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曾奪走1/3歐洲人口的黑死病驚現北京

———末日審判的序幕正徐徐拉開

作者:


 
圖為鼠疫其中一種病毒顯微鏡下狀態


 
北京朝陽區醫院證實,兩名來自內蒙古的患者感染高度傳染性「肺鼠疫」。中共下令「屏蔽和控制」 鼠疫討論。

 

 

什麼是黑死病?就是人畜共患的鼠疫大瘟疫。鼠疫是一種危害嚴重的烈性傳染病,鼠疫分為腺鼠疫、肺鼠疫、鼠疫敗血症幾種。

呼吸道傳播的肺鼠疫和敗血型鼠疫,臨床上表現為高熱、淋巴結腫痛、出血傾向、肺部特殊炎症等,病死率幾乎100%,其中致死率極高的是肺鼠疫。內蒙誤診,北京又誤診的,就是肺鼠疫。

歷史上記載多起最具毀滅性的流行瘟疫,都與鼠疫有關。

從1347至1353年,被稱之為「黑死病」的鼠疫大瘟疫席捲整個歐洲,奪走了2500萬歐洲人的性命,占當時歐洲總人口的三分之一!

歐洲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死去的總人數僅是此次鼠疫大瘟疫的5%!

據境外媒體報道,北京爆鼠疫(也稱黑死病),是鼠疫里傳染性最強、死亡率最高的那一種,叫肺鼠疫。朝陽醫院2個病人確診,但醫護人員一問三不知。

蘋果日報11月12日報道稱,中國大陸 大陸社交媒體12日廣傳北京朝陽醫院爆發鼠疫,兩名來自內蒙古的病人今日確診,醫院的急診部已經暫停工作。北京及內蒙古衛生部門深夜發稿證實事件,並指病人已「得到妥善救治」。

急診大樓對面的一家醫療器材店老闆表示,前一晚上(11日晚間),急診部門口曾戒嚴,「兩邊都不讓進」。一名住在附近的老人表示,昨晚看到武警把急診室附近都封鎖了,「都拉線了!」怪瘮人的。

《蘋果》日報記者致電朝陽醫院,護士稱急診、門診都還正常開門,至於鼠疫消息,她說不清楚,聲稱「領導沒跟我們說這事」。

蘋果日報說,網上廣傳,兩名病人在本月4日入住朝陽醫院的負壓病房,醫護人員將兩人的檢驗樣本,送到中國疾控中心檢測,12日中午確診為肺鼠疫。那為什麼前一天晚上就驚動武警拉線呢?

網上消息指,北京市政府與北京市衛健委沒有即時公布消息,只要求市內所有醫療機構開設發燒門診,重點抽查病人。並說,如果在本月3日至5日曾到朝陽醫院急診科求醫,同時出現發燒、淋巴結腫大、咳嗽等癥狀者,要即時隔離、抽取樣本,並向當局上報。同時,如果有病人來自內蒙古,或在過去10日內曾到內蒙旅遊,且出現癥狀,亦要上報。為什麼不實話實說呢?

這兩名患者11月3日前往北京朝陽醫院尋求治療。北京朝陽醫院醫生李積鳳在微信上寫道,她接診的病患是一名中年男子,當時在發燒,並訴稱已有10天呼吸困難。也就是10月中下旬發病,他曾在內蒙古一家醫院求醫,但病情沒有好轉。他的妻子也出現了發燒和呼吸問題。於是夫妻倆到北京去求診。

李積鳳醫生寫道:「經過這麼多年的專科培訓,對於絕大多數呼吸系統疾病的診療,我已駕輕就熟,但是這一次,我看了又看,完全推測不出是什麼病原體導致的肺炎,只覺得是少見病。」這篇帖子現已被刪除。肺鼠疫病情又發展了10天,才確診。

據北京與內蒙古衛生部門12日晚上發稿,稱兩名患鼠疫的病人來自內蒙古錫林郭勒盟蘇尼特左旗,經過專家會診,已確診為肺鼠疫。目前,兩人已在北京市朝陽區「相關醫療機構」妥善救治。

中共媒體《經濟觀察網》則引述北京朝陽醫院負責人的話說:「沒有必要恐慌,一切盡在掌控中。」

但當記者追問「 一切盡在掌控中」是否意味「兩名患者已經脫離生命危險」時,該負責人打起太極拳,說:「患者目前已經不在朝陽醫院,轉去了別的醫院。」 記者問:「兩人是否有生命危險?」該負責人給出標準答案:「具體情況請等待官方正式通知。」

隨後,新浪微博傳出消息說,患者現已轉北京地壇醫院治療。地壇醫院曾在北京薩斯爆發時期,作為收治薩斯(SARS)患者的指定醫院之一。

2003年北京爆發薩斯,很多人還記憶猶新。是從廣東開始的,3月北京正開兩會,中央要求保密,等到4月份,薩斯已經攻進中南海,時任政治局常委羅幹和吳官正兩人生命危在旦夕,江澤民嚇的攜全家逃到上海,要求時任上海市委書記陳良宇用生命對抗薩斯、捍衛江全家。薩斯是一種病毒,陳良宇的肉眼連看都看不見,他想完成任務也找不到敵人。沒過多久,薩斯攻進上海,江又逃到其它城市去了。

報道說,按照規定,鼠疫是中共官方要及時通報的烈性傳染病,鼠疫桿菌借鼠蚤傳播,歷史上曾多次爆發疫情,導致數以千萬計人死亡,病死率極高。但中共下令「屏蔽和控制」鼠疫討論,讓民眾更感到恐慌。

一位網友呼籲政府公布這倆夫妻患者是如何從內蒙古抵達北京的。他憤怒寫道:如果患者是自己乘坐公共交通而來,「那路上得接觸多少人?」

有一位李姓學生家長在微信群發消息說,最近不要帶孩子去朝陽醫院,整個急診部都隔離封閉了,聽說影響力不亞於當年的薩斯疫情,還是小心點好。另有家長說,朝陽醫院暫停急診,凡是接觸過急診的醫務人員都在篩查。

12日下午4時左右,朝陽醫院急診科的氣氛就沒有那麼輕鬆了,輸液區完全關閉,且所有椅子都已換新,連塑料封套都沒來得及拆。

12日晚,北京及內蒙古衛生部門發通稿,兩名患鼠疫的病人來自內蒙古錫林郭勒盟蘇尼特左旗,經過專家會診,已確診為肺鼠疫。

但是,內蒙的人都不知他們那裡是鼠疫發現地,蘇尼特左旗的一位牧民巴特爾說,他沒聽說疫情的事:「我們這邊沒有通知,沒這個消息。」

一位網友半調侃半無奈的說:「豬年豬肉漲價,馬上鼠年又要鬧鼠疫,牛年難道要有瘋牛病?哎……兲朝老百姓真難啊!」

凡事都沒有絕對的,瘟疫再令人色變,也有丟三落四的時候。

黑死病獨獨把這兩個城市忘記掉



 
歐洲瘟疫慘景。油畫上方可以看到懲罰罪人的神。


 
可怕的瘟疫無人能擋!

黑死病的最早記載見於1348年,是一名叫博卡齊奧的佛羅倫薩人記錄下來的。

據記載,在這次大瘟疫中,義大利和法國受災最為嚴重;而波蘭、比利時幸運逃過一劫,成了大瘟疫口中的漏網之魚。

在城市中,受災最為慘重的城市是義大利的佛羅倫薩,整個城市80%的人得黑死病死掉。

文藝復興時期佛羅倫薩文學「三傑」之一的薄伽丘在《十日談》中這樣描寫他的故鄉:佛羅倫薩突然一下子就成了人間地獄:行人在街上走著走著突然倒地而亡;待在家裡的人孤獨地死去,在屍臭被人聞到前,無人知曉;每天、每小時大批屍體被運到城外;奶牛在城裡的大街上亂逛,卻見不到人的蹤影……

在如此慘狀前,薄伽丘驚呼:「天主對人類殘酷到了極點!」這個說法極不公平。

據史料,佛羅倫薩北面的另一大城市米蘭,在黑死病黑雲壓城般的包抄中,竟然奇蹟般的安然無恙。這樣幸運的城市還有布拉格。

布拉格,鼎鼎大名,就是近日誰都伸大拇哥誇讚其市長與北京解除姊妹城、與台北結成姊妹城的那個(捷克共和國首都)布拉格。十四世紀,大部份城市都被黑死病攻克,唯有米蘭和布拉格與黑死病擦肩而過。

為什麼黑死病獨獨把這兩個城市忘掉了呢?

講述一個亙古不變的真理

歷史資料《搜神記》中有一個真實的故事,後漢時,徐栩,字敬卿是吳地由拳人,少年時為獄吏,以執法公正而聞名。

他當小黃縣縣令時,鄰縣發生大蝗災,草都被蝗蟲吃光了。可是蝗蟲過小黃縣時,沒有停留飛逝而過,沒有造成任何災害。刺史聽說徐栩沒治理蝗災,於是大怒,將他免職。徐栩丟官而去,蝗蟲隨後而至。

小黃縣的百姓集體為徐栩喊冤,說他是難得的好官,有他在,蝗蟲就不敢來。刺史得知實情後,向他道歉並請他官復原職。當徐栩復職後,小黃縣的蝗蟲立刻都飛走了。

為什麼這個歷史小故事從後漢傳到今日不衰?因為它講述的是一個亙古不變的真理。

如城裡有10個義人,就饒恕那地方的眾人

聖經中記載了罪惡之城所多瑪和蛾摩拉的毀滅。

據《基督教今日報》2018年11月29日報道,科學家發現了聖經里提到的被天火焚毀的男同性戀罪惡城市所多瑪遺址。

科學家在死海附近發現一個距離現在3,700年的遺址,該遺址曾經歷「來自太空的劇火焚燒」而毀滅。

「天火焚城」是真的!聖經所述都是真的!

下面是聖經里描述的天火焚城之前的最後時刻:
 




 
3700年前,充斥罪惡的所多瑪,被上帝降下天火毀滅!


 
科學家發現了聖經的所多瑪遺址,是上天藉此提醒末世之人,好人留下,獸人將滅掉。

上帝和兩位天使降臨亞伯拉罕家,受到亞伯拉罕的盛情款待。離開時,亞伯拉罕要送他們,與他們同行。上帝告訴亞伯拉罕說,所多瑪和蛾摩拉的罪惡甚重,經察看後,若果然如此,就要懲處。

亞伯拉罕問道:「無論善惡,您都要剿滅嗎?假若那城裡有50個義人,您還剿滅嗎?不為城裡這50個義人饒恕其他的人嗎?將義人與惡人同殺,將義人與惡人一樣看待,這斷不是您所行的。審判全地的主,豈不行公義嗎?」

亞伯拉罕請求,如城裡有10個義人,就饒恕那地方的眾人。上帝應允了。

隨後,上帝派了兩個天使去那裡。黃昏時分,天使到達所多瑪城門下,在那裡遇見了亞伯拉罕的侄子羅得。羅得對他們鞠躬下拜,請他們到家裡做客。兩位天使熟知人間的禮節,和其他過路人一樣婉言謝絕,推說他們還是在街上歇息為好。但羅得一再邀請,盛情難卻,他們才答應了。羅得十分高興,吩咐奴僕做好菜,烤了無酵餅,端出來給兩位客人用。客人們吃過飯,羅得就給他們安排睡覺的地方。

客人們還沒來得及躺下,就聽到外面吵吵嚷嚷,原來是所多瑪全城的人,連老帶少,把羅得家的房子團團圍住。他們呼叫羅得說:

「今天晚上到你這裡來的人在哪裡呢?把他們帶出來,任我們所為(雞姦)。」兩位天使當時都化身為年輕英俊的男子。

羅得認為保護客人是主人家的責任,這是祖上傳下來的規矩。他就走出去,順手把門關上。他站在眾人面前哀求道:「眾弟兄,請你們不要做這惡事。我有兩個女兒,還是處女,容我領出來任憑你們的心愿而為,只是這兩個人既來到我舍下,求你們不要向他們做什麼。」 那幫獸人對處女並不感興趣,女色已經玩膩了,只有漂亮男子才能滿足他們的獸慾。他們於是便大聲起鬨:「滾回去吧,滾回去吧!你羅得護著他們幹什麼。他們是什麼大人物,你讓他們來居住,是要巴結他們,還想做官哪?!現在我們要害你比害他們更甚。」

一邊說就一邊向前擁擠羅得,要攻破房門,羅得眼看就要支持不住了。這時只見兩位來客從門裡伸出手來,將羅得拉進屋去,把門關上。天使略施小計,就讓門外的人,無論老少,都雙目昏迷,他們摸來摸去總尋不到門,最後不得不做鳥獸散。

門外安靜下來以後,兩位天使知道羅得是義人,就說出了自己的身份和此行的目地。他們吩咐羅得攜妻帶女,再加上兩個未婚女婿,火速離開即將遭到毀滅的淫城所多瑪,無論發生什麼事,也不能回頭,一直往山上走。羅得請求說,實在趕不及上山,希望跑往一個臨近的小城市瑣珥。天使答應了。

神言一定會兌現


天使拉著羅得往瑣珥城跑,兩個女兒緊跟其後,他的妻子因忘記天使的告誡,變成了一根鹽柱。

天使指示之後發生的故事正在給現代人一個深刻的啟示:

羅得的兩個未婚女婿不相信就留了下來。羅得老倆口和兩個女兒氣喘吁吁的跑到瑣珥時,已經是日上三竿了。這時上帝將硫磺與火,從天上噴下來,射向所多瑪和蛾摩拉。頃刻之間,強烈的火光四面閃射,然後一股黑色的煙柱直衝天空,在高空才分散開來,形成蘑菇狀。

羅得的妻子聽到一聲悶響時,忍不住回頭一看──你可以說,是她瞬間產生的強烈好奇心所致──只見她一下子就僵硬了,皮膚像是在硫酸里浸過,先是變白,接著變黑,再接著又變白,整個屍體好像一根鹽柱。

羅得妻子的慘劇,留給末劫末世的人類最不可忽視的教訓就是:人可以原諒她忘記了天使的告誡。但是,神言非戲言,是一定會兌現的。

亞伯拉罕清晨起來,站在昨天下午與耶和華說話的地方向所多瑪方向瞭望,但見那地方煙氣上騰,如同燒窯一般。

據《科學新聞》( Science News ) 2018年的報導,科學家根據該遺址所出土的礦物在高溫下立刻結晶,以碳測年方法推敲,表明可能當時因彗星在空中爆炸,造成這個位於死海以北的農業地區方圓24公里的大規模毀滅。席維亞說,在災難發生後600至700年間,也沒有人再回到該地。

研究人員披露,直接證據顯示約旦塔哈曼遺址 ( Tall el-Hammam ) 曾發生彗星低空爆炸,根據碳測年顯示,幾乎所有建築物的泥磚牆在3,700年前突然毀於一旦。值得注意的是,建築物外的陶制層似乎融化成玻璃,這是極度高溫所造成的。

羅得看到妻子死的如此悲慘,就明白沒有任何人可以開後門搞特殊、違背神言。他想到天使告訴他,山上是安全的,就不敢在平原的瑣珥城住了,於是帶著他的兩個女兒從瑣珥上了山。

神在末日大審判前的救贖

聖經啟示錄里談到的末日大審判正是指的今天。無論手機、電腦還是電視,打開都會看到世界很多地方屢屢出現天災人禍。

十幾年前至數年前經常有聖母瑪利亞的雕像流淚,甚至流血淚的新聞報導,每一次都轟動一時,之後很多人就忘到腦後,還有人根本不相信這是神在末日大審判前的警告。

於是,神用人看的見、接受的了的方式,年復一年、月復一月、日復一日的用網路、電視、廣播、集會、報紙,甚至文藝演出等等形式,在末日大審判前截滯人類道德的急速下滑,擦拭人類心靈的污垢,為的是讓盡量多的生命能進入美好的未來。

15年前,2004年11月19日,大紀元時報連續刊登系列社論《九評共產黨》,告訴世人,中國共產黨是什麼,是怎樣起家的,詳細分析了中共的邪教本質,指出共產黨是反宇宙的力量。

半個月後,2004年12月3日掀起退出中共邪黨、團、隊大潮(三退保平安)。

2005年1月12日,大紀元發表「鄭重聲明」如下:

廣大的中國民眾:共產黨的末日就要到了。但是這個邪惡的黨(魔教)在歷史上卻對眾生、對神佛犯下了滔天大罪,神一定要清算這個惡魔。

如果有一天,神指使人類的誰對共產黨清算時,也一定不會放過那些所謂堅定的邪惡黨徒。我們鄭重聲明:所有參加過共產黨與共產黨其它組織的 (被邪惡打上獸的印記的)人,趕快退出,抹去邪惡的印記。一旦誰對這個魔教清算時,大紀元儲存的記錄可以為聲明退出共產黨和共產黨其它組織的人作證。

天網恢恢,善惡分明;苦海有邊,生死一念。曾被歷史上最邪惡的魔教所欺騙的人,曾被邪惡打上獸的印記的人,請抓住這稍縱即逝的良機!

2006年9月12日,大紀元發表《解體黨文化》系列社論。

2017年11月18日,《九評》編輯部預告,次日將繼《九評共產黨》之後出版又一巨著《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並發表序言

2018年5月18日,《九評》編輯部公告當日推出新書《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共產黨的幽靈並沒有隨著東歐共產黨的解體而消失》,並授權大紀元網站首先發表。

自2004年12月3日起到今日,僅大紀元網站登記三退的人數就已近3億5千萬。

末日大審判的序幕正徐徐拉開

聖經啟示錄提到最後的審判(末日的審判),那是神的預言,一定會兌現。當魔鬼邊扮裝成天使,邊瘋狂作惡,說明他們心知肚明自己的時日不多了。

香港這顆東方明珠,就因為江澤民、曾慶紅要霸佔這塊地盤與習近平長期對抗,在短短不到半年,已經成為令人聞之色變的煉獄。

近日,曾慶紅公開了江系的計劃:現在是以共抗共!── 他們以香港年輕人的生命為代價,要求美國政府制裁習近平!

習近平是神安排來解體中共邪黨的,無論在末日的審判之前他是否想完成這個使命,他是有這個歷史使命的。

而江澤民、曾慶紅那樣的惡人,神也給過他們機會,但是他們選擇了繼續做大惡事,所以不再有機會了。

中共在人間的代表江、曾勢力聯合美國的黑暗勢力,想拿下創世主安排的帶領人類回歸傳統的美國總統川普。因此,在美國,一個匿名不肯露面的人說的不實之詞,竟然可以使民選的總統被眾議院的多數黨民主黨正式提出彈劾。

這種匪夷所思的事情頻頻發生是非常正常的。因為神讓地球上的每一個人,在「末日審判」的前夕,選擇自己的未來。

現在,新華網上,王滬寧繼續高級黑的編造著各種各樣的「習近平講述的故事」。習近平似乎吃了迷魂藥,對江、曾在香港作死沒有太大的反應,倒是對來救命的川普反而不領情,屢屢出難題。

時間是神,神是慈悲的,但不是沒有限度。

現在,肺鼠疫已經攻到北京,中共中央所在地。習近平是否還有時間完成自己的歷史使命?不知道。

我們看到,末日大審判正拉開序幕。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人民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