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對大陸現狀失望 福建男子冒死偷渡台灣被抓

近日,福建公民張拉登自駕小木船偷渡台灣海峽失敗,被邊防派出所抓獲罰款。關押期間由於濕衣服沒有換下,遭海水腐蝕膝彎,導致皮膚潰爛。日前,他講述了自己做為一名牆內異見者的生死遭遇,並感謝海內外正義人士的支持。

張拉登告訴大紀元記者,自己偷渡台灣的原因,首先是因為從正常途徑走不了,戶籍地沒有開通台灣自由行,入台證、入金證都辦不了。這幾年警察來搜查多次,由於網警騷擾,工作丟了好幾次,所以想逃離這個地方。

張拉登在福建泉州工作,定居十多年了,喜歡上網和極限運動。由於轉發一些老百姓被公權力欺負的內容,2014年6月28號,泉州市國保來調查,一個星期後他就被公司辭退。2019年又是同樣的理由,9月23號到27號,國保大隊、晉江市網安支隊、泉州網安大隊幾撥人來找,公司又把他辭退了。

2017年4月16,張拉登‪參加福建永春第三屆全國高山徒步大賽,獲紀念獎牌。(受訪者提供)

張拉登表示,自己工作無過錯,工作能力被大家認可。2014年丟工作時是高級白領,後來開了2年的滴滴,又改行做藍領,在工廠里做維修電工。

在福建泉州,私人企業比較多,很多上規模的公司、民企都有黨支部。張拉登所在的集團公司總部也有黨支部。10月8號被辭退後,他看到越南分公司的招聘信息,去應聘成功,理論考試和實操考核都通過了,去總部辦入職手續,被政審攔下了。

「要搞一個政審,問到我離職的原因,分公司就說我不聽話、有反黨反政府的傾向。我給技術部的一個領導打過電話,平時關係還不錯,希望他動動嘴美言兩句。結果他很不高興,果然政審沒通過,去越南的事也黃了。」

張拉登認為,這是大陸管理下人性惡帶來的傷害,同事之間受黨毒侵染。「大陸的管理者他們的思想中就認為政府怎麼做都是對的,警察做什麼都是對的,而我是錯的。其實我所做的事情就是說真話,上網轉發一些城管打人、交警砸人搶車等公權力欺負底層老百姓的真實視頻。」

促使張拉登冒死偷渡的一個直接原因是他和海外失去了聯繫。網警逐一登記他的各種社媒軟體、強刪discord外網平台、註銷twitter賬號。而discord APP又在蘋果被下架了,就安裝不上,跟海外爆料革命的人失去聯繫了。心裡比較著急,想到台灣之後可以再保持聯繫。

圖為近幾年張拉登被中共網警封禁的推特號、微信號、QQ號。(受訪者提供)

他表示,現在西方世界都認清楚了中共的邪惡,以貿易戰從金融、網路、科技等多方面卡斷它輸血的一切管道。但是大陸大家都被防火牆擋著,與世隔絕。這次香港抗爭影響很大,牆內一直都沒什麼動靜。

綜合幾個方面的因素,出於對大陸政治生態環境、人文環境的絕望,他決定冒死偷渡。

海中拋錨漂了十多個小時

張拉登希望自己能安全地到達對岸。他住在一個酒店裡,每天早上去碼頭問出海的漁民水文等情況。他買了一艘木船,取名小奧蘭,放上發動機。漁民都說他的船太小了,過不了海。在海邊長大的朋友也說,你就是送死,肯定是餵魚去了。

11月3日深夜凌晨,張拉登坐船順潮流下海,結果黑燈瞎火的,出海二三公里就被一個漁船撞了一下,後來發動機一直打不著,船在1、2米高的巨浪中顛簸,他開始暈船,只有在驚濤駭浪中隨它漂。

「還好命比較大。」他說,「漂了十多個小時,到第二天下午大概2點鐘,海流把我送到一艘漁船旁邊,我就得救了。他們在海里打魚又打了2個小時,5點回到村裡報備,警察把我帶到邊防派出所。」

「在船上浪頭很大,身上都是濕的。上岸以後警察就把我控制了,帶到派出所關了20多個小時。裡面關了一些打牌的,一個人罰了好幾千塊。幾個女的在那裡哭。」

張拉登身心情很不好,警察態度也很不好,一進去就搜身、弄指紋、抽血、驗尿,前前後後搞了5、6個小時。然後連夜審訊,來了兩撥人,先是偵察員審訊,後是警察和派出所所長審問。一直搞到第二天晚上7、8點鐘。

「我當時也已經冷過頭了,濕衣服過了一天一夜外面那層就幹了,只是我的褲子沒幹,海水就把膝彎很大一塊腐蝕潰爛、發黑了。我這兩天還在養傷。」

張拉登在邊防派出所被關押期間由於濕衣服沒有換下,膝彎皮膚被海水腐蝕潰爛、發黑。(受訪者提供)

此次上岸後,張拉登又遭遇女友斷交,朋友欺騙(借錢不還)等變故。「女朋友要跟我分手,我要去台灣她不同意,覺得不安全。後來看我很堅決沒辦法,她沒跟警察打過交道,有點害怕。」

他說,「從這件事情能夠看出一些問題,我們大陸的政治生態環境,從小的洗腦教育,已經讓人們失去了最基本的社會判斷能力,(它)全面作惡永遠都是對的,這很可怕。另外,人性之惡在這個制度下就被無限放大,釋放出來了。」

漁民打不到魚大風大浪冒死撈魚

張拉登還談到漁民的情況,這次經歷使他有機會了解漁民。「他們(漁民)都說這兩年打不到魚,魚又小,出海經常都要賠本,工人工資又高,還有柴油等費用,但是你不出海就沒收入。他們的精神狀態也很不好,那些船長、船夫不出海的時候就喝酒,有的喝到晚上。」

「他們還有一種就是翻網、冒死撈魚,專門趁著大風大浪的時候,把海底的魚都趕出來了,才撈得到。有些船員技術比較好一點的,也想多賺點工資,就這樣玩命的撈法。」他說。

近年來,由於過度捕撈和環境污染,導致中國大陸的漁業資源逐漸耗竭,甚至有的海域達到無魚可撈的程度。

張拉登說,「這是滅絕式的捕撈,那幾天我天天在碼頭轉,我看漁民撈起來的魚就一寸長的,一兜子撈上岸,他以後怎麼可持續啊?他們就想著多要點政府補貼,一說到愛黨愛國,他們就像打了雞血。對自己的生存環境根本就沒有一個明確的認識。什麼原因造成的?他們都沒有這個認識。」

「最令人悲哀的是,他們問我為什麼要偷渡,我就說台灣那邊工資高,收入好,福利好啊,結果他們都說,台灣沒我們好,香港也沒我們好,美國也沒我們好。」他說,「他們天天被洗腦教育,被防火牆隔離,和現代文明的隔絕已經到了精神分裂的階段。自己都撈不到魚了,生存狀態都成那樣了,還說別人沒我們好,這是很悲哀的事情。」

派出所淪為撈錢的工具

張拉登的行李中帶著幾封寫給台灣陸委會的控告信,被警察查獲了。警察就威脅要給他定一個危害國家安全罪,判上十年八年的,當時要罰款5000元。張拉登說自己冒死偷渡現在沒有錢,當時又冷又餓2天沒有吃飯,最後就交了1000元罰款。

張拉登冒死偷渡台灣海峽,被罰款1000元,收繳小木船。(受訪者提供)

「基層派出所都淪為撈錢的工具了,我親眼看見幾個女人打麻將,把檯面上的一個人沒收了好幾千塊,然後在裡面關一個晚上,走的時候一個人還要罰500。」他說。

「就像我這件事情,我本來一開始沒承認我偷渡,他是用欺騙式的審訊。因為我船上帶著一些打魚的工具,萬一被逮到就是一個借口,說工作丟了打魚去了。結果邊防警察監控得太厲害了,把我的細節調查得清清楚楚。」

張拉登表示,對於抓賭、抓錢的地方警察就拚命去抓,不弄錢的地方就不管。「你說你報案孩子被拐了,車被偷了,沒人管的。我們在網上轉發一些帖子,2017年國家安全部上海局就把我的推特號強制封閉,後來又把我的手機號、微信號強制封閉。」

「由此看出,它的警力完全都是維持共產黨的政權,根本不是說要為老百姓做事,發生在我身上活生生的例子就是這樣。」他說。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大紀元記者李新安採訪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