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中共威脅構成對美國的第五次生存威脅 方偉專訪金里奇

金里奇對於現在中共對美國的威脅看作是對美國的第五次生存威脅。在獨立戰爭、美國內戰、第二次世界大戰和冷戰之後,美國第五次面臨來自中共的生存威脅。

金里奇:中共的威脅構成了對美國的第五次生存威脅。

最近美國著名保守派人士、前國會議長紐特·金里奇(Newt Gingrich)的新書《川普對決中國:面對美國的最大威脅》(Trump vs. China: facing America』s greatest threat),闡述了他對中國共產黨統治下的中國的看法,和為什麼他認為中共的崛起對美國的持續繁榮與安全構成了最大的挑戰,以及美國的應對策略和計劃。他的這部書引發了各方關注,10月22日一面世便已經成為紐約時報暢銷書。

金里奇是共和黨籍政治人物,曾於1995年至1999年間擔任美國國會眾議院議長,是美國國會歷史上最具權勢的眾議院議長之一,是2012年共和黨總統候選人。他也是一位歷史學家,被認為是當下美國最注重經濟、社會、政治和安全事務的保守派領袖之一。10月29日,金里奇來到南加州大學,面對青年學子作出主題為「美國面臨最大威脅」的精彩演講。他以自己的親身經歷,講述了他對中共極權統治理解的轉變。

《希望之聲》資深節目主持人方偉對金里奇進行了專訪,本系列文章將陸續為您呈現這次專訪的精彩內容。本文(使用第一人稱)呈現方偉對金里奇新書的觀感和對相關問題的思考。

(接上文:方偉談金里奇(6):香港問題對中共來說是一場不知如何對應的災難)

中共威脅構成美國面臨的第五次生存威脅

金里奇的這本新書你如果去看的話,正文大概300多頁。我都看了,我想給大家分享一下我印象最深的地方。

其實金里奇對於現在中共對美國的威脅,他看的是相當重的,在上次節目中我談到,他把它看作是對美國的第五次生存威脅。前四次是什麼呢?

第一次就是美國獨立戰爭。當初那是面對大英帝國而爭取獨立的一個過程,如果那一仗輸了,當然美國就不存在了,會仍然是個英屬殖民地。第二次是美國的內戰,又稱南北戰爭。如果那一仗南方贏了的話,那奴隸制就會在美國延續很長時間,也不會是今天的美國,或者說不是林肯所影響下的美國,它會深刻影響美國的今天。第三次生存威脅就是第二次世界大戰。面對納粹德國那麼強悍的意識形態和其那麼強大的軍力,如果納粹德國和日本聯手贏下世界的話,今天的世界秩序包括美國也不會是這樣了。那麼第四次就是美蘇冷戰。當蘇聯共產陣營在全世界推進的時候,如果在冷戰中美國選擇餒靖或者是退讓,或者最後輸掉冷戰的話,那當然現在就是一個共產主義籠罩全球的一個狀態。

金里奇把現在中共對美國威脅的嚴重程度等同前面四次,就這麼嚴重!他說:我們面臨的是一個美國的生存(Survival)問題,因為中共從高科技、貿易、智慧產權的偷竊,方方面面,就象「水漫金山」一樣,象圍棋布局一樣地在全世界擴張中共的地盤和它的力度,而且關鍵是中共有一個企圖心,就真的要把美國取而代之。

彭斯演講表達了對中共附有條件的不脫鉤:中共必須尊重美國的價值系統

如今美國政界、在華府里,現在有一個很強的聲音,起碼是一派的聲音,叫做「脫鉤論」(Decoupling),就是美國我可以不跟你中共做生意,我也OK。副總統彭斯在三個星期前所做的第二次對華政策演講中,他講了這樣一句話,他說:我們是不是要跟中國脫鉤呢?他說:我們很響亮地說,不是的(Resounding No)。這麼看,「脫鉤論」只是一個邊緣門派的看法,是不是這樣呢?

以我對美國的觀察,我覺得上一次彭斯的演講雖然沒有說得象第一次那麼硬,但是彭斯在伸出一個剩下的短短的一節橄欖枝,也就是說,中共如果接住這個橄欖枝的話,在貿易協定上雙方走向一個和解,那麼以後不要再象之前的那樣又偷又搶這種手段的話,那雙方以後還有善解之處;否則,如果這次橄欖枝不伸的話,在我看來川普當局、美國政府往下就會比之前做的更加強硬。其實彭斯所講的不是要脫鉤,但也是有條件的,強調中共必須尊重美國的價值系統。

美中對決實質是與中共的對決,美國政界剝離得很清楚:中共不是中國

我在這裡想提醒我們的讀者和聽眾朋友們,美中關係的對立,可能已經超越我們所感受到的,我們會覺得貿易戰嘛,吵吵架、爭一爭,這個錢是你的那個錢是我的。其實不是這樣的,而是象金里奇所說的。金里奇其實是很影響川普的一個人,他其實等於就是一位國策顧問一樣的人,他思考的都是很大面的,叫做國策(National Strategy),所以他代表著這樣一個思路,這是我想講的第二件事情。

金里奇這本新書叫做《川普對決中國》,其實他在不同的場合,包括在這本書里,他都已經說出了一個重點,他說:我們不是針對中國人民,中美之間目前的競爭,或者是一個對決,它不是兩個文明之爭,也不是兩個民族之爭,不是的。為什麼呢?

他說如果中國的政權現在變成一個良性政權的話,所有這些手段,我們這些做法都不會拿出來了,就沒有這樣的緊張關係。從這個角度來看,他所說的這不是兩個文明之爭,也不是兩個種族或者民族之爭,其實就是他一直說的,我們對中國人民是非常友好的,中共和中國要區分開,我們是把它分得很清楚的。其實包括很多現在在華府的人,了解中國很強的人,其實都是很熱愛中國文化的人。金里奇從1958年他十四、五歲的時候就開始研究中國。這裡有一個很重要的概念:就是中共和中國區分開的問題。美國政界把它剝離得很清楚。

華人當如何自處:分清中國不是中共,保持民間角色,遠離中共

其實對華人來說,我覺得很多華人倒不是太清楚:有區別嗎?中共、中國,中國政府,中共政權,又有什麼區別嗎?聽到這些以後,從感情上覺得都是一回事,所以你罵中共跟罵我都差不多的。

但是你換位去想一下,在美國人來說,一個人他覺得共和黨不好,有很多人現在罵共和黨,但不意味著他反美;或者一個人認為民主黨不好,他不意味著他反美。但在中國,不知何故我們就形成了一種概念,你罵共產黨就是反國家。這其實是中共幾十年來系統地把它綁在一起,從小學生就灌輸黨、國家領導人,什麼都是黨和國家,黨、政、國家、人民都混作一團。其實在金里奇看來,或者在美國今天的當政者看來,他們的看法是撕得很清楚的。

我覺得華人在這個時候如何自處,是個非常值得探討的話題。我們自己如何自處?我覺得就是得按照該分清得分清,所以我們和中共專制政權要保持距離,包括它的使、領館,它以後都會陷入嫌疑之地的。所以我們要保持一個民間的角色,為中美兩國美好的共同未來去起作用,其實我們是可以起很好的作用的。就像金里奇講的,我們都希望為下一代創造更好的社會。

川普最大成就:第一個與舊權威決裂、向中共迎戰的總統

一位其父母為躲避中共迫害,1998年從上海移民美國的華裔學子,在金里奇演講後提問說,知道金里奇和川普總統關係密切,川普總統目前正在和中共進行貿易談判,面對一個在談判桌上詭計多端、同時迫害人權的邪惡政府,美國應該如何對抗?

金里奇回答說,他認為目前就是對抗的開始,川普最大的成就是:他是第一個與舊權威決裂、向中共迎戰的總統。他認為這是因為川普作為一個商人,當他聽到奧巴馬總統的國家情報總監說,美國每年因知識產權被盜損失四~五千億美元時,他認為這不能再繼續下去了!川普開始時不一定(對中國問題)有全面的理解,但他非常謹慎。金里奇認為,川普希望達成第一個協議,當然他明知這是不夠的,他必須再爭取第二、第三個協議;國會更有可能(對中共)繼續施壓,繼續提出人權問題。

美國對決中共的策略包括對人權的表態,那是對獨裁政府的致命威脅

金里奇認為美國對決中共的策略應該包括:向中國人民伸出援手,指出我們認為每個中國人都應該擁有上帝賦予的人權,包括加入氣功團體的權利、講真話的權利,而這種表態,就是對獨裁政府的致命威脅。

他建議美國人去中國大陸時,在享受中國文化人文之餘,可以仔細觀察周圍,就可以看到監視攝像頭的數量,可以感受到人們跟你說話時的小心翼翼,你就會有感受,就會感受到這是一個怎樣的社會。

加州政客把加州從21世紀帶回到了19世紀

金里奇表示,來到加州讓他感到震撼的是,這裡的政客已經開始把加州變成委內瑞拉了。兩百多萬民眾被斷電,而且是重複發生。在美國,就是看怎麼做可行、怎麼做不可行。美國體制的精英人物,就是實用主義,就如美國最有影響力的哲學家和心理學家威廉·詹姆斯(William James)所描述的,美國的獨特之處就是實用主義,也就是你找出可行之道然後就付諸於行動。加州的政客不明白,把樹下的那些落葉干支除掉就可以防止火災,他們不明白如何設立規則來激勵電力公司更新輸電線,以免引發火災。他們是挺愚蠢的。

過去10-15年來,加州政客把加州從二十世紀帶回到十九世紀。一方面,不允許用塑料吸管,會傷害海洋;另一方面,舊金山政府每年卻把數百萬個針筒放到海洋里。如果我是一條魚,我寧願對付吸管,也不願意對付針筒。任何在社會主義、共產主義國家生活過的人都會告訴身邊的朋友,你相信社會主義/共產主義?你是傻子嗎?任何人相信的話說明他很無知,因為只要去看看那些國家就知道了,社會主義就是把權力給政府,而政府是不可避免地會腐敗,最後就是貧窮的人被毀掉,而只有政府里一小部分人過著舒適的日子。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希望之聲製作人方偉、記者馨恬採訪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