼此間的友誼,這促使他們在第二年再次參加遊行。

儘管這場研究發生在「反送中」運動爆發前,這還是讓我們不禁想問:今天在香港街頭衝鋒陷陣的年輕人中,有多少已是民主運動的老手了?

責任編輯: 夏雨荷   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港台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