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港台 > 正文

感人故事:當中大校長也吃了催淚彈 慶幸能和他們一起經歷

11月12日從早到晚我也待在校園,下午因拍攝警察沖入校園拘捕學生,被警方射了一臉胡椒噴霧;晚上警方最後驅散時,使用了水炮車,我和旁邊的記者以及學生由頭到腳,都沾濕了帶有催淚化學成分的水,整個身體的皮膚焯熱得像火燒一樣,需要立即脫去衣物清洗。但我的經驗一點也不特別,因為貴為中文大學的校長段崇智,警察也在他面前開橡膠子彈和催淚彈。

11月12日從早到晚我也待在校園,下午因拍攝警察沖入校園拘捕學生,被警方射了一臉胡椒噴霧;晚上警方最後驅散時,使用了水炮車,我和旁邊的記者以及學生由頭到腳,都沾濕了帶有催淚化學成分的水,整個身體的皮膚焯熱得像火燒一樣,需要立即脫去衣物清洗。但我的經驗一點也不特別,因為貴為中文大學的校長段崇智,警察也在他面前開橡膠子彈和催淚彈。

相比前一天,警察在拘捕之後,未有退回橋上駐紥位置,而是長驅直進,衝進校園三百米,並向中文大學全體學生使用的運動場,開槍並發射催淚彈。學生把運動場的跳高軟墊及一輛車焚燒,隔岸也看到中大山城升起濃濃黑煙。

學生震怒,校友震驚,原來只有百餘人抗爭,一下子整個香港的人,都沖入中大校園,有人開電單車協助義載,校友趕回來聲援。

段校長步向警方防線,學生緊緊跟隨,警方遙遠用揚聲器大喊︰「段校長你別過來,你後面很多暴徒帶著武器!現在不是談判和對話的時候!」當時有人向警方防線方向射雷射光,警方指控這是「普通襲擊」,因而開了催淚彈,學生於是從山坡上擲下燃燒彈回應,警方於是向山坡上開橡膠子彈及催淚彈。段校長一行人唯有後逃,場面混亂,記者也在催淚霧中找路,險壤人踩人。

此時,學生一湧向前,用中式酒樓那些巨型圓型木枱面所掩護,一邊向警方扔汽油彈,一邊推進,圓型桌滾來滾去,黑衣人就以躲在後面移動,雙方激戰,警方的子彈聲,每幾秒一響,橡膠子彈打中傘陣「啪啪作響」,有一陣子催淚彈頻密得處身濃霧,完全看不到前路。

-------------

昨天(12日)我在現場,距離衝突處有大約50米距離,因風向煙沒有飄到我那邊。

突然有全身裝備的學生(我不認識的)跑來我和我太太身邊哭,說他拍下影片,是校長準備去談判時警察先射催淚彈。他很激動,一邊哭一邊說他們保護不了校長。我看他們需要的,只是我們在現場。

當我們安慰這同學時,另一我的學生(但他戴了豬嘴我認不出他)跑來,硬把他的頭盔戴在我頭上,說我更需要它,我更「重要」。我即把頭盔還他,他不要然後就跑了。我把頭盔給了先前來哭訴的同學。

這叫我情何以堪?我們其實甚麼也做不到的,他們反而在著緊我們的安危。這些是大陸官方口徑的「廢青」嗎?他們有熱情有關懷,願意守護他人為他人付出。與他們相比我才是真正的「廢中」。

我慶幸能和他們一起經歷,也慶幸香港有這群青年人,我不會離棄他們。這是我昨晚親歷的小故事。去過現場,就能感受到。

(以上是中大教職員譚蕙芸與李家翹在個人社交網站的分享,由程文朗誦;內文有所節錄,標題非出自作者)

責任編輯: 夏雨荷   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港台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