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動態 > 正文

盧峰:快要跌入萬丈深淵的香港 林鄭成市民公敵 比瘟疫更可怕

作者:
林鄭從一開始就錯判「逆權運動」已是定論,到五個月後依然沒絲毫改變。「逆權運動」由始至終都是個政治問題,必須透過對話溝通解決而不是訴諸武力。這樣的道理我們說過很多遍,學者說過很多遍,國際社會的友人也說過很多遍。但林鄭從沒有聽入耳,特別是對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全面檢討「逆權運動」及警暴更是嗤之以鼻,反而不斷偏袒警隊,令對話從未能展開,更不要說找尋共識與出路。

寫了二十二年〈蘋論〉,筆桿從來沒有像此刻如此沉重,幾乎提不起來,寫不下去。此刻,我們的年輕人在流血、我們的市民在流血、我們珍愛的城市在淌血。

林鄭錯判形勢街頭淪戰場

過去二十二年我城不是沒有經歷重大危機,九七九八金融風暴,零八零九年金融海嘯直接衝擊這個城市的金融經濟,幾乎令我們的聯匯制度被摧毀。2003年的沙士疫潮更是直接威脅市民生命的噩夢,每天都有新增染病個案,每天都幾乎有病人因此喪生。連醫護人員也不能倖免,公眾地方變成疫症陷阱。但即使在沙士疫潮期間,市民的無助感及絕望都不像今次那樣濃烈。在沙士疫潮時,不管政府及市民對問題都有清醒認識,可以齊心協力分工合作解決問題,醫護人員搶救病患,科研人員研究病毒,全民改善環境衛生,政府提供資源及其他配套……。

今次「逆權運動」卻完全不一樣,林鄭及她的政府完全錯判問題,錯判形勢,錯估民情,完全沒有任何合作解決危機的意願,心裡想的只是鎮壓、鎮壓再鎮壓。結果令衝突不斷升溫,局勢不斷惡化,到近幾天更令社會運作癱瘓,瀕臨失控。

林鄭從一開始就錯判「逆權運動」已是定論,到五個月後依然沒絲毫改變。「逆權運動」由始至終都是個政治問題,必須透過對話溝通解決而不是訴諸武力。這樣的道理我們說過很多遍,學者說過很多遍,國際社會的友人也說過很多遍。但林鄭從沒有聽入耳,特別是對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全面檢討「逆權運動」及警暴更是嗤之以鼻,反而不斷偏袒警隊,令對話從未能展開,更不要說找尋共識與出路。

於是,警察越寵越囂張,濫暴濫捕的情況越來越嚴重。單是過去兩天強闖中大校園對付學生就用上了過千發催淚彈、橡膠彈、布袋彈,造成過百學生、年輕人受傷,有些傷勢甚重。在如斯警暴下,年輕人及市民的反抗怎會不同樣升級!

錯判形勢、民情更是嚴重。任何人都看得到,自從科大周同學離奇死亡、西灣河青年學生被槍擊身受重傷後,年輕人的憤怒、社會的躁動已到沸點,出現激烈抗爭已不是會不會的問題而是何時何地的問題,正常的社會生活及秩序包括交通系統已是難以維持。誰知林鄭硬要打腫面子充胖子,堅持特區政府有力控制一切,可以維持日常生活及秩序;她還形同挑機般強調政府不會因抗爭者的行動而主動取消日常活動如上課,以免墮入陷阱。這樣的發言等同火上加油,讓抗爭行動更激烈,全港各區大小街道終於出現大規模破壞,說是「戰場」也不為過。

拒停課護學生民意無翻盤

偏偏面對這樣嚴苛的現實,政府仍不肯為保障學生、家長安全而宣布停課,不但受損的公共運輸系統難以負荷,更把學童置於危險處境。就連發生在眼前的街頭戰場亂況也不正視,林鄭及她的政府可真是被權力的傲慢蒙蔽雙眼,什麼也看不見。

錯估民情更是明顯不過。林鄭一直希望在民意戰上翻盤,一直預計當抗爭升溫影響日常生活後會有越來越多市民脫離運動,跟抗爭者割席或至少不再積極支持他們。的確,隨著街頭升級,抗爭者在行動中無疑有過火及危險的行為,如從天橋向路上的汽車投擲雜物及向行駛的火車擲汽油彈等;這些都會對駕車者及市民的生命造成巨大危險,實在不該出現,希望抗爭者好好反省及停止類似行為。

但暴力升溫的惡性循環本由林鄭及警察引起,對抗升級同樣由此而來。若果警隊收斂他們的暴戾及敵意,情況相信不會惡化。可惜,林鄭不明白這道理,反而嚴詞批評抗爭者是社會敵人,是與民為敵。但實際上,林鄭才是市民的公敵,才是一手把香港推向比沙士疫潮更可怕境地的罪魁禍首。若果不換人不換腦袋,不把暴力對抗降溫,香港要重回正常生活將是不可能的事。想到這裡,怎不覺得筆桿千斤重。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