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教育育兒 > 正文

芬蘭教育:過程比結果更重要

近期,「中芬合作共同體」二期研修團一行10人赴芬蘭薩翁琳娜市進行教育參訪。在短短一周的時間裡,我們以聽講座、學校參訪等各種方式,體驗、感受了芬蘭教育,或許所窺見的只是芬蘭教育的一隅,但已經足以讓我們驚艷和嘆服。

芬蘭地廣人稀、物產豐饒,觸目皆是大片的森林與湖泊。薩翁琳娜是芬蘭南部一個寧靜的島嶼城市,這裡雲天澄澈、林木高直、湖水湛藍。純凈而美好的自然風物,造就了芬蘭人安靜內斂的民族性格和芬蘭教育平和淡定的精神氣質。在我看來,芬蘭教育有著一種特有的北歐風質:簡約明快而又恬淡從容。

師資:選最優秀的人來做教育

芬蘭的師資教育可以說是世界上最好的。1∶10的大學錄取率,五年的專業培養,碩士學位的從教起點,都確保了教師隊伍的高素質,也由此奠定了政府、社會、家長、校長、師生之間高度信任的基礎。

這種信任催化或衍生了芬蘭教育的很多特點:政府不干預,學校自主度高;家長不擇校,學生就近入學,省時省力;學校不把控,教師不倦怠,由此避免了很多現實問題的產生,同時也讓學校和老師有更多的時間和精力關注教育教學的更根本性、關鍵性的問題。

他們堅持平等、信任的教育價值觀,以每個學生個性的充分發展為要旨;他們出台了「大」處著眼、注重導向的國家課程大綱,堅持「少就是多」、「小」中見「大」的教育教學實踐,在不經意間取得了教育上的奇蹟。

評估:為學生成長提供腳手架

芬蘭學校認為結果性評估比較簡單粗暴,無法衡量出學生的實際能力。因此,在實際的教育教學中,結果性評估的比例會被控制在25%以內。他們非常注重過程性評估,把過程性評估劃分為三類:「對學習的評估」「為學習的評估」「作為學習的評估」。前兩種我們都比較熟悉,最後一種「作為學習的評估」是指評估本身就是教學過程的內在構成部分,是非量化的、非評判的、增值性的評估。

在培訓過程中,芬蘭專家讓我們切身體驗了滾雪球、學習咖啡室、合作學習等幾種過程性評估的過程和方法。正是這種切身體驗,讓我們在思路的修正和完善中,真正體悟到了其中的妙處。比如「滾雪球」,其實施過程是這樣的:

首先,由單個人就某個問題進行獨立思考,使用各種渠道搜索信息,形成自己的觀點,做成簡單的概念導圖。

之後,選擇一個平時不太熟悉或教不同科目的搭檔進行討論,分享彼此的看法。根據討論調整觀點,把它們列在紙上。

第三步是和其他成員組成一個3~4人組,繼續討論,傾聽別人的意見,表達自己的看法。

這種看似很簡單過程卻讓成員在從一人到兩人再到三人的異質組合中,不斷修正自己的看法,最終達到了一種儘可能的完善。

為更好地讓評估發揮學生成長腳手架的作用,薩翁琳娜市還分年段制定了《評估討論教師指導手冊》,每年12月至次年2月由老師主持開展,家長參與,學生是主體。老師以實事求是的態度提出學生真正的優勢所在及有待改進的方面。在正式開展之前,教師會對學生進行輔導,告知學生在評價、討論過程中會發生什麼以及應該如何做準備。討論內容主要是學生的強項及展示、課業進步及綜合能力、行事能力與行為表現等。

教學:為發生性學習提供可能

雖然薩翁琳娜面積是莫斯科的兩倍,但因為人口密度小,全市只有14所學校,4000名學生,班級平均人數為20人,是典型的小班化教學。學生在校時間也比較短,一年級每周19節課(每節45分鐘),九年級每周30節。

他們在教學理念上承認個體能力的差別,給每個學生時間成長;在教學實施上,給學生提供豐富的學習材料,注重操作體驗的實際過程,不重視結果結論的記憶和梳理。換言之,芬蘭學生的學習比較偏重於發生性的學習,傾向於發生「過程」的「體驗」和「經歷」,過程特徵十分明顯,雖然有時費時較多,但學生對學習會變得更有信心。

在體育方面,芬蘭也特別注重讓孩子獲得無拘無束的運動體驗。芬蘭小學的體育設施大都簡樸實在,看上去不怎麼顯眼,但都能物盡其用,讓學生盡情盡興。在兩所小學,我都看到一種類似鞦韆的設施,原本的座位處換成了一個自行車輪胎樣的東西,中間接上網,有兩個小孩子雙手緊握繩索,雙腳站在輪胎上大幅度地晃動,孩子們全情投入,恣意歡笑。

芬蘭教育的優勢和特質在很大程度上根植於芬蘭獨特的社會、歷史及文化背景,不能簡單地被拿來比較、移植或嫁接。本次參訪讓我們清晰地意識到了芬蘭教育跟我們的巨大差別,這種「差別」不一定是「差距」,也不存在優劣高下,但的確可以為我們所借鏡,讓我們嘗試從他者視角來審視、反觀自我,努力提升師資、完善課程、優化評估、改進教學,讓我們的教育也開展得更有成效、更有力道。

責任編輯: 王和   來源:現代教育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教育育兒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