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民意 > 正文

李樂:士本欲殉港 奈何枉其為賊?刺何君堯案之我見

作者:
香港的抗爭活動已經持續了數月。在民意苦苦等不著政府回應的時候,出現幾個失去耐心的人士,策劃並進行刺殺是有可能的,而這種情況,在歷史上也有跡可循。比如革命黨人在黃花崗起義失敗後,實施過針對清廷官員的暗殺。而早年的汪精衛刺殺攝政王,同樣也是因為起義失敗。所以在政治運動受挫之後,誕生刺殺行為是符合歷史規律的。

2019年11月6日,親北京立法會議員、同時亦是區議員候選人的何君堯在街站宣傳時遇襲受傷,需要送院治療。(視頻截圖)

11月6日屯門發生的行刺議員何君堯事件,各路媒體都認為這是自導自演,或者認為是何某被做局,而自己不知。總之是以陰謀論為主。

筆者倒持相反觀點,持這種陰謀論觀點者是徹底排除了目前香港有人出於個人的政治思想和動機,策劃和實施了這次行刺的可能性。而從目前的香港的政治生態看,這種個人英雄主義是存在滋生土壤的。

何君堯何許人?賣港求榮的急先鋒。筆者印象最深的是,他在國殤日遊覽長城時拍攝的照片。照片中他左手摺於胸前,右手手持國旗,身體前傾,做衝鋒陷陣狀。這個姿勢對於有點年齡的國人是非常熟悉的,因為這姿勢常見於我國政治運動的宣傳劃中,是紅衛兵,解放軍的標準動作。這種露骨的作態,難道不會引起港人行刺的衝動?

香港的抗爭活動已經持續了數月。在民意苦苦等不著政府回應的時候,出現幾個失去耐心的人士,策劃並進行刺殺是有可能的,而這種情況,在歷史上也有跡可循。比如革命黨人在黃花崗起義失敗後,實施過針對清廷官員的暗殺。而早年的汪精衛刺殺攝政王,同樣也是因為起義失敗。所以在政治運動受挫之後,誕生刺殺行為是符合歷史規律的。

而從政治智慧來說,做局犧牲何某代價太高,是一步險棋。至少有幾個問題需要釐清:刺殺事件萬一起了示範效應,如果進一步形成政治風潮怎麼辦?親北京人士人人自危,噤若寒蟬怎麼辦?已經留下了活口,萬一日後反水怎麼辦?與其刺何,不如在抗爭活動中,擊殺警察,並嫁禍給抗爭者,不是更容易嗎?而用某人的個人行動做文章,阻止選舉,意圖會不會太明顯了?

持陰謀論者,他們主要從分析視頻的角度出發,對刺殺者,攝像者的動作做出解讀。筆者認為刺殺者並非職業殺手,在高度緊張的情況下,有些動作不連貫,甚至和行刺意圖有不一致的地方是很正常的。而拍攝者本就有拍攝的目的,發生了如此重大的事件,更要進行全面記錄,記錄全面也合乎常理。所以從視頻內容的分析來得出結論,難免有些牽強。

筆者在寫這篇文章的時候,何君堯已經出院。何某11月6日遇刺,11月8日出院,如果確實自導自演,是不是也應該再多住個幾日?

所以筆者認為,陰謀論甚囂塵上倒也無所謂,但誤解刺客的主觀動機是對行刺者的不公,這起事件更大可能是個人英雄主義的行為。希望各路媒體對他有個公正的評價。而至於此次行刺的正義性以及合法性,是個很深刻的話題,筆者不敢妄言,只能留給歷史去做評價了。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